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在雨天相遇吧!

鼠苑文之——《在雨天相遇吧》


  

  ooc有,随心一篇。

  


  【1】
  
  
NO.6新来了一个乐团。

  

  这几天NO.6的人都在讨论着,讨论他们的音乐是如何的好听,那个主唱是多么的迷人。

  

  借狗人这几天也正好住在NO.6,走在大街上,她看着周围的那些花季的少女们三三两两的在说着关于那个乐团的事忍不住嗤笑一声,想不到NO.6的人也会对音乐感兴趣。

  

  嘛,不过……有紫苑那样的市长,NO.6的人喜欢音乐也就不奇怪了。

  

  快步赶往紫苑家,给她开门的是火蓝。「火蓝阿姨……」借狗人有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

  

  「借狗人来了啊。」火蓝把借狗人请进来,又告诉她紫苑就在楼上。
借狗人走到紫苑的房间时,紫苑站在大开的窗户面前正在发呆,完全没有发现借狗人的脚步声。

  

  「紫苑……」借狗人叫他。

  

  紫苑回过神来看见借狗人倒也没有多惊讶,而是笑了一下对着借狗人说道,「借狗人,你知道吗?NO.6里新来的那个乐团里的主唱说认识一个叫做『伊夫』的人,你说会不会是……?」紫苑的眼睛闪闪发亮,透着一种叫做『渴望』的光。

  

  「你疯了!」借狗人说道,这么多年紫苑还是没有长进,只要一碰到关于老鼠的事他就会脑筋不清醒。「你打算抛下整个NO.6然后跟着一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去万里之遥的NO.4吗?」

  

  「所以……我才拜托借狗人你,调查那个人的底细啊……」紫苑和借狗人面对面,借狗人的脸上透露出的是完全的不理解,以及嘲笑,嘲笑他的天真。

  

  就像那时候在西区一样。

  

  可那是老鼠,紫苑不可能看着这个活生生地机会从他的眼前溜走,那感觉……就像他又一次地失去了老鼠一样。

  

  他不能忍受。

  

  绝对不能。

  

 「我要去,借狗人。」紫苑说道,「无论多么危险,我都要试一次。」
  


  「我就知道我劝不了你……」紫苑这个人很复杂,虽然善良,但有时候太执拗了,尤其是对那个叫老鼠的人。

  

  简直就是已经变成了执念吧?真是的,想不通那个狡猾又冷酷的老鼠到底哪里好,让紫苑如此惦记!

  

  「我陪你一起去。」好歹她也是在西区长大的人,说到防身之术什么的可比紫苑这个呆子好多了。

  

  「啊咧?!真的吗!」紫苑显然没料到借狗人会这样做。
  

  「先别高兴的太早,紫苑……你真的能舍下NO.6吗?」正在紫苑暗自感谢借狗人的时候,借狗人的一句话打断了紫苑的思绪。

 

紫苑迟疑了。

  

  【2】

 

紫苑记得,老鼠也问过他类似的问题,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啊,这些都不再重要。

 

老鼠临走之前对他的嘱托言犹在耳,他说:「紫苑,不要逃避,这里有你的战斗,有你必须完成的工作,不能逃避。」

 

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的建设着这个都市,为的就是有一天当老鼠回来之时告诉他,你看,我并没有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紫苑,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清楚,等你考虑清楚之时再到西区来找我。」借狗人看着紫苑,紫苑红色的眼眸里倒映着她的影子。

 

紫苑重重地点了下头。

 

借狗人就走了,当然,临走时带走了一些火蓝做的面包。

 

【3】

 

紫苑送走了借狗人。

 

走在回家的街道上,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个乐团的所在地。那个乐团的主唱见紫苑来了,很是熟练的过来打了声招呼,「考虑得如何?」

 

紫苑说了声「抱歉」。

 

主唱了然,拍了拍紫苑的肩头说:「没关系,因为如果是我的话,也不会为了陌生人的一句话就随意的跟着别人走,你做得很对,年轻人。」紫苑笑,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有了责任时,便没有了自由。

 

丹尼尔在NO.6的演出完毕之后,便离开了NO.6。

 

紫苑又一次的失去了老鼠的消息,那一天,紫苑伏在桌前哭了很久很久。

 

风从大开的窗外吹进来,一如之前的每一天。

 

【4】

 

 入秋以来,天气逐渐地凉了。最近这几天更是连连阴雨,让人无限烦扰。

今晚,紫苑意外地睡不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里。

 

「吱吱吱!」平时很早睡的月夜,今天夜里也格外的精神。

 

 

「怎么不睡?」紫苑问道,月夜又吱吱吱地叫了一番,也亏紫苑有和老鼠们沟通的能力,「想听故事?」

 

小老鼠表示赞同。月夜想听《罗密欧与茱丽叶》,可是这本书前几天紫苑刚刚拿回地下室放着。

 

 

 

紫苑摸摸月夜的小身子,没办法,他对月夜一向是很宠溺的,几乎是有求必应。「那你要等我一会哦。」然后起身换衣服,准备去西区的地下室。

 

啊,或许也有点自己的原因。紫苑想出去透透气。

 

这里太闷,太压抑。

 

紫苑在雨中奔跑着,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到了脖子里,还有的,流到他的眼睛里。可他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奔跑着。

 

心中好像有个声音在说:「快了,就快了!」好像他是为了跑到什么人身边一样。他要跑去哪呢?

 

对了,老鼠。

 

他要到老鼠的身边去,以往都是老鼠来到自己的身边,那他为什么不能到老鼠的身边去呢?况且,老鼠根本没在多远的地方不是吗?他就在NO.4而已。

 

一直向前跑着,没有方向和目的。

 

老鼠,告诉我,这样一直跑着,可以跑到有你的地方吗?

 

可以的吧……

 

【5】

 

紫苑由于淋了雨,所以发起了高烧,住进了医院。因此,没办法去上班了。

 

脑袋混沌着,耳边传来的声音很多,很杂。似乎有人在吵架。

 

 

 

紫苑等了那么久,到头来还是他的错了吗?

 

是借狗人,她在跟谁吵架?

 

我可没叫他大半夜跑到外面去淋雨。

 

这声音好熟悉。

 

紫苑的脑袋混沌着,但仍然在分辨着这个声音,像是抓住了什么线索。

 

老鼠!

 

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看个究竟,可眼皮却越发地沉重了。再次地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

 

紫苑醒来的时候看见老鼠坐在床边,一时竟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只笑了起来,说了一句,又梦见你了啊。老鼠一愣,把本来要揶揄他的话咽了回去,只充满怜爱的揉了揉紫苑的头发。

 

紫苑感受到传来的双手的触感,先是一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欢迎回来,老鼠。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

 

后记

 

老鼠回来之后便住在了紫苑的家里,紫苑对这件事当然是乐意到不行。

 

“老鼠。”紫苑恳求着老鼠跟他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十分的简单,简单到老鼠都不愿参与这无聊的事情。

 

这个游戏是,让老鼠和紫苑隔开一段距离,然后老鼠原地不动,紫苑向老鼠走过来。

 

陛下真是小孩子心性。

 

老鼠对此这么评价。

 

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紫苑,老鼠觉得答应陪他玩这个游戏的自己肯定是疯了。紫苑跑了过来,将老鼠抱住。脸蹭在他的颈窝。

 

好温暖。

 

紫苑想着。

 

你看,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向你奔来。

 

抓到你了,老鼠。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