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番外4【完】

  番外四—做饭
  今年是阿精和韩诺获得自由的第七年,阿精虽然不信『七年之痒』这个东西,但是心里却总有些不舒服。
  『什么嘛!』远远地看着,家里的灯光还没有亮起,阿精生气的嘟囔着。
  站在家门前,却迟迟不进去。
  思绪也回到了今天早上,今天早上她千方百计的暗示着韩诺,今天是她的生日,但是他好像全然忘记了一般。
  任凭她怎么暗示,韩诺就是想不起来!真是个木头。
  于是她一生气,就上街买了一天的东西!可是当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却看见家里毫无灯亮时……她发现,她真的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真的有这么忙吗?
  算了,认命似的开了门。阿精沮丧了,韩诺还没回来,而今天就要过去了。
  把那些东西放下,换拖鞋。
  忽然,有人开了灯,一盏小台灯。虽不能照亮整个屋子,但是橘黄色的光线让人特别安心。
  『回来了?』韩诺问,看着阿精的脸。阿精看不出他是什么意思,没由来的一阵紧张。
  哎……!不对!犯错的明明是他,她为什么要紧张?!于是说道,『对啊,玩疯了嘛。』
  韩诺一只手支着下巴,身体向前倾,『在外面玩,把我都忘了啊。』那声音竟是有点委屈。
  阿精一听当然生气了,明明是你忘了我的生日,现在还想打一耙?心里想什么嘴里说什么。
  将事情倾吐,虽然觉得自己是卸下一个重压,同时却也觉得是满心的委屈。
  韩诺知道阿精现在非常生气,他走过去拉她坐下,温柔地说,『我哪有忘了你?我这一天都想着你……』
  『油嘴滑舌!』阿精推了一下韩诺。以前自己总被他三两句就哄好,这次可不行。『走开啦你!』阿精说道。
  没想到让他走开,韩诺还就真走开了,阿精看着他走到了厨房,自言自语道:『哎……准备了一天啊。既然某人不领情,那只好给扔掉喽。』
  『准备?』阿精快步走向厨房,只见厨房的料理台上放着两块牛排。
  看样子,是上好的牛排没错呢。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货,阿精看到牛排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啊!
  韩诺看见阿精这样就问她,『不知道陈精小姐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用餐?』
  嘛,明知故问。她当然愿意啊!但是她可不能这么容易就原谅韩诺了,不然他就以为她非常好哄了。『浪费食物是不对的,嗯……』阿精假装思考,『那好吧。』
  韩诺跟阿精生活了这么久怎么会不懂她心里那些小九九?他笑笑,让阿精在客厅坐着稍等一会,自己又回厨房去了。
  阿精怎么能坐得住?
  她想看韩诺做饭的样子……在她的印象里韩诺……好像不会做饭吧?
  一个第一次下厨的人独自待在厨房,阿精实在不放心。偷偷地在厨房门边偷看韩诺。
  韩诺准备好了煎锅,在锅底放了黄油,黄油融开又将牛排放进去慢慢翻转。
  阿精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了,韩诺的动作虽然不熟练,却按部就班没有慌乱差错。
  他是特意练习过的,阿精意识到这一点就忍不住笑,甜到心里了。
  松了一口气,但她不想走了,就这样看着韩诺的背影,她都觉得看不够。
  韩诺煎好牛排装盘,淋上特制的酱汁。然后去切果蔬,阿精注意到韩诺还准备了沙拉,他毕竟不擅长料理,配菜也只能这样简单了。
  不过阿精已经很满足,听着他一刀一刀有条不紊的切菜,开始都还是很顺利的,后来切到一个番茄,韩诺有些不顺手,突然韩诺放下刀,背也抽了一下。
  阿精心一紧,连忙奔过去。
  阿精急得快要哭出来,真是的!如果不是她想要什么惊喜的话韩诺也不会受伤了。韩诺一看阿精快要哭出来,就连忙松开手去安慰她。
  于是阿精看见韩诺的手指根本没有受伤,她松了口气,连生气都忘了。
  『还好,没有受伤。』阿精握着韩诺的手说道。
  如果韩诺的手受伤……她可能会责怪死自己。
  韩诺看着阿精着急的样子,则是非常的后悔,他后悔这样逗弄阿精,看见阿精急切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韩诺只觉得很心疼。
  『阿精,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戏弄你。』
  韩诺将阿精揽进怀里,语调中满是疼惜:『原谅我好吗?』
  阿精靠在韩诺怀中,心里便原谅了他,但嘴上还要傲娇,『哼,要我原谅你?要做出好吃的菜才行。』
  韩诺笑,接着回厨房切菜去了。
  阿精也趁着这空档,上楼换衣服补补妆去了。
  等到下楼的时候,牛排和沙拉已经放在了餐桌上。韩诺还拿来一瓶红酒。
  韩诺看见阿精穿的是一件红色的一字肩,头发还用镶着钻石的发梳盘了起来。
  韩诺打开红酒,倒入阿精面前的高脚杯里,阿精尝了尝酒,只觉得味道分外熟悉。『这酒……』记忆瞬间回潮。
  阿精曾经送给韩诺一个酒庄,韩诺以前每年都去那里待一阵子,然后回来的时候会送给阿精一瓶自己酿造的葡萄酒,阿精不舍得喝这些酒,就把这些酒都放在了她的各个住宅里面。
  但是自从她和韩诺被火焚之后,这些住宅就不再归属她名下,酒也自然寻不回来了。韩诺的酒庄也随之销声匿迹,她以为再也尝不到这种味道了......
  阿精垂下眼睛,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将酒庄的地契送给韩诺,韩诺难得的露出笑容。抬眼看这个人,百多年了,他每一个表情眼神依然像当初那样牵动她的情绪,从未变过。
  『喜欢吗?』韩诺问。但是阿精低着头,他看不到她脸上的情绪。
  『喜欢!』你给我一切我都喜欢,我都甘之如饴。
  阿精又喝了一口酒,韩诺看她这么喝担心她会醉,于是说:『喜欢也不是这么个喝法,这么喝会醉的。』
  『我喜欢嘛!』阿精撒娇道。原本以为再也寻不回的东西现在失而复得,怎么能不高兴呢?
  韩诺看着阿精如此开心的样子,只觉得花费再多的钱再多的精力都是值得的。
  阿精又尝了尝牛排,她是个美食家。天底下的美食没有她没吃过的,然而她还是觉得这个牛排的味道很特别。带着一点点微弱的辣和甜,却不掩盖牛肉本身的鲜嫩口感。
  『嗯,很好吃!』阿精对于韩诺的一切事情总是不遗余力地赞叹。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我怎么不知道?』阿精问。
  韩诺笑而不答,他不是个会多说的人。多数时候他只是把一份惊喜呈现在阿精面前,却从来不提准备的过程。
  『学了几天而已,可还能入口?』韩诺问,看着阿精的样子,他觉得十分地惬意。
  『嗯,非常好。』虽然火候掌握的还不太精准,但这无伤大雅。
  韩诺心里有些稍稍的得意,他看着阿精。这个女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优雅的,唯独在吃东西的时候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韩诺想到此,不小心笑出声来。
  阿精听到韩诺的笑声,不由得抬起头来疑惑地问他:『你在笑什么?』韩诺不答话,却倾身而下,手指蹭过阿精的嘴角。原来是阿精在吃牛排的时候不小心沾染了一点酱汁。
  『真的有那么好吃吗?嘴巴上都是。』韩诺看着阿精好笑地问。
  阿精点头,『当然啦!』嘴角笑意盈盈,就连眼睛里也盛满了笑,眉眼俱笑的模样煞是好看。
  韩诺看着阿精那样,忽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那我得尝尝了。』韩诺如是说道,于是就把刚才从阿精嘴边抹下来的酱汁放到嘴边尝了尝。
  阿精看见韩诺这样,明知韩诺是在逗弄她,却还是忍不住脸红了。她低下头去不再看韩诺,『你…你…这是干嘛呀!』阿精结巴了,虽然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但是她对韩诺的这种举动还是会感觉到害羞。
  一抬头,韩诺正在上方看着她呢!那神情就像在看一只宠物一样。阿精被他盯得不自在,就说:『你不要老是看着我啊。』然后便要推开韩诺,韩诺抓住她的手腕,故意问她,『为什么呢?』
  阿精眼珠子乱转,正好瞅到桌上的牛排,像是找到了救星似的说道:『因为…因为我饿了!』
  韩诺低下身来,阿精看着越来越近的脸,脸红得都要发烧了。只听他说道:『真巧,我也饿了。』阿精也没考虑这个“饿”字的含义,只说,你饿了就去那边吃东西嘛,这牛排很好吃的。
  到底是阿精,这种时候也不忘记表扬韩诺的牛排。
  韩诺拿手指蹭蹭阿精的脸,『牛排是很不错,不过,我发现了比牛排更好吃的东西。』
  阿精紧张地看着韩诺问道:『是什么?』韩诺吻上了她的唇。
  当然这亲吻只是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很快就结束了。只听阿精小声地抱怨道:『哪有牛排好吃,你骗我……唔……』随之而来的自然又是一次亲吻,『不比牛排好吃?』阿精只好不再反驳,只红着脸答:『比牛排好吃。』
  韩诺见阿精如此回答,又要亲她。
  在一起生活多年,阿精清楚韩诺的每一种情绪,只小声地跟韩诺说牛排还没有吃完。
  韩诺嘴角勾着坏笑,贴近阿精的耳边:『牛排下次再做给你,现在……』
  唔,真是太坏了!阿精想。
  不行,她不能一直处于下风!
  拉过韩诺的衣领,嘴角一个媚笑,手指在韩诺的胸前不规矩地到处摸着,『那韩老板,可要说话算话呀,我可等着呢。』
  『当然~』韩诺说道。接着便吻了下来,阿精才不会让自己再处于下风呢,于是也回吻了韩诺,两个人在彼此的嘴巴里攻城略地。
  双手在对方的后背上摸着,所到一处就点燃一处的欲望。
  两个人都是很讲究的人,当然不会在客厅就……于是就拥吻着上了楼梯。
  在上楼梯的期间,阿精还调皮地脱了韩诺的外套扔在台阶上,韩诺自然也不甘示弱,直接就把阿精的钻石发梳取了下来。
  阿精的头发散落……春宵一刻值千金。
  不可说,不可说也。
  【end】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