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22


  【二十二】
  
 
 
   又一天。
  

  阿精已经没出过当铺很久了,今天出来是因为黑影叫她出来逛逛。
  
  真是奇怪不是吗?
  
  阿精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在她的身边有一对恩爱的情侣,他们旁若无人的在接吻。
  
  阿精看着他们,心想……他们一定很爱对方。
  
  只是,爱什么?
  
  阿精惆怅的想着。
  
  心里酸涩。
  
  她爱过一个人,很爱很爱。她还记得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样子,却早已记不起为什么会爱?
  
  爱是什么?
  
  是心里酸涩的惆怅的感觉吗?
  
  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林依逢工作的地方,藏爱婚纱店。
  
  阿精看着橱窗里的白色婚纱,心里的痛苦一点又一点冒了出来。
  
  忽然,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韩诺。
  
  他和林依逢在一起。
  
  他们在一起……就像一百年前那样般配。
  
  阿精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既不是释然也不是不甘心。
  
  她只觉得心像被人撕了一样,挺疼的。
  
  她只是没有爱情,并不是失忆。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但是就算如此……她的心也依然不好过。
  
  她没有权利,没有资格,亦没有资本,去跟林依逢抢。
  
  她只能死死地看着韩诺的背影,既希望他回头,又不希望。
  
  韩诺只觉得背后有人在盯着他,但是等他回头时,那种目光就不见了。
  
  那种目光,真的有种熟悉的感觉。莫不是……阿精?韩诺这样想着。
  
  
  阿精隐身了,她已经不该生活在他们的生活里。阿精逃似得回了当铺。 一回到当铺,她就好像得救了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悲戚。
  
  心里是巨大的悲戚,却流不出眼泪来。
  
  『怎么样?』黑影的声音出现,『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的感觉怎么样?』
  
  『是你吗?』阿精想哭,哭不出来。想笑,心里酸涩却又不允许她笑,她想,她的表情一定怪异极了。『你是故意,让我看到这一切吗?』
  
  黑影见阿精这样,心想……韩诺对她影响还真是挺大的。
  
  一下子就有了『愤怒』,『悲伤』两种情绪,也能感知到痛苦。
  
  七情六欲,果然不是能拿掉的东西,因为它会无限再生。
  
  现在的阿精,已经重新拥有了七情六欲。
  
  终于不再像个木头人,但是更好玩不是吗?
  
  『是你自愿典当的,这些不正是你想要看见的吗?怎么,现在嫉妒了?』黑影说道,他看着阿精痛苦的脸只觉得心里都愉悦起来。
  
  现在还只是个没有爱情的人呢。
  
  就已经痛苦成这般……若是归还了爱情,她岂不是要比现在痛苦百倍?
  
   黑影想,别人的痛苦就是他的欢愉。
  
  你说是得不到爱情的女人更痛苦,还是长生不老又得不到爱情的女人? 毫无疑问是后者。
  
  『阿精,你痛苦吗?如果你痛苦的话,你可以去把韩诺抢过来啊!』 黑影说话的声音是john的。『去,把他从林依逢身边抢过来,我会把你的爱情还给你,我还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爱情……吗?她的爱情。
  
  『只要你把韩诺抢回来……!他就永远是你的!』
  
  是我的?阿精想,然而她很快又清醒过来。
  
  当然不行!
  
  阿精看着他,脸上没有表情。 她摇头道:『不……我不会那么做。你死心吧。』
  
  黑影笑,『何必呢?明明那么痛苦。』
  
  『痛苦?』阿精笑,『你不是就喜欢我痛苦吗?』她看着黑影,『你难道真的见不得人吗?为什么要躲在别人的身体里?』
  
  『放肆!』黑影生气地道,『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和谁说话?!』有了七情六欲的阿精,果然更讨厌。
  
  『我?』阿精眼神茫然的看着黑影,『那你现在是谁?john?还是黑影,如果你是黑影,就离开john的身体!』
  
  『你就这么在乎这个身体吗?若我离开这个身体,但毁了白约翰的灵魂,你觉得如何?』黑影笑。
  
  『你不会的……』白约翰的灵魂,是那么纯洁的一个灵魂,黑影不会毁掉的。
  
  『我会的。』黑影笑,我要的只是白家人的身体,灵魂……再过几年自会有更好的。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瓶子,打开那个瓶子,john的灵魂便跑了出来。但是,他没法回到属于他的身体里,便一直飘飘荡荡。
  
  黑影抓住他,握在手里。
  
  仿佛一捏就碎。
  
  『阿精,做个选择?是要我离开这个身体,还是毁了他的灵魂?』
  
  不!不可以!
  
  『不要!把他的灵魂放下!』阿精说,她不能让黑影毁了john。
  
  黑影忽然发现,john在阿精的心里还挺重要的嘛,一旦有了重视的东西,重视的人,那么……事情会好办很多啊。
  
  
   『阿精,白约翰对你来说是很重要的朋友吧?』黑影靠近阿精,问道。
  
  阿精不知道黑影又想出了什么坏点子,她愤怒的把头转向一边,却被黑影掰回来。
  
  『林依逢生生世世的幸福和白约翰的灵魂等价。』
  
  『你什么意思?』阿精看着黑影,她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过她面前的这张脸。
  
  『我的意思是,你诱惑林依逢进来典当……我就会放了白约翰。』
  
   john,林依逢?
  
  
  她的神智被两边来回这样拉扯着,一边是白约翰,一边是林依逢。她要怎么办?
  
  黑影很期待阿精的选择,因为无论阿精怎么选择他都不会输啊。
  
  见阿精久久不答,黑影有些生气,『阿精……看着我……』阿精不受控制的抬起头。
  
         她已经变成了黑影的奴隶? 没有自己的神智吗?
  
  『我问你,你答不答应?』
  
  不,就算那样也不行……林依逢的幸福……绝对不可以用来典当。
  
  只是这样,john的灵魂就要堕于黑暗,永生永世不得超生了。
  
  
  『我再问一遍……』黑影的身体散发着可怕的光芒,『你去不去做?』
  
  
  『不!会!』阿精咬着牙说,咬着牙是因为她恨黑影,是因为她痛苦,她没有办法反抗!
  
  她的脑袋,肉体,灵魂……都好像快要被分成两半似的。
  
  『我说我不会!』林依逢的幸福是她绝对不会去碰的东西。林依逢一旦典当,那么韩诺……
  
  一想到韩诺,她的心就会变得很痛。 她现在没有爱情,但她仍然能感到痛苦。
  
  『我会让你后悔的!』黑影道。
  
   黑影握紧了john的灵魂!
  
  就在那紧要关头,阿精站起身来,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黑影。
  
  结果,自然是以卵击石。
  
  
  黑影把阿精打伤了,把她扔到了一个漆黑的密室。
  
  『你就在这好好想想吧!』黑影的声音传来,阿精抬起脸,她的脸已经被打伤。
  
  
  
  她昂起头,像只高傲的狮子。脸上有一条伤口,还在流血。
  
  血从她的脸上滴下来,显得十分可怖,她却丝毫不在乎。
  
  『我说,我不会!别忘了,我拿爱情换了什么?!你不能出尔反尔!你不能违反规定!』
  
  『规定?!』黑影猖狂地笑,『这八号当铺规定皆是我定的!我爱如何就如何!白约翰的灵魂,我能毁掉!林依逢的幸福,我自然也要得!』
  
  『不!』阿精说,『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你能违抗我吗?』黑影扔给阿精一面镜子,『你还先看看你自己吧!』黑影拍手,密室一下子就有了亮光。
  
  阿精拿起镜子,镜子里的脸已经被伤了……左脸上有一条可怖的伤,还在流血。
  
  这张脸……算是毁了。 也罢,这本来就不是她的脸。
  
  『这又怎么样?不过是一张脸而已。』阿精说。 『再怎么样,也比你这种只敢躲在别人身体的胆小鬼要好!』
  
  黑影只觉得暴怒。然而他并没有动手打她,也没有烧她,他想到一个办法,会令她更痛苦。
  
  『你已经容颜尽毁,你认为韩诺还会爱一个丑八怪吗?』黑影笑,『哦,我忘了……你的爱情已经典当给了我……那么,我就大发慈悲,把爱情给你吧。看看,你会不会痛苦?』
  
  他能舍得把爱情还给她?
  
  『我当然舍得!如果我能每日都看见你这痛苦的模样,我又怎么会舍不得?』
  
  
  黑影从来都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他要是不想给别人那样东西,就算死别人也得不到。
  
  他要是想给,你也是无法拒绝,他只做他想做的事情。
  
  只见有一团粉色的光,落到了阿精的眉心里。
  
  有了爱情又怎样?
  
  他们不能在一起,所以阿精有了爱情只会更加痛苦。
  
  他啊,只需要看阿精痛苦的样子。
  
  阿精闭上眼睛,以往与韩诺的一切都在脑子里回放。
  
  她终于重新获得了她的爱情,然而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抱着你的爱情,在这密室里慢慢享受吧。』黑影的话,回荡在密室里,然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爱情是什么?当你最爱的人不在你身边它就会变成利刃,会把你捅得鲜血淋漓。
  
  这样,难道不是最好的折磨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