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27


  【二十七】
  
  见高寒点头,老白些许放下点心。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高寒疑惑的问为什么,老白笑笑。说只要等待就好。
  
  
  韩诺今天的状态出奇的好,依依去看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床上,手里把玩着一个怀表大小的银色圣水瓶。
  
  只见韩诺将它托起,把它移动到可以照射到阳光的地方,它没有像其他东西一样因为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漂亮,反而……好似在吸纳光明?
  
  依依正想问这东西是哪里来的,韩诺就把这东西收起来了,对着依依说,『你来了?』
  
  依依点头坐下,看着韩诺温柔的笑着。她又问,『什么事那么高兴?』
  
  韩诺故而不答,反过来跟依依说,想出去晒晒太阳。
  
  依依当然不允许,韩诺却再三坚持他的决定。依依只好向护士借了个轮椅推他出去了,也不敢去太远的地方,只在医院的小院子里走走。
  
  韩诺在阳光下显得很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太阳了。多久呢?进了当铺之后他就好像没这么仔细看过太阳了。
  
  依依见他,在阳光下笑意温柔。不由得想起前世他们的相处,那时……他也是对自己这样笑着呢?
  
  她不由得跟韩诺说,『你跟我讲讲我们以前吧。』
  
  韩诺便从他们是如何相识,讲到相爱,成亲。
  
  『我们成亲后,很快便有了我们的儿子小磊……在小磊四岁那年,黑影……也就是第八号当铺的主人找到了我。』说到这里,韩诺的表情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为了你,和我们的儿子不再受伤害,我答应了他……』
  
  依依听着韩诺的话,只觉得心一阵痛。
  
  『然后呢?』 她有权知道全部,不然她永远都不会真正的放下。
  
  『后来……』韩诺顿一顿,『我典当了我生生世世的爱情,来换取韵音一生的幸福。』
  
  依依听了这话,既感动,又伤心。
  
  『再后来,我就进了当铺。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忘记我,去追寻你的幸福。没想到……』他看着依依摇摇头,苦笑道,『你等了我一生。』
  
  她等了韩诺一生,她拒绝身边的每一个男人,固执又坚定的等待着。
  
  直到死前,她还告诉他,等他一生也是她的幸福。
  
  韩诺问依依,『知不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他不解的是,为什么韵音宁愿等他一生也不愿意接受别的男人的追求?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好多年了。
  
  依依听完韩诺和自己前世的故事,大受触动,她笑了笑,『或许……只是求个始终吧。』
  
  『始终?』韩诺不解。
  
  『吕韵音本是我的前世,她的想法我大概也能猜到一二……她的执着,莫不就是她需要一个结果,她等到了,所以她无怨无悔。』
  
  韩诺看着她,她也看着韩诺。其实通过的这一番话,她也算解开了前世的心结:求个始终罢了。
  
  她对韩诺已经做到了这点,她无悔,但是她也不会再来一次。
  
  
  晒了一会太阳,依依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婚纱店出了一点事情需要她去调解。
  
  『很严重吗?』依依问,她瞥了韩诺,心想这可难办了,婚纱店那边的事情她无法推却,可是……韩诺这边也离不开她啊。
  
  『很严重!』那边说。
  
   依依挂下电话,有点为难的看着韩诺,韩诺很理解她,『你去吧。』
  
  依依就把韩诺送回病房去了,临走之前还特意嘱咐韩诺,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就立马叫护士。
  
  见韩诺一一应允,又见他今天的气色实在是很好,依依放下点心,又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保温杯里,以防韩诺渴了。
  
  『依依……』韩诺叫她,她抬起头来,『还需要什么吗?』她问。
  
  『没有。』他笑答,『路上小心点儿,再见。』
  
  再见,依依。
  
    依依匆忙地走了。
  
  婚纱店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原因是一对夫妻带着孩子打算补拍一组婚纱照,结果孩子贪玩,把婚纱给弄脏了。那对夫妻就说孩子那么小你何必呢?
  
  婚纱店呢?就像让这对夫妻赔偿,不只要付拍婚纱照的钱,还要另外赔偿被弄脏的那件婚纱的钱。
  
  两方就争吵起来。
  
  依依也没有处理过此类事件,只好试着跟对方协商,这一协商就是一下午。当事情终于解决的时候,依依已经精疲力尽了。
  
  她回到家,洗了个澡,然后……她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医院说韩诺的情况有点不好。
  
  不好……?她惊得电话都掉了。
  
  不会吧……他今天上午还好好的呢。
  
  
  再说阿精,她今天下午一直有些隐隐地不安,她明明可以闭眼去看的,她却没有那么做。
  
  她怕,她真的很怕。 那种感觉,让阿精全身发抖。
  
   她握紧自己的手,心极速地跳着,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黑影来。
  
  『韩诺死了。』黑影笑着说,『你不去看看吗?』
  
  她只觉得一口腥甜涌上喉头,她咬紧牙关不说话,专心写账本。
  
  黑影看着阿精,她神色如常。
  
  除了脸色苍白些并无什么异样,他让阿精抬头,阿精眼里是死水般的寂静,没有半点波澜。
  
  黑影一挥手,医院里的画面就出现在阿精面前。
  
  
  韩诺已经死了。
  
  已经死了。
  
  他安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依依在哭,周围的电击器,呼吸机什么的虽然很嘈杂,但是依依觉得她什么也听不见了。
  
  医生来到依依身边,对她道歉,『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然后就离开了。
  
  依依来到韩诺的病床前,看着他,他的表情安详。很平和,他终于不用再受病魔的折磨。
  
  依依再也忍不住,俯下身抱住他大哭。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
  
  黑影看向阿精,原以为她会像林依逢一样嚎啕大哭,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静静地看着。
  
  韩诺死了,阿精都无动于衷。看来,她是彻底不爱韩诺了。
  
  黑影点头,便不再在阿精这里瞎耗了,他得去医院收取韩诺的灵魂。
  
  呵呵,白家……终究是输了。
  
  黑影一走,阿精再也不用隐藏。她『哇』得一下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眼泪和血一起流到地上,这比火焚还让她痛苦。
  
  『韩诺……』她轻轻地叫着爱人的名字,抹了一点血在自己的唇上,像是在坚定某种信念。
  
  看,我没给你丢脸。
  
  等着我,等着我们相逢的日子。
  
  这边的依依哭完以后已经归于平静,她对韩诺说,『上辈子是你送我走的,这辈子换我了。』
  
  我们也算互不拖欠,从今以后我也能放下了。依依想。
  
  韩诺病床的上方隐身的白神父正在看着依依,眼底充满了怜悯。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摇摇头,然后把韩诺的灵魂放入那个银色的圣水瓶中。
  
  
   『慢着!』黑影万万没想到白家人会来干涉他的计划。
  
  『怎么?』白神父问。将圣水瓶收了起来。
  
  黑影厌恶地看着白神父,无论过了多少年白家人永远都不会变,就跟他们的主子一样。
  
  『你们怎么可以擅自取走别人的灵魂?!』
  
  白神父笑笑,『这是韩先生的遗愿,他们希望我们这么做。』
  
  黑影『哼』了一声,『你们白家人有那么好心?愿意无缘无故,没有任何理由的帮他?韩诺帮你们做了什么吧!』
  
  『韩先生不愿意死后灵魂还受你的摆布,所以拜托我们在他死后收取他的灵魂。至于我们?收了他的灵魂就等于赢了你,这么划算,我们为什么不做呢?』
  
  黑影无语。
  
  他是打得过白神父的,但是他也不能动手:如果冒然动手的话,难免白家会以此为理由趁机大举进攻他,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罢了,只是一个韩诺而已。不要也罢。
  
  
   黑影便气呼呼地走了,白神父看他走了,很快也走了。
  
  接下来,可就要看阿精的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