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20160907紫苑生贺—— 《有思念之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   

  
  紫苑生贺之——《有思念之人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归处》
  
  注:★表示引用,本文引用皆出自《小王子》。ooc有,文笔渣。
  

   当一个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会格外喜欢看日落。 ★
  
  时间:2020年 地点:NO.6
  
  9月7日,紫苑的生日。
  
  走出「月亮的露珠」时,天还没有黑。天上的夕阳,美得炫目。
  
  本来不应该这么早就下班的,但是委员会里的其他人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应该提前回家和母亲庆祝。
  
  「真是的……」这种招数,他们每年都会用一次,到今年已经是第三次了吧?
  
  
  紫苑在街上走着,看着街上的人来来去去,或形单影只,或结伴成行。 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寂寞……
  
  想念他,想念老鼠,想念那个人。
  
  每年的生日都想有他陪在身边,但是哪一次也没有成真。
  
  
  街角新开了一家咖啡店。
  
  紫苑闲暇之时会去喝杯咖啡,虽然比起咖啡的苦涩他更喜欢热可可的温暖,但是不得不说咖啡能够让人清醒,也能让人暂时忘记痛苦。
  
  反正时间还早,不如先去坐坐。
  
  咖啡店里空无一人。
  
  紫苑随便挑了个位置坐,要了一杯咖啡,看着窗外。
  
  「你的眼睛里有思念。」咖啡店的店长,一个老爷爷。
  
     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紫苑的对面。
  
  「啊……是吗?」紫苑有一种心事被窥探的不安感。
  
  「他不在你身边吗?」老爷爷问道。
  
  紫苑的手倏然紧握,过了半天才说道,「是的……他离开了,不过他会回来的!」
  
  
  一定会的。
  
  「既然如此笃定的话,就没有必要伤心啊。你要相信,你思念之人也是必然在思念你。」
  
  你思念之人也是必然在思念你?
  
  会吗?老鼠会想念他吗?
  
  
  记忆很恍惚,仿佛又回到了那间地下室。紫苑在他面前倒下。
  
  他的皮肤上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斑点,他的眼睛开始无神,细腻的皮肤也开始变皱。
  
  ——嗡嗡嗡。
  
  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紫苑的牙齿开始掉落。
  
  ——有什么东西在啃食紫苑?
  
  「紫苑!」
  
  老鼠惊醒。
  
  那种要失去紫苑的恐惧还在心头围绕,「吱吱吱!」小老鼠担心的叫声让他找回了点思绪。
  
  他刚才是梦到了……紫苑吧?
  
  『你会被击垮。』记忆中他说给紫苑的话,现在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啊……被那些回忆和思念击垮吗?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思念?他在思念紫苑吗?
  
  啊,或许吧。
  
 
  老鼠再也没了睡意,起身。走出屋子。映入眼帘的是远处的山和漫天的星星,这里是NO.4,离NO.6万里之遥的NO.4。
  
  已经好几年没有再回到NO.6 了,听说那家伙把NO.6治理的不错。
  
  「这是……离别之吻吗。」记忆中的紫苑,傻傻地抚摸着唇问着。
  
  其实那时候的吻是作为一种给紫苑的安抚,为了让他能老实的留下来建设NO.6才那样做的……当然,也有一点点自己的私心。
  
  后来老鼠便踏上了旅途,他是个旅人,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停留。
  
  除了……
  
  思念。
  
 过多的思念会压垮一个人,他深知这个道理。
  
  叹了口气,回到屋子里,克拉巴特一直「吱吱吱」的叫着。
  
  将克拉巴特调试好,小老鼠的身体里便传出了紫苑的声音,其实这三只老鼠都可以监听到彼此,但是这个功能紫苑不知道。
  
  紫苑的声音缓缓传来。
  
  紫苑有个怪癖,这也是老鼠偶然发现的,他喜欢对着月夜说话,说什么呢?多半是些日常。
  
  「老鼠……」紫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醉意。
  喝酒了?
  
  老鼠的眸子暗了暗,紫苑是不能喝酒的。
  
  「今天,是我的生日……」紫苑说。
  
  老鼠愣了一下。
  
 「你为什么没有来……」紫苑说着,已经有点要哭的意思。
  
  啊喂,别哭啊。紫苑!
  
  老鼠真的不明白,紫苑怎么还像他们分别时那般爱哭,像个女孩子。
  
  「…愿望…回来…」紫苑断断续续地说着,过了一会那边就没声音了,大概是睡过去了。
  
   「愚蠢的陛下。」老鼠说道,脸上却不见嫌恶。
  
   一个星期后,NO.6。
  
  
  
  老鼠站在紫苑家门前,正在踌躇着要不要进去。
  
  火蓝发现了这个孩子,他有一头蓝色的长发,和一双漂亮的灰色眼眸。
  
  「那个……有事吗?」火蓝问。
  
  「我……找紫苑。」老鼠抿了抿唇,才说道。
  
  「你…你是老鼠?」火蓝猜测着说了出来。
  
  老鼠点头。
  
  火蓝知道在西区的时候是那个叫做「老鼠」的孩子,救了紫苑。也是他给自己带来了紫苑生的消息,她对老鼠一直是感激的。
  
  「那个,紫苑不在这里。」火蓝说道,「他在西区,就是你们以前住的地方。他一直住在那里。」
  
  西区?地下室吗?
  
  老鼠皱眉,这还真是只有紫苑才会做出来的傻事啊。
  
  向火蓝道了声谢,然后赶往西区。
  
  西区相对于以前已经大变样,只有那间地下室还存在着,看上去显得格格不入。
  
  推门进入,这里还是老样子,连摆设都没有挪过位。
  
  锅里炖着汤,紫苑的读书声传来。
  
  “一天,我看见过四十三次日落。”
  过一会儿,你又说: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一天四十三次,你怎么会这么苦闷?”
  小王子没有回答。 ★
  
  「吱吱吱——」这是月夜的声音。
  
  其它两只小老鼠像是有心灵感应般地也跟着叫起来
  
  「吱吱吱」。
  
  
  接着,便是书本掉落的声音,紫苑冲出来,看见了光和希望。
  
  老鼠走到紫苑面前,抬起他的下颚。
  
      熟悉又炙热的深吻。
  
  「重逢之吻,我的陛下。」
  
  
    紫苑闭上眼睛。
  
  因为是心甘情愿地沉溺,即使死亡也无须被拯救。 ★
  
  END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