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鼠苑短篇——《萤火》

  老鼠发现最近紫苑总是用手揉眼睛,任何时候。他本来是不想过问这些事的,可是在紫苑第10次开始揉眼睛的时候,饭桌上的老鼠,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紫苑,你眼睛不舒服吗?」
  
  正在揉眼睛的紫苑,放下手抱歉地笑笑:「嗯……最近总是感觉眼睛不舒服,有些干涩。」
  
  闻言,老鼠一个倾身过去,一下子近距离的看着老鼠也让紫苑有些呼吸一窒,「干……干什么啊?」他有些不自在。
  
  老鼠拨弄着紫苑的眼皮,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告诫他,「别动,陛下。不然我可能会不小心戳瞎您的眼睛。」然后满意地看着紫苑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
  
  检查了一番以后,老鼠得出结论:「紫苑,你用眼过度了。」回到桌边,严肃地看着他。
  
  「用眼过度?」紫苑有点疑惑,倒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事,说话间又揉了几下眼睛。
  
  他询问道,带着点无奈,「紫苑,能告诉我,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了吗?」
  
  紫苑低下头认真思索:「没干什么啊,白天帮借狗人工作,晚上回来读书给小老鼠们听,然后就睡觉啦。」
  
  嗯,听起来是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也许是寄生蜂的副作用?老鼠想。但是他没有把这个猜测告诉紫苑。紫苑好不容易才从死亡的恐慌里爬出来,不能再一次被扔进那个地方。
  
  「嗯,早点休息吧。」老鼠对紫苑说,互道了晚安之后两人背对而眠。第二日,是老鼠的休息日,却也是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鼓捣什么。
  
  紫苑一大早就去借狗人的饭店帮她洗狗,紫苑现在对这项工作已经很熟悉了。 紫苑满手都沾着肥皂沫,偏偏这个时候眼睛又很痒,他几乎习惯性地用手去揉眼睛。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肥皂沫把他的眼睛弄得刺痛。「啊!」听到紫苑的叫声,借狗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了出去查看情况。「紫苑!你怎么了?」
  
  「没事,借狗人。」他想努力看清借狗人的方向,却因为刺痛感而无法睁开眼睛,借狗人被他这副狼狈的样子弄得哈哈大笑起来。
  
  在借狗人哈哈大笑的时候,紫苑已经弄好了眼睛,看着借狗人在笑,他也有些窘迫。「我说,你这个城里的大少爷,连洗个狗也能弄『伤』自己吗?」借狗人她走到紫苑面前,如是说道。
  
  紫苑道歉:「不好意思……因为最近眼睛不舒服……所以……」那诚恳的态度让借狗人反倒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说起来……你这小子的眼睛,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啊。」借狗人看着紫苑红的发紫的眼眸说道。
  
  紫苑一愣,这双眼睛……的确和别人不一样。这就是他活下来的代价。难道……他这几天眼睛不舒服是因为这个吗?那么,是不是寄生蜂…………紫苑不敢再往下想。
  
  老鼠,紫苑第一个想到是老鼠。如果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那么……老鼠……要拖累他了吗?
  
  「喂!」借狗人的声音拉回了紫苑的思绪,「你还洗不洗啊?」
  
  紫苑这才回过神来,继续洗狗的工作。
  
  傍晚,紫苑回到地下室。今天借狗人给了三个银币,他买了点肉。现在已经六月份了,就算是傍晚也是燥热难消。从菜场回来已是大汗淋漓。
  
  他抬手准备把湿了的衣服脱了。
  
  「别动!」老鼠的一声低喝,让紫苑愣了一下。「怎么了……」还没说完话就见老鼠向自己走过来。
  
  他慢慢地向紫苑靠拢,手放在紫苑的肩上,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碰碎什么珍贵的宝贝一样。
  
  ——他捉住了紫苑肩上的一只萤火虫!
  
  「紫苑,你的魅力可真让我惊讶,刚才就看这东西一直在你的肩膀上一动不动了。」老鼠戏谑地说道。
  
  「这是?」紫苑凑近一看,发现这昆虫还散发着微弱的光哩!「这个我在书上看过。」
  
  「小至中型,长而扁平,体壁与鞘翅十分柔软。前胸背板平坦,常盖住头部。头狭小。眼睛是半圆球形的,雄性的眼睛常大于雌性。腹部7~8节,末端下方有发光器,能发黄绿色光。」紫苑发挥了他那绝好的记忆力,背诵的一字不错。 但是老鼠就听不惯,这样『机械』的知识。
  
  呵,NO.6 。也不由得开始嘲讽起紫苑来,「背得很不错呢,紫苑。但是除了这些呢?你还知道什么?」
  
  紫苑哑然。
  
  除了这些……其他的……他知道的很少很少。 相对于老鼠,他知道的,可以说是太少了。所以他才会想努力读书,快一点接近老鼠,接近他的思想,成为能和他比肩的人。但现在看来似乎还太遥远了。
  
  有些沮丧。
  
  今夜的两人,都没有怎么说话。而第二天,紫苑起来时老鼠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也没怎么在意,匆匆地拿了块面包,往借狗人那里赶去。
  
  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已是正午。太阳直晃晃地刺得人难受。借狗人见紫苑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叫他进来喝口水再走。
  
  紫苑自是答应。
  
  「嗯?」紫苑拿起放在桌边的一个小东西,很是好奇地问借狗人,「这是什么?」
  
  借狗人搭了一眼,「哦,那东西啊。一个小装置吧,可以用来模仿萤火虫求偶的声音,今天偶尔翻出来,准备扔掉的。」
  
  紫苑把这东西翻来翻去地放在手上看,借狗人看他实在是喜欢这东西:「我说紫苑,你要是喜欢这东西的话,我就送给你吧。」
  
  「真的吗!」紫苑难以置信地问,眼底的欣喜溢于言表。
  
  「不过……」借狗人说,「今天的工钱我就不给你了。」
  
  紫苑最后还是拿着这小东西走了,他刚走,借狗人就道:「我真没想过,有一天你也会为了一个人做到这种地步。」
  
  躲在暗处的老鼠现身,「毕竟,他眼睛瞎了的话倒霉的也是我。」
  
  借狗人摊手,「看书看坏眼睛?」嗤笑一声,「也太娇气了吧。」
  
  老鼠不置可否。
  
  「啊喂。」借狗人爬上桌子,「这个东西,你那还有第二个吗?」 借狗人当然有自己的生意经:如果能吸引来萤火虫当光照源的话,就不必用电灯了。会省下不少的一笔钱。
  
  老鼠瞪了她一眼。
  
       老鼠回到家时,整个天都已经黑下来了。从远处看到地下室,那个地方却亮如白昼。
  老鼠快步走了回去。
  
  推开门,紫苑拿着书在读故事给小老鼠听:
   
         ——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脸,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罗密欧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绝不会有丝毫改变。罗密欧,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
  
  「这东西被你读得索然无味,陛下。」老鼠的声音将紫苑从书的世界拉了回来。「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老鼠指着满屋的萤火虫,明知故问道。
  
  紫苑就把今日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很开心嘛!陛下!」老鼠说。原本发明这个装置也是想着不要让紫苑老对着煤油灯看书。
  
  没想到他却这么高兴,让老鼠有些意外,不过也在意料之中。
  
  谁叫他是紫苑呢,总是会为了一点小事而感动的紫苑。
  
  「行了行了紫苑,你打算一直说下去吗?今天吃什么?」老鼠问道。
  
  「啊,是肉汤。」紫苑去揭锅盖。
  
  虽然萤火虫的力量很微小,但还是竭尽全力的在发光,帮助着其他的人呢。老鼠,我会让自己变得强大的,在那之前,我也要努力做你的萤火。
  
  【END】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