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第八号当铺同人8


  【八】
  
  阿精不知道她该去哪里,好像哪里都不是她的容身之地。
  
  街上的人形形色色,他们心里一定有所爱的人,所想要得到的东西。
  
  阿精真的很羡慕他们。
  
  他们或许需要经历生老病死,但就是有生老病死,所以他们更加珍惜他们的幸福,更能体会出幸福的可贵。
  
  阿精笑,她拥有这个长生不死的躯壳,真的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天空中,飘起了小雨。
  
  『心情不好,就连天气也跟我作对吗?』
  
  忽然,头顶上出现一把伞。阿精不用看也知道是韩诺。
  
  『你又来干什么?』 阿精不耐烦地说。
  
  『阿精,下雨了。不要淋着。』
  
  阿精对韩诺这种讨好嗤之以鼻,『你骗够了没有?如果够了,就请回去。』
  
  韩诺辩解,『阿精,这次我真的没有在骗你,我是……』
  
  『那是说以前是喽。』 阿精笑笑,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韩诺,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你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而且我也没有精力去分辨了……』
  
  『阿精……』
  
  『你先回去吧,我今天晚上去住饭店。』 阿精说。
  
  
  『好吧……』韩诺深深地看了阿精一眼,然而阿精并没有看见。
  
  韩诺没有利用瞬移回当铺,而是一步步地走着,他希望阿精能叫住他。
  
  阿精果然叫他了。
  
  然而说得却是:『韩诺,不要再打莫飞灵魂的主意,如果你是为了林依逢好的话。』
  
  他不在乎莫飞,林依逢他总该在乎吧?
  
  韩诺的脚步顿了顿,但是终究是没有回头。
  
  阿精就一直看着韩诺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直到终于看不见韩诺的时候,她终于支撑不住,蹲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
  
  她太累了,从恢复记忆到现在,她就从来没有轻松过。她不管她在路人眼里是不是个疯子,她只知道她要发泄。
  
   雨水和泪水混在一起,分不清是泪水多一些还是雨水多一些。
  
  『你这样,刚买的裙子不就脏了吗?』
  
  阿精抬眼,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老白?』
  
  『阿精,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容易把我认错。』他笑道,嘴角的笑意是那么温暖。
  
  这个笑容,阿精永远不会忘。
  
  『john?』她试探着叫出这个名字。
  
    他又笑,当默认。 阿精激动地抱住了他。『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john问。
  
  『我?』阿精有些尴尬,她不知道怎么面对john了。『我……很好,你呢?』
  
  『我也一样。』他笑。
  
  『韩诺的事我都听说了,阿精,你很伟大。』他向她投来赞许的笑容。
  
  『不……』阿精摇头,『我并不伟大,我只是救了我的爱人。』
  
  『韩诺灵魂分裂的事我也听家人说了……』说到这儿,john自责起来,『如果当年我……多嘱咐几句,也许救出的就是一个完整的韩诺了。』
  
  『john,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谢谢。』 阿精衷心的感谢,对于john,她能说的也只有这个。
  
  『阿精……』john看着阿精愁眉苦脸的样子劝解她道,『你应该多笑笑,多看看这世间美好的事物。』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能让阿精如此不开心的都只有一个韩诺。
  
  『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韩诺的灵魂一分为二,他对我也已经没有了爱,我该怎么办呢?』
  
  『韩诺与莫飞,本来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极端善良,一个极端邪恶。』john帮阿精撑伞,『他们现在虽然看起来是两个个体,但实际上他们的灵魂还是相通的。』
  
  『比如说?』
  
  『比如韩诺的记忆,韩诺的爱情,莫飞是不是都有?』
  
  『的确……』阿精点头。『莫飞本来是喜欢依依的,但是他对我,也有一些零碎的情感。』
  
  『不过现在我已经把他的记忆都取出来了,我想让他专心的爱林依逢,毕竟,林依逢的前世太苦了。』
  
  『阿精,你真的成长了不少呢,你懂得谦让和退出了。』
  
  阿精大笑起来,『你别变相挖苦我了……』
  
  『我是说真的,放弃所爱之人是真的痛苦的一件事情,你却做到了。你很伟大。』
  
  
  『别再说了,若说伟大,我这点在吕韵音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们都是很好的女人,不存在谁比较好这个问题。』 john说,他真的认为阿精是个很好的女人,比之当年,现在的她多了一份成熟少了一点尖锐。
  
  『那你说,如果你是韩诺,你会选择等待你一生的吕韵音还是我?』
  
  『同样啊,你希望回答这个问题的是韩诺而不是我。』
  
  『嘁,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是个木头人啊。』阿精说着,心情却好了许多。
  
  
  『john,谢谢你。』他们走了一路,最后在阿精居住的酒店门口分别。
  
  阿精再一次谢谢john,他总在她痛苦的时候出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我们之间说这些不是太见外了吗?总之不要想那么多,好好的睡个觉。』
  
  『嗯!』阿精微笑着点头。
  
  john就要转身离去,阿精忽然叫住他,『john,你是真的回来了吧?不会再走吧?』
  
  『嗯,我会在你身边的。』
  
  『晚安。』阿精抱了他一下,这是纯属的朋友间的拥抱。
  
  
  夜色深沉。
  
  john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地,他停了下来。
  
  他感觉有人在靠近他,而且还带着杀气。
  
  他笑了笑,『既然来了,为何又要躲藏?』
  
  『韩诺…好久不见。』
  
  john说。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