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23


  【二十三】
  
   韩诺这边。
  
  韩诺越想越觉得那道目光很熟悉,他来到虚无境界想要找老白问个明白 。
  
  可是他大喊了几次『白先生』都没有人回应。 结果老白没有来,反而招来了高寒。
  
  『高寒……』韩诺抓住他的肩膀,『你来了?阿精呢?阿精怎么样!』韩诺很焦急地问。
  
  『韩诺,你冷静点……』高寒说,他有点为难,他不知道怎么跟韩诺说阿精被黑影毁容的事情。
  
  还是不要说了吧,阿精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推回林依逢身边。
  
  『阿精没事。』高寒顿了顿,『黑影……待她不错。』
  
  韩诺不信,怎么可能不错? 黑影是什么性子他最清楚不过。
  
  『是真的……』高寒知道这个谎言苍白 无力。
  
  『你能安排我跟阿精见一次面吗?』韩诺问。
  
  『见面?』高寒第一反应是绝对不行,但想到阿精那每天痛苦的模样,他迟疑了。
  
  『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韩诺叹了口气,『我和阿精的事,本来不应该让你们插手。』
  
  高寒心想,即使不插手你们的事我也没有了退路了。
  
  因为……他爱上了阿精。 『我会试试。』高寒说 。
  
  韩诺看着高寒,衷心地说了声『谢谢』,高寒扯了扯嘴角。
  
 
     高寒已经很久没回到第八号当铺了。
  
  他被黑影调去管理其他当铺之后,他就没再回来过。
  
   回到这里,他第一反应当然是找到阿精。然而阿精不在交易厅,也不在她自己的房间,更不在密室。
  
  高寒问那些傀儡仆人,『小姐在哪里?』傀儡仆人们把高寒带到一个房间。
  
  高寒知道……这里以前是韩诺的房间。
  
  阿精在里面哭,听有脚步声来了,她抬起头,第一反应还是叫了一声『韩诺』。
  
  高寒面色有些僵。
  
  阿精看清来人,立马就抹掉了眼泪,『高寒……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九号当铺吗?』
  
  她的脸上还有那条可怖的疤痕,很长。好在已经结痂。
  
  本来在第八号当铺里,可以不再受到肉体的损害,但是……这是黑影给的。 就不能再恢复了。
  
  也就意味着,阿精生生世世都要顶着这条疤过日子了。
  
  『有人要见你。』高寒说,与其骗她去跟韩诺见面还不如直说的好。『是韩诺。』
  
  阿精听见『韩诺』这个名字,还是有一瞬间的失神。『不见!』然而失神过后,她还是冷漠地说。
  
  『阿精!』高寒走过去,拉起阿精。『你不要再逃避了,你明明就是想他!』如果不想,又怎么会坐在韩诺房间里哭?
  
  阿精一把甩开高寒的手,『我不会去见他!』阿精深呼吸,故意使神情看起来更冷漠些,『我不爱他。』
  
  『好!』高寒点头,『就算你不再爱他,你要结束的话也要好好的跟他道个别吧?』高寒说。
  
  阿精摸了摸自己的左脸,受伤的地方已经结痂。但摸起来,这地方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光滑细腻。
  
  她猛地一下收回手,这样的她……韩诺还会喜欢吗?
  
  不会了吧?对,他最好不喜欢。
  
  『阿精,不要害怕……』高寒看出阿精的顾虑,安慰她道。『你要遵循你自己的心,问问它,它想要什么?』
  
  还用问?从过去到现在,她只想要韩诺。
  
  『可是,高寒……我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她害怕韩诺看到她时的目光。
  
  她怕那是震惊,更怕那是怜悯;最怕的,便是韩诺厌恶她。
  
  这一条疤痕确实…… 难看极了。
  
  高寒说,『怕什么!他要是敢嫌弃你,我帮你打他!』
  
  阿精被逗笑,拍打了高寒一下。
  
  
  阿精最后还是决定去见韩诺,高寒说得对,就算是要结束……也要好好的道个别才是。
  
  高寒把阿精带到虚无境界便离开了,他知道韩诺阿精两个人需要好好谈一谈了。
  
  韩诺已经等候多时,见阿精来了。便向她走过去,可是当他看见阿精脸上那条疤痕的时候,他停了步子。
  
  他震惊了,因为他看见阿精本来漂亮的毫无瑕疵的脸,有了一道疤痕……
  
  这是怎么弄的?不可能是别人!别人根本伤不了她!
  
  那么,这么说是她自己?! 韩诺很愤怒。他气,他气阿精为何这么不爱惜自己!
  
  阿精见此,只觉得满心的悲哀。看吧,连韩诺都不再爱她了。她该哭该笑? 罢了,本来她也是来告别的。
  
  她转身即走,看似不带任何留恋,心痛得却无以复加。
  
  韩诺又怎么会阿精走呢?他好不容易才见到阿精。他一把拉住阿精,他要一个解释,『谁弄得?!』他抓着阿精的手腕,力度有些大。
  
  阿精『嘶』了一声,掰开了韩诺的手,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距离,『谁弄得有什么关系?你看看我这张脸!』
  
  韩诺摸了摸阿精的脸,眼底都是痛楚。阿精『呵』了一声,『韩少爷你不必这样……你忘了我以前了吗?这时候比起那时候应该还有的差是吧?』阿精说着,却哭了。
  
  韩诺叫了一声阿精,阿精再看,他眼里愤怒已经转为心疼……
  
  那是心疼吗?阿精心想,不!那不是……那是怜悯。
  
  他在可怜她,就像那时吕韵音可怜她一样。阿精简直想笑,大概这就是无论她怎么做,做得再好,却都比不过吕韵音的原因吧?
  
  『你不用怜悯我!我不需要你们的怜悯!』
  
  不要,不要可怜我。不要让我看起来像个乞讨者。
  
  『阿精,我没有……』韩诺解释道,『你不要多心。』韩诺知道现在阿精很脆弱,他只能安抚她,不能刺激她。
  
  阿精笑,一步一步地向后退着,一声声的笑,反而更令人绝望。
  
  『你没有?你怎么没有?!当年你就是这样!看我可怜又无知才留下我的不是吗!』
  
  『我承认我是有,但是……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阿精。现在的你是我的爱人!』韩诺说。
  
  爱人,多感人的字眼。
  
  『我不要了……』阿精说。
  
  她要不起。
  
 『韩诺,我今天来……就是来跟你断。 你放心……我会去请求主人让你脱离八号当铺,你会像个正常人一样和依依在一起。』阿精说,转身就走。
  
  ——她已经在这里呆了太长时间了。
  
  韩诺一把冲上去抱住阿精,阿精的眼泪就又下来了,痛苦……难以言喻的却又真实存在的痛苦。
  
  韩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精你别走,你走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带着一点哭腔。
  
  阿精很惊讶,韩诺居然哭了吗……这个男人。她差点就动摇,然而并没有。
  
  她闭上眼睛,心理上叫嚣着她去依靠这个男人,然而理智上……她必须要离开这个男人。
  
  她挣脱他的钳制,韩诺见她决绝地一副要赴死的心态,于是问她,『你爱我吗?』
  
  阿精不说话,但也不再抗拒。
  
  韩诺一把拉住她的手,『如果你爱我,你就应该知道,你不该替我做决定。阿精,你还不认错吗?』
  
  『我?』她不会认错,她当然不会。因为她做的根本没错。
  
  『做出抉择的应该是我……我来选择。而不是你。』韩诺说,趁阿精愣神之际,他摸了摸阿精的脸。
  
  『你怎么选择?』阿精知道,韩诺虽然爱她,但他也爱吕韵音。 『我的爱是完整的,唯一的,且不能被分割。』
  
  『我的爱也是,我也不喜欢现在这样……所以我决定典当我的心,换我和你都还有韵音都解脱。』
  
  『你的心?』不可以!阿精自然不同意。 『你死心吧,我不同意!』
  
  韩诺早料到阿精会如此说, 他也没有反驳她。
  
  他只用力些握住阿精的手,问她,『我是谁?』
  
  阿精被他问的云里雾里,但还是回答他的问题,『你是韩诺。』她爱的人,无论多久都不会改变。
  
  不会被时间改变,更不可能被其他人改变。
  
  『那你相信我吗?』韩诺又问。
  
   阿精迟疑了很久。
  
  『如果你将来不确定了,就问问它。』韩诺把阿精的手放在胸口,『这是谁。』
  
  
  这是韩诺。
  
  百年,千年,万年。只这一个。
  
  她看向他,眼神坚定。
  
     她已经把她所有的信任给了他。
  
  韩诺笑了,把阿精带进怀里。
  
  眼神同样也是无比坚定,不管怎么样……赌这一次。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