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26

  【二十六】
  
  韩诺的情况越发的差。
  
  他开始发烧。
  
  医生给他开抗生素用着,有点效果。
  
  但是很快地就失去了效果,他对抗生素有了抗药性。
  
  于是,抗生素对他也没用了。
  
  每次依依去看他,他都是在昏迷中,几乎很少有清醒的时候了。
  
  但是,就算是在昏迷中他的痛苦也丝毫没有减少,他总是眉头深锁,头上豆大似的汗珠子一直往下掉。
  
  他疼,全身每个地方都疼。即使他不说依依也知道,于是依依去求医生给他用点止疼的药。她实在不忍心看韩诺这么痛苦了。
  
  医生也给了,不过这种药也不能用太多,会产生依赖性的。
  
  用了止疼的药韩诺果然好多了,虽然还在昏迷,但至少不再是那般痛苦的模样。依依也就放心了。
  
  韩诺时常会呓语,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大概是因为没有力气了。叫得最多的便是『阿精』这两个字。
  
  可是阿精一次也没有来过,依依不懂,他们两个是那么相爱的一对,阿精怎么可能抛下韩诺不管?
  
  她想问,她想知道。
  
  但是她无处可问。
  
  
  阿精的日子则一直过得不好不坏,她很忙。
  
  忙着接待当铺的客人,一个又一个。
  
  
  没有客人的时候她也不出去,她拒绝外界的一切,似乎真的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只会收集人类灵魂的魔鬼。
  
  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她知道。
  
  
  黑影还在监视她。
  
  她不能露出一丝破绽,她不能有对韩诺的怜惜,她不能有,她要拒绝韩诺的一切消息。
  
  就连当铺里韩诺的房间都被她封起来了。
  
  可是……她的爱人在受着非人的折磨,她的心怎么能不痛呢?
  
  她自己握着自己的手,握得很紧。
  
  却没有办法得到一丝安心的感觉。
  
  高寒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当铺只有她一个人。
  
  有客人就接待客人,没客人的时候她就坐在一个小角落里,不吃饭,不睡觉。
  
  她没有胃口吃饭,看到那些饭菜她就倒了胃口。不吃就不吃吧,反正也死不了。
  
  阿精想。
  
  
  她也不睡觉,因为一睡觉就会梦见韩诺。
  
  韩诺,韩诺,韩诺,全是韩诺。
  
  
  他们相处的点滴,韩诺的拥抱以及亲吻。这是把利刃,把她伤得好痛。
  
  她不敢再睡觉,就坐在那里。
  
  当铺很安静,安静地好似可以听到韩诺的心跳声。
  
  听着他的心跳声,好似就靠着他的胸膛似的。很安心,很安心。
  
  坐了一会儿,当铺又来了一个新客人。阿精换上了做生意才会穿的金色旗袍,走了出去。
  
  『这位先生,请问我可以帮你什么吗?』阿精问。脸上带着标准的公式化微笑,温柔又机械。
  
  
  有时候我们必须得拼掉我们的一切,来换取一些生的希望。
  
  韩诺昏迷一个星期后,终于醒了过来。
  
  依依喜极而泣,『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韩诺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他听不清林依逢在说什么。难道,就连听力也退化了吗?
  
  『依依…』韩诺故意不回答依依的话,『你能给我倒杯水吗?』他转头问向依依。
  
  依依给他倒了杯水。
  
  韩诺发现,他竟然看不到杯子在哪里。
  
  依依看着他茫然无措的样子,只觉得鼻头一酸,干脆把水杯放到他手里。
  
  韩诺接过,只觉得这水重极了,一个没握好,只听『啪』地一声,水杯掉在了地上,杯子摔得粉碎。
  
  韩诺错愕地看着自己的手,原来……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不过这种错愕的表情只持续了一瞬间,他很快又对依依说,『对不起,能再给我倒一杯吗?』神色如常。
  
  依依看着他的样子,由于长期不进食导致的双颊凹陷,本来合身的病号服现在穿在他身上整整大了一号。
  
   依依忽然觉得悲从心头起,强忍着想哭的情绪,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看着韩诺手抖着拿着杯子,喝了小半杯。
  
  他连水都喝不下了。
  
  然而他还是一切如常,说了句『谢谢』。
  
  依依看着他这样,再也忍不住了,跑出去哭了。
  
  韩诺看着依依跑出去的方向,叹了口气。
  
  就快……就快了。韩诺想。
  
  依依在外面哭了好一会儿,才擦干眼泪进来。韩诺见依依进来了,向她伸出了手,依依跑过来握住。
  
  她握住韩诺手的时候都不敢太用力,韩诺明明那么虚弱,然而对着自己的时候,他还是表现出一副很好的样子。
  
  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韩诺握住她的手,笑着说,『以后可不要找个让你哭的男人啊。』
  
  依依哭着说,『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韩诺知道依依在哭,他想帮她擦掉眼泪。但是他看不清楚依依的准确位置,手在空中摸索了半天,最后还是依依俯下身来,握住他的手放到自己脸上,韩诺帮她抹掉眼泪。
  
  
      『你…值得…更好的。』韩诺说。
他已经觉得说话很费力了,但是他还是在说。
  
  他的时间不多了,依依的心结他必须要帮她解开。
  
  『嗯,我知道。』依依见此也不再反抗他什么。
  
  他就笑了,对着依依笑。那笑真温柔。可是他判断错了位置,朝着无人的地方笑了笑。
  

  依依看不下去了,对他说,要不你睡会吧。

  韩诺笑了笑,说了声好。

  最近老白找上高寒,想让他归顺白家。
  
  『你懂爱,也去爱了。这证明你的心里有很多光明,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把自己陷在当铺这个牢笼里呢?』又是这一套。
  
  高寒说道,『你是想让我投靠你们家吧?』
  
  老白也不否认,『是啊。』
  
  高寒面有难色,『你知道的,我有难处……』他父母还有小洁的灵魂都在黑影那边,他不能。
  
  老白也不强迫他,只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
  
  高寒被老白弄得云里雾里,没有思绪。只好想先回去再说。
  
  他记得原先他父母的灵魂在韩诺手里,韩诺和阿精脱离当铺的那五年里,灵魂被黑影亲自拿着。现在……应该在阿精手里?
  
  但是……现在这个阿精,还会让他看他父母吗?他没有把握。
  
  现在……能左右的阿精的人,只有黑影。
  
  不,也许不是。
  
      还有韩诺。

  
  自从韩诺典当了心脏,高寒他就再没见过韩诺。用心灵感应感受到韩诺的位置。
  
  他躺在病床上,病魔已经把他折磨得脱了形,高寒差点认不出那个躺在床上的人就是韩诺。
  
  然而他这样做都是为了前世的妻子,值得吗?高寒想问。
  
  高寒特意挑了一个林依逢不在的时间来,韩诺好似知道他会来似的,半躺着在等他。
  
  高寒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没有几天了。他忍不住问他,『这样值得吗?』
  
  韩诺说,『值。』
  
  为了一个女人抛弃自己生生世世的生命真的值得吗?高寒想,他看着韩诺:韩诺已经瘦脱了形,唯有那双眼睛还深邃着。
  
  韩诺还在笑,仿佛一点都不痛苦,『你来这里,不是要问我这个了吧?』
  
  高寒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那个……我父母……』
  
  『你父母和钟小洁的灵魂的管理权其实一直都在我这里。』他笑,他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只希望,高寒这孩子领悟力能强一点吧。
  
  
『老白说要我归顺白家……可是,我有……』他有顾忌,若他是孑然一身自然可以说走就走,哪怕最后被抓回来死的也只是他一个。
  
  但是,他不是,他有父母。
  
  
  『或许,你到了那边就会发现一切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韩诺说。他已经撑不住了,为了等高寒,他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力。
  
  『你说什么……?』高寒还没问完,韩诺就昏睡过去了,高寒也不忍心用法术让他强制醒来。
  
  韩诺太累了。
  
  高寒转身就走,却听见韩诺的呓语声,他在说,去找老白,去找老白。
  
  老白?
  
  高寒不懂为什么韩诺一定要让他去找老白,莫非,他们有什么计划不成?
  
  高寒太想弄懂这里面的前前后后了,他也不回当铺了。又去找了老白。
  
  老白早知道他要来,连茶都多备了一杯,高寒却没有心思喝他的茶,一见面就问,『我父母还有小洁……他们……』
  
  老白打断了高寒的话,『稍安勿躁。』并递给他一杯茶,『你考虑好了吗?』
  
  高寒摇头。
  
  老白也不恼,只说,『如果你愿意,我们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高寒又问,『那韩诺和阿精呢?』韩诺要死了,阿精又变成那个样子。难道他就抛下他们两个独自走掉?
  
  『他们两个的事你管不了。』老白喝了一口茶,说道。『也不要管了。』
  
  高寒点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