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25


  【二十五】
  
   失去心脏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只是韩诺是从不肯轻易表达自己痛苦的人,所以他只是捂着胸口离开了当铺。
  
  再次回到温暖的阳光下,韩诺有点恍惚。他的身体好像已经不能承受这样的光芒。
  
  他迫使自己清醒一点。 不远处,依依正在找他。
  
  韩诺抬腿,想要走到林依逢身边去,却发现他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这才开始,就已经这样了吗?
  
  正好依依看见了韩诺,就向他跑过来。
  
  『你没事吧?』依依看着韩诺焦急地道。
  
  韩诺其实很痛,身上每一处的地方都在叫嚣。然而他并不想让依依为他担心。『我没事。』他笑道。
  
  依依看着韩诺一切如常,多少放了点心,她松了口气:『那好,我也不逼你了,同样的,你也不要逼我了。我们好好谈谈吧。』
  
  『好。』韩诺说道。
  
  刚一抬腿,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接着便是一阵眩晕和不受控制的身体。
  
  『莫飞!』他听见依依惊呼。
  
  然而他所见的只有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便是在医院的病房里了。
  
   韩诺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
  
  韩诺看看窗外,已经天黑了。
  
  他是昏睡了几个小时吗?
  
  依依倚在床前睡着了,看来她是一直在这里守着自己了。
  
  韩诺略微动了动,只觉得身上的每一处肌肉都在痛。才稍微动一下,他就已经痛得出汗了。
  
  这个时候依依醒了,看见韩诺坐了起来正在看着她,她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不小心睡着了。』
  
  韩诺摇头说没事。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依依问。
  
  韩诺依旧说没事,然后又说:『谢谢你了,依依。』
  
  依依不信,怎么可能没事呢?她把韩诺送到医院来时,医生的检查结果是心脏衰竭,需要立即入院治疗。她当时只觉得一阵头晕。
  
  心脏衰竭吗?
  
  他果然还是去典当了。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的话,我就要先回去了。』依依转身即走。她想好了,她要去典当。
  
  『依依!』韩诺叫住她,『不要去第八号当铺!那个地方很可怕!』这是说真的。然而依依只是脚步顿了顿,继续往前走。
  
  『想想你弟弟!』韩诺知道依依很在乎她的弟弟林子强,毕竟是她唯一的亲人。『子强是你唯一的亲人,你要为他想想才是。』
  
  依依转过身来,泪水已经控制不住似的流了下来,满眼的哀伤与不舍,『那你呢?你就死去吗?』
  
  韩诺笑说,『我已经活得够久,死亡对我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吧。』
  
  依依听不下去了,转身就跑开了。
  
  韩诺看着依依跑开,也松了口气。他知道依依是不会去典当的。因为她有在乎的人。
  
  
  这一边的当铺里,阿精刚刚处理完一桩生意,正在入账。
  
  黑影来了,阿精站起来迎接。『主人。』
  
  『阿精,给我看看账本。』黑影说。
  
  阿精乖乖地把账本交给了黑影,黑影翻了几页,发现韩诺的心也被记录在册。阿精并没有做假账。
  
  他看了阿精一眼,把账本还给她了。
  
  
  『阿精,你不去看看韩诺吗?』他故意试探道。
  
  
  『主人让我去的话,我就去。』阿精说。
  
  
  黑影当然不可能让她去见韩诺。说了几句这几天当铺很忙,没事不要出去乱跑。
  
  
  阿精点头,黑影就走了。
  
  
  黑影一走,八号当铺就只剩阿精一人了。
  
  当铺很大,很空,也很冷。
  
  阿精起身去了密室,在那些架子上找到韩诺的那一格。
  
  她知道那里面是韩诺的典当物,她知道。
  
  但是她没有勇气打开。
  
  她接受不了。
  
  
  她只在那架子边站了一会,看了看韩诺的名字,便离开了。
  
  失去了心脏, 韩诺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依依一直陪着韩诺,韩诺也一直表现出很健康的样子。但其实就连依依都看得出来,他的情况越来越差。
  
  原先他自己可以撑着坐起来,后来只能靠依依把他扶起来。一开始他还能够吃下依依给他准备的饭菜,后来只动一口都觉得很困难的样子。
  
  他日渐消瘦下来,到了现在只能靠输液来维持自己的性命了。
  
  天天输液会导致手变得肿胀青紫,有时候依依会握着他的手给他按摩。
  
  韩诺的手越发纤细起来,虽然还没有瘦到皮包骨的程度,但是……也差不多了。
  
  依依很难过,每天每天的看到韩诺这个样子她就会觉得痛苦极了,然而她不能在韩诺面前哭。因为她一哭,韩诺反而会反过来安慰她。
  
  依依抹了抹眼泪,走进病房。
  
  韩诺正在昏睡着,他的精神也是越来越差,由以前的昏睡几小时,到现在一昏睡就是半天,甚至一天。
  
  依依走近,来到韩诺的床前。韩诺的呼吸沉重,眉头深锁,额头上亦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应该很痛苦吧?
  
  可是每次依依来问他,你怎么样的时候,他永远都会回答,还好。
  
  这个男人……从来不肯向别人述说他的痛苦。
  
  依依伸手抹去自己的眼泪,她看见韩诺嘴唇动了动,仿佛是在说着什么。
  
  她凑近一听,才听出他叫的是什么。
  
  他叫得是『阿精』。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林依逢陪伴在韩诺的左右,心情早就由原来的不解,不甘。变得平静,释然起来。
  
  或许……她真的不该执着于过去的一切?林依逢想。
  
  韩诺醒的时候就看见林依逢坐在他的床边,这些日子以来他早已习惯了每天在睁眼的时候就看见林依逢了。
  
  他对此表示感激,毕竟林依逢照顾他这么久。
  
  『谢…谢…!』他吃力地说,声音缥缈地就像一阵烟,一吹就散了。
  
  林依逢摇头。韩诺笑了笑,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由于极度的消瘦,他的眼睛显得更黑更深邃了。
  
  他伸出了手,林依逢看着那枯柴似的手只觉得心都被揪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林依逢问。
  
  然而韩诺什么都没做,只是伸出了手。看着他的上方,好像在看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他就把手放下了。
  
  他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
  
  阿精这些日子则一直很正常,既正常,又……怪异。
  
  她只呆在当铺里,对生意也是尽心尽力从不亏本。
  
  然而这些日子里黑影不断用林依逢来刺激阿精,甚至把林依逢和韩诺相处的画面展现给她看,她也是无动于衷。
  
 
  每天,只知道处理当铺里的事宜,处理完交易也不出去。
  
  
  『韩诺的日子没几天了。』黑影故意提醒。
  
  
  阿精头也不抬地说,『如果主人要我去看我就去。』又是这一套说词。
  
  黑影没说让也没说不让,他看着阿精,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点难过的表情,然而他失败了。
  
  不过,也能说成功了,毕竟韩诺一死,他的灵魂必是他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