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11


  【十一】
  
  虚无境界。
  
  『老白,为什么莫飞还有关于我的记忆呢?』
  
  老白说,『莫飞是韩诺的一部分,只要韩诺记得你,莫飞……也会的。』
  
  阿精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吗?』可是她并不觉得开心,莫飞忘不掉她,这样对依依不公平。
  
  『他对你的记忆是刻在灵魂里,阿精……你要记得,没有人能取走灵魂的记忆。』
  
  阿精很沮丧,对老白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老白还是那般严肃,和john一点也不一样。
  
  『你跟john啊,还是不一样,john是根木头,你比木头还木头!』
  
  老白听阿精提起john,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你跟约翰见过面了?』他没想到是这么快……看来约翰还是难逃情关。
  
  『当然啦!我们还一起去看了电影呢!』john是阿精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他回来,阿精当然很开心。
  
  老白很严肃地跟阿精说:『阿精,你以后还是少跟约翰接触吧,毕竟……』老白欲言又止。
  
  『毕竟……现在大家立场不同?』阿精很生气。
  
  她生气的是,这么多年老白是把她当白家的人才对她好的,而不是把她当成朋友。
  
  『阿精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阿精倒要看看老白要作何解释。
  
  『你知道,这么多年,约翰一直没有忘记你……我是怕,他会为了你……』他们白家已经损失了一个阿精了,不能再损失一个了。
  
  老白虽然没有说完,但阿精和他相处多年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老白,你放心吧……我不会让john踏入第八号当铺的。』
  
  她绝不允许。
  
  老白却还是叹了口气,他是不是已经预见了未来了呢?
  
   这边的莫飞看着林依逢买回来的蛋糕,却全然没了胃口。
  
  他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买一个蛋糕。
  
  莫飞只是发烧,其他的并不严重。所以他争着吵着要出院,依依就劝他,『这怎么可以呢?你还没好呢!』
  
  『不行啦!我一定出院啦!』他拔掉了输液的针头强行要下床。他的心里混沌着,他只知道他现在要见到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不是依依,却时刻占据他的心。他要去搞清楚……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发过高烧的人身体怎么会有力气?莫飞刚一下床就摔在了地上,依依赶紧来扶他。
  
  『跟你说了不能下床,你就是不听!是不是要阿精来说你才会听呢?』林依逢说,
  
  她现在真的很懊恼。 这个莫飞……根本就是个小孩子,跟那天在医院安慰她时根本是判若两人嘛!
  
  所以,现在林依逢也开始怀疑了,他到底是不是她一直等待的人呢?
  
  在依依独自愣神的时候,莫飞却早已捕捉到了一条重要信息。『阿精?你说阿精?谁是阿精?!』
  
  『你都忘记了吗?』林依逢很吃惊,这个莫飞,不是发烧烧坏脑子了吧。
  
  看依依吃惊的神色,莫飞确定他一定认识这个叫『阿精』的女人,只是他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莫飞说,『依依,你先回去吧,现在我没事了。』
  
  『你真的没事吗?』依依看莫飞神色古怪,不放心地问道。
  
  『真的。』莫飞说。
  
  『那行,那我先回去了。晚上再来看你。』今天婚纱店里很忙,她也是好不容易抽了空才来的。
 
   『好。』莫飞说。
  
       依依就走了。
  
    莫飞一个人在病房里。
  
    这是阿精看到的景象她叹了口气,『死莫飞!怎么不知道珍惜机会啊!』好不容易才得来和依依相处的机会呢。
  
  『阿精……』韩诺叫她,『答应我,今天不要去管莫飞好吗?』
  
  看见韩诺温柔的样子,阿精只能说『好。』
  
  韩诺就笑了,他平常很少笑的。这一笑,更是酒窝都出来了。
  
  不知谁说的,平常不笑的人啊,笑起来最迷人。
  
  
  韩诺这下知道了,一味的猜忌和愤怒只能让阿精离她越来越远,阿精她啊,是吃软不吃硬的。
  
  那么,他就对阿精好。这样,阿精就不会离开他到别的男人身边去了,他们可以愉快的过他们的生生世世。
  
  
   『这件呢?喜欢了吗?』韩诺又拿出了一件粉色裙子。
  
  他是怎么做到的?开了个店吗?
  
  阿精心想。
 
  走过去,把这件衣服拿在手里。
  
  韩诺看着阿精欣喜的表情,就知道她很喜欢。『去换上,好吗?』
  
  阿精乖乖地拿去换了。
  
  其实阿精喜欢的是黑色,选粉色是因为韩诺喜欢嘛。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韩诺。
  
  其实阿精穿什么都好看,但是当阿精穿着他选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他还是被惊艳了。
  
  这个美丽又优雅的女人是他创造的,她属于他。
  
  『好看吗?』阿精问,她欣喜着,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问着韩诺,他的回答,对她很重要。
  
  看着阿精一副“快点夸我好看”的样子,韩诺故意逗她,『还是差点……』
  
  差点?阿精快要哭了,『差点什么?』
  
  『差一个吻……』
  
  『什么?』阿精脑袋短路,趁这空档,韩诺的吻快速地落下来。
  
  一吻完毕,韩诺看着阿精羞红了脸的样子,点点头,『这样最好看。』
  
  阿精赌气似的说,『不准偷袭我!』
  
  『好~』韩诺宠溺地说。
  
  这是她的一个梦吗?因为太想念以前的韩诺所以做得一个梦?
  
  她衷心的祈求,如果这是一个梦,拜托,请永远不要让她醒来。
  
  晚上八点,韩诺和阿精来到一间西餐厅。『阿精,今天我已经把这里包下来了,今天让我好好给你过个生日好吗?』
  
  韩诺还记得阿精的第一个生日,他想补偿她。
  
  『韩诺……』阿精看着他,眼睛里的快乐多的快要溢出来。『这是真的吗?在我面前的,是真正的你吗?』
  
  韩诺点头,『阿精……』
  
  韩诺还要说什么,服务生在这时用餐车推来一个三层的大蛋糕,上面插满了蜡烛,蜡烛的光芒,给阿精一种温暖的感觉。
  
  『阿精,生日快乐。』韩诺说。
  
  『韩诺……』如果这是个骗局,也请你,不要那么早结束好吗?『谢谢你。』
  
  她抱着他。
  
  流着泪。
  
  她有太多的话想说……
  
  韩诺在这时抚摸着她的头发,『别哭了,今天是生日。』
  
  阿精这才松开韩诺,她刚才太激动把妆都哭花了,『我去下洗手间。』 她说。
  
  韩诺应允。
  
  『阿精!』是莫飞。他又在梦中叫她的名字。阿精一愣。
  
  韩诺显然也听到了。
  
  他的脸色明显的不好看了,他提醒阿精:『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阿精点头,匆匆忙忙去了洗手间。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