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文9


  
  【九】
  
  『白约翰,别来无恙?』韩诺问,口气却是不善的。
  
  『我很好,韩先生可是变了很多。』john看着韩诺,他感受到了韩诺的邪恶。
  
  看来,善良的优秀的因子果真全都在莫飞那里啊。
  
  阿精陪着这样的韩诺,说实话他不放心。
  
  『不劳你费心!』韩诺愤怒地指着john,『你给我离阿精远一点!她现在是我们八号当铺的人!』
  
  john笑,他已经看穿了韩诺的心。
  
  现在的韩诺虽然没有爱,也不懂爱,但是他对阿精还有很强烈的占有欲。
  
  『韩先生说笑了…我接近她不是因为需要把她带回我们家,而是……她需要我。』
  
  韩诺怒火中烧,『她需要你什么?!她要的一切我都能给她!』
  
  『是吗?』白约翰又笑,『她需要的是以前的韩诺,这你给得了吗?』
  
  韩诺被戳中痛处,侧过了头。
  
  『阿精是一个性情中人,唯有爱情才能把她伤的这样深。她要的很简单,只是一份完整的独一无二的爱情。你给不了她。』
  
  『那你就能给吗?!』
  
  『我能……』john点头,『但是,从以前到现在,她要的只有你而已。』
  
  『哼!』虽然讨厌白约翰,但是他说的这番话大大的满足了韩诺的虚荣心。
  
  『韩先生,但是你也要懂的是,她要的是完整的你。不是现在的你。』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找莫飞?』 韩诺不懂,白约翰不是白家的人嘛?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我没有这么说。这只是你自己的猜测而已。另外,我要提醒你,林依逢今生的寿命可不多哦。』
  
  是的,林依逢这一生只能活到四十岁。
  
  『她的人生比别人短暂……她的愿望也应该得到满足。其实林依逢无论轮回几世,都没有忘记过你。即使现在她已经有了莫飞,她仍然觉得莫飞少了点什么。』
  
  『你的意思是……?』
  
  『不…』john又笑,『我什么意思都没有,韩先生也不要想太多。』
  
  然而怎么可能不想多?
  
      白约翰的意思,就是让他取走莫飞的灵魂……然后和林依逢在一起。这样,阿精就会离开,他就又有机会陪伴在阿精左右?
  
  韩诺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是,他又想起了林依逢……
  
  40岁吗?
  
  现在,林依逢28岁。
  
  那么,还有12年吗?
  
  韩诺独自一个人待在他的房间,手里拿着那条项链。
  
  他又想起了韵音死前对他说得那番话。
  
  幸福是什么?
  
  吕韵音说,幸福遇见他,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持家,等他回来。
  
  以前,他回报不了,因为他们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上的人了。
  
  现在,他已经有阿精了。
  
  他不可能放弃阿精。
  
  『韵音,你要的幸福,究竟是什么?』韩诺不可能不知道林依逢之所以会爱上莫飞,是因为在医院的时候他借用了莫飞的身体对她说了那些话。
  
  林依逢和阿精一样,爱的都是完整的韩诺。
  
  可是韩诺只有一个。
  
  
  『韵音……』韩诺看着项链,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对不起。』
  
 『我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因为……他爱阿精。
  
  天光微熹,韩诺把项链重新放到了盒子里,他已经决定再也不打开这个盒子了。
  
  
  『韩诺!』黑影来了,第八号当铺陷入一片蓝紫色的幽光中,显得比平常更恐怖。
  
  『主人!』韩诺颔首。
  
  『哼!有了阿精就得意忘形了吗?别忘了,我们的目的一直都是莫飞的灵魂!』 莫飞的纯洁灵魂若到了他手里,白家将立刻灰飞烟灭!
  
  『主人……』
  
  黑影感觉韩诺有事求他,『你还有什么事?』
  
  『可不可以先不要收取莫飞的灵魂?我……』
  
  林依逢的时间并不多……十二年而已。
  
  『你对林依逢动了恻隐之心?』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觉得主人现在应该先扩大黑暗的势力,到时候就可以一举歼灭白家!』
  
  黑影很满意韩诺这个回答。
  
  他笑,猖狂的笑声十分恐怖。『韩诺,去把阿精找回来。』
  
  『阿精?主人找她是……?』
  
  『这你别管!照做就是!』黑影说完就走了。
  
  黑影是贪婪的,一个白家人还不够……当时他同意阿精回来重掌当铺的时候,不止是因为她和韩诺的业务能力。
  
  还因为,她的存在……会引来另一个白家人。
  
   ——白约翰。
 
  白约翰爱她,从以前到现在从未变过。他迟早会为了阿精失去他的一切,包括灵魂。
  
  
  白天当铺有生意,阿精不愿意回去也得回去。
  
  她先在寒夜跟高寒一起吃了早餐,又去和john看了场电影才回到的当铺。
  
  韩诺坐在阿精房间上的沙发上,看上去已经等候多时了。
  
  『舍得回来了?』韩诺看着阿精,她容光焕发,嘴角的笑意犹在,一点都看不到痛苦的样子。
  
   『怎么了?』阿精已经习惯了韩诺这种酸酸的语气。
  
  她不觉得高兴,因为韩诺对她的这种情感,顶多算占有欲。
  
  『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白约翰是白家的人……』 韩诺站起身来,手背在身后,脸上看不出表情。但语气却是显而易见的……酸。
  
  『白家的人怎么了?我曾经也是白家的人,将来……也说不定呢。』
  
  『你!』韩诺生气了。
  
  她说这话什么意思?她后悔了?她还想回到白家?
  
  不,不行!他已经为她抛弃了一切,阿精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抛弃他。
  
  他不能……他不能一个人在这黑暗里。
  
  『怎么?』看着韩诺痛苦的表情,阿精提醒自己清醒,这不是完整的韩诺,他对她也没有爱。『我只不过跟自己多年不见的朋友叙叙旧,你也要管吗?』
  
  『阿精……』
  
  『不要叫我,我不想再听你的谎言。』
  
  『我是想要告诉你,我已经放下韵音了,从此以后,我将只有你。』
  
  放下?吕韵音?
  
  阿精还没来得及问韩诺到底是怎么回事,john的话忽然闯入她的脑海里。
  
  『他们现在虽然看起来是两个个体,但实际上他们的灵魂还是相通的……』
  
  若韩诺真的放下了吕韵音……那么,莫飞岂不是也……
  
  不!
  
  阿精绝不能允许这种的事情发生,她是费了多大的努力才放开莫飞的手。
  
  她甚至重新回到了第八号当铺……如今,她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不!
  
  
  『阿精!你去哪儿!』
  
  韩诺就看着阿精没有一丝拖沓的离开了他,是不是有一天她也会不爱他?
  
  爱情到底是什么?
  
  它是多面。
  
  是放手,
  
  也是占有。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