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鼠苑短篇】《 Are you my butterfly? 》

紫苑今天在借狗人那里工作的稍微晚了一些,回到地下室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还在想老鼠会不会因此而不高兴。

 

地下室的门虚掩着,从门里透出微弱的煤油灯散发的光。

 

老鼠高亢的女声从里面传来:““越过那海洋,越过平原,春天的和风带来了温暖。我是全日本和全世界最快活的姑娘,我已听到幸福的召唤,啊!甜蜜的爱情已来到心间!”带着喜悦的声音。让紫苑一愣一下。

 

他脚步轻轻地,似乎害怕惊扰了这歌声里的喜悦一样,屋里,老鼠正在练习的是最近剧团新排的戏普契尼的著名歌剧《蝴蝶夫人》。

 

“这位就是平克顿先生。”这一段是女主角在向自己的女伴介绍自己的新婚丈夫,老鼠的声音仿佛真带着少女特有的娇羞。接着又以低沉动人的男声,望向门外——他早就听到了紫苑的脚步声。

 

“一路上辛苦了,陛下。为何不进来呢?”他说。

 

站在门外偷窥的紫苑,带着一种被发现之后的窘迫感,进了屋来:“老鼠…”

 

接着紫苑听到老鼠用他自己的声音,带着警告地:“紫苑,即使你已经家门外,也不要忘了你身处西区,你的脖子上随时会架着一把刀。”老鼠像紫苑扑过来,他的匕首架在紫苑的脖子上:“就像这样。”

 

明晃晃地刀刃架在脖子上,紫苑却并不害怕。“放开我,老鼠。”老鼠悻悻地收回刀,“该说你长大了吗?居然不害怕也不反抗。”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老鼠,没人告诉你,你是个温柔的人吗?”紫苑已经走到锅子旁边,忙碌了一天,他现在急于吃些什么。“抱歉,没有。”老鼠摊手。又坐在床边读他的剧本。

 

 

“我像一个美丽的女神,从天空中月亮里轻轻地走下来。我亲爱的,我愿和你一起飞到天堂。”只听老鼠用女声非常温柔深情的唱道。紫苑本来在喝汤,听到这唱词,连汤也不喝了,停下来问老鼠:“这是什么戏剧?”

 

“《蝴蝶夫人》。”老鼠十分简短地回答道。头也不抬地继续看剧本。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吗?”紫苑继续问,因为听起来很美好的样子。

 

“是的。”老鼠回答。

 

紫苑看老鼠那么专心致志看剧本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快速地把自己碗里的汤喝完然后去洗澡了。

 

第二天将近傍晚的时候,老鼠去了剧场工作,而紫苑则是要去菜场买菜。却没成想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力河。

 

“紫苑!”力河一眼就认出了紫苑。

 

“力河叔叔。”紫苑乖乖地叫道,对于母亲的这位朋友,他是很尊敬的。“你是要去哪儿?”紫苑问道。

 

“我啊,去看伊夫那小子的演出。”力河大叔说道,虽然伊夫在台下的样子是个招人厌的小子,但他在台上唱歌的样子,真的很迷人。而且,他的声音还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暂时忘记痛苦。

 

紫苑想起来了,力河叔叔说过他是老鼠的粉丝。

 

 

 

“哦是吗?”紫苑想起老鼠最近在家时念得新台词,大概表演的就是那出戏吧。力河看着紫苑,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紫苑,你要去看吗?”紫苑被他问得一怔愣,是啊,自己好像还从来没有去过老鼠工作的地方看过呢。

 

“我可以吗?”紫苑真的想去看看在台上高歌的老鼠,他那优雅的举止,紫苑到现在都无法忘怀呢,在台上的老鼠应该更光芒万丈吧。紫苑露出憧憬的神色。

 

“当然啊,我请你。”力河一把揽过紫苑的双肩,“伊夫那小子啊,得亏上天给了他一副好容颜和好嗓子,不然他有多欠揍你知道吗?我想啊,你跟他住在一起一定很累的吧,不如…”力河又在试图说服紫苑去他那住了,每次都是这样的,紫苑已经习惯了。

 

 

紫苑抱紧了用外套包着的蔬菜和水果,一心只憧憬着待会见到的老鼠。

 

一定和平时的很不一样。

 

 

 

如老鼠所言:没有刺绣的舞台布幕,也没有像样的设备和服装。可尽管如此,他还是被舞台上老鼠所扮演的那个角色给吸引了。一个少女,一个嫁给西方男人的东方少女。她是那么天真与纯洁。

 

他在台上高声唱着,带有少女娇羞的女声传来,一点点地打在紫苑的心上,他的心跳得好快。

 

“好美!”紫苑不自觉地呢喃出声,这样的老鼠好美。

 

 

但是很快这位台上的少女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她的军官离开了她。她陷入日复一日地等待里,她不听任何人的劝解执意地等待着。

 

三年了,她一直坚信着那个人会回来。直到那个人妻子来到她的面前,并要接走的她的孩子,她同意了。“但要给我一点时间。”台上的老鼠,用女声,带着浓重的悲哀,说道。

 

紫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他没看过这个剧本,但现在,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台上的老鼠跪着,拿起手边的道具刀,咏叹道:

 

——我亲爱的孩子,你的妈妈再也忍受不了痛苦,因为你就要离开我,到那遥远的国度,而我却要走向那黑暗的坟墓。我亲爱的孩子,请你记住我,记住你可怜的妈妈,再见吧,再见吧,你要记住我!

 

然后,就自刎而死。

 

台下的紫苑看着台上倒下的老鼠,不知道是为了他的角色心痛还是为了他心痛,他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来,落在自己的外套上。

 

 

表演散场后,紫苑感谢了力河,就自己一个人像失了神一般地走在街道上,他的脑子里还回放着老鼠倒下的场景,一遍又一遍。“老鼠…一直都这样吗?扮演着让自己痛苦的角色?”

 

紫苑不知道。他低着头。

 

——刚刚看完一场悲剧让他心情很低落。

 

 

“紫苑!”老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并且几步追上他。

 

“恩…老鼠。”紫苑的声音很低很低。

 

过了一会,他看向了身边的老鼠,现在的这个人又是自己熟悉的人了,不再是台上的,带着悲哀死去的巧巧桑。紫苑的心稍微安了一点。

 

“你去看了我的表演?”老鼠把手臂放在头后面枕着,“怎么?失望了吗?”

 

“没有!”紫苑连忙辩解道,“你演得很棒。”为了让自己说辞更有信服力,他又加了一句:“我都看哭了!”

 

虽然舞台简陋,但这丝毫不影响老鼠身上散发的光芒。那样耀眼,就像巨星一样,让紫苑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抓不住他的感觉。

 

老鼠戏谑的笑声传来,“看这种东西还会哭,紫苑,你的眼泪好不值钱。”

 

“那是因为你演得很棒啊!”紫苑说,“你给我的感觉就像真的是那位女主角一样!”带着浓重悲哀与绝望,死去。

 

那样美丽的人…那样精妙的表演…

 

在身旁的老鼠完全猜不到紫苑的想法,只是自顾自地说:“是吗?其实,我很不喜欢这部戏。”他的声音回归本音,果然带着深深的厌恶。

 

“为什么?”紫苑问。侧向一边却只看到老鼠被头发遮盖住的侧脸,看不清他的表情。“这部戏很感人啊。”

 

“感人?我倒觉得这个剧本里每一个角色都是愚蠢至极,尤其是女主角。”老鼠对他刚才饰演的角色嗤之以鼻。

 

紫苑不解。老鼠又答:“你不觉得女主角很愚蠢吗?等待着一个不会回来的人。”紫苑争辩道:“可是,她又不知道。”

 

“紫苑。”老鼠的声音低沉下来。脸一下子凑近了紫苑:“离去的人是不会回来的。

 

 

——离去的人是不会回来的。

 

——离去的人是不会回来的。

 

——离去的人是不会回来的。

 

 

 

老鼠那日的话一直在紫苑的耳边围绕。

紫苑被噩梦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不自觉地就想起那日的分离。

 

平克顿没有再回来,那么你会回来吗?老鼠。

 

 

 

 

那日,自己是那样祈求。但是老鼠还是走了,只留下自己在NO.6。

 

      “紫苑,你还是小孩子吗?居然哭泣。”记忆中老鼠的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面颊,并在蛇纹那里蹭了蹭。

      “不能带我一起走吗?”紫苑紧抓着老鼠的手臂,祈求着。

       

       

       “不能,紫苑。”老鼠拨开紫苑的手臂,“你要背弃和沙布的承诺了吗?”

        

         紫苑还是哭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老鼠带着笑意:“我说了,我没有回来的地方。紫苑…你。”老鼠正要说什么,却被紫苑打断了,“即使我一直等待你,也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紫苑笨拙又坚定的话还真是让老鼠哭笑不得,“你要当我的蝴蝶夫人吗?”

 

      “好了,紫苑。”老鼠抬起紫苑的头,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必再相见。”

 

      其实,那日紫苑没有回答老鼠的问题,倘若现在他再问一次。

      

      紫苑下床,打开窗子。

      

风进来了。

 

倘若他再问一次……

 

 

“Are you my butterfly?”

 

“Yes ,l am your butterfly.”

 

 

  【end】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