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鼠苑小段子2


  《生病而来的幻梦》cp:鼠苑
  
  西区的冬天总是残酷的。
  
  物质资源极度匮乏的西区人民甚至连生病的资格都没有。在西区,生病了就等于死亡。
  
  “唔,好冷。”紫苑说着。他不停地向自己的手心哈气,希望能汲取一些温度,可是没用。北风仍在刮着,紫苑的脸就像被刀割一样。
  .
  他现在要去借狗人的饭店去帮他洗狗,作为回报,借狗人会给他一些食物。
  
  ——虽然那些食物多是发霉的面包或者是烂掉的水果什么的。
  
  紫苑这样想着,加快了脚步。
  
  “借狗人,早上好。”紫苑见到借狗人热情的打招呼,脸上带着雀跃的神情。
  
  借狗人看着眼前这个白发红瞳的少年,他的脸上居然带着笑。
  
  从no.6来到这个充斥着贫穷和饥饿的西区,每天做着帮自己洗狗的工作,拿着坏掉的而且根本填不饱肚子的食物,居然还在笑。
  
  借狗人摇摇头,他弄不懂紫苑。更弄不懂把这样天真的紫苑留在身边的老鼠。
  
  “真是奇怪的人。”他嘟囔着,然后吩咐紫苑要把这里所有的狗都洗干净。
  
  “是。”紫苑回答。
  
  带上工作手套开始一只一只的洗刷,紫苑洗得很慢,他认为既然是要租给客人暖身子的狗就要洗得干净一些。
  
  对此,借狗人不置可否。
  
  等紫苑把所有的狗都洗完的时候,早已过了中午,借狗人看他这么辛苦,把一块发霉的面包递到他手上,“吃吧。”
  
  “是,谢谢。”紫苑说道。
  
  刚要吃,却打了一个喷嚏。
  
  “真是的。”紫苑不好意思地笑笑,揉了揉鼻头。
  
  “真是个麻烦啊,真想不通老鼠那家伙怎么会把你这样的人留在身边。” 借狗人坐在瓦砾堆上,嘴角带着嗤笑。
  
  “紫苑,你知道到了冬天西区的人谁最开心吗?”
  
  紫苑看向借狗人,脸上全是不解。
  
  “是那些处理人。”借狗人笑笑,“西区的冬天总会死很多人。”
  
  “老人,孩子,几天没吃饭而倒在路边,断了气。这时候路边的商家就会自认倒霉的付钱给那些处理人,让他们把那些尸体弄走。”
  
  紫苑这才明白,在西区,连生病都是不被允许的。“”放心啦!我是不会生病的!”紫苑笑。
  
  绝对不能给老鼠添麻烦,不可以。
  
  紫苑抿了抿唇。
  
 
  越不想让它发生的事情越是会发生。
  
  紫苑生病了。
  
     感冒引起的高烧。
  
  “妈妈……”紫苑昏睡着,嘴里呢喃着。
  
  老鼠看着发着高烧的紫苑,脸都烧红了。看样子非常痛苦。
  
  可是在这西区,不要说是退烧药了,就连一块像样的可以放在头上的毛巾都没有。
  
  “吱吱。”三只小老鼠都在床上陪着紫苑,老鼠端来温热的水,扶起紫苑给他一口一口的喂下。
  
  甘甜的水流过干涩的喉咙,就好像得到了救赎一样。
  
  好喝,好好喝。紫苑想着。
  
    费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老鼠……你回来了啊。”
  
  老鼠……又救了他啊。
  
    这样想着,就又昏睡过去了。
  
  “紫苑?”
  
  “紫苑!”
  
  老鼠的声音渐渐地淡去。
  
  老鼠,老鼠,老鼠。
  
  紫苑念着。
  
  曾经多少个日夜,他站在窗前,在红色的夕阳下,念着他的名字。
  
  老鼠。
  
  
  
  “紫苑……” 好熟悉,这又是谁的声音。紫苑的脑袋一片混沌,他分不清那是谁。
  
  紫苑。
  
  紫苑!
  
  声音一声大过一声。
  
    他听清楚了,是妈妈的声音。
  
  睁开眼,果然是妈妈。
  
  可是……妈妈怎么会出现在西区呢,她不是应该在no.6的下城吗?
  
  还有老鼠呢?怎么没见他?
  
  “妈妈……” 他试着叫了叫。
  
  “太好了!”火蓝握住他的手,“紫苑……你终于醒了。”
  
  紫苑感受到握住他的那只手,是温热的。是真的!是真的妈妈啊。
  
  他想起来了,他前几天因为工作太过疲累,所以才病倒住进了医院。
  
  那么说……原来老鼠才是他的梦啊。
  
  紫苑安慰了火蓝一会儿,火蓝也劝他,工作不要太拼命。紫苑苦笑了一下,如果不努力工作……怎么压抑那些绵长的思念呢?
  
  “知道了,妈妈。”紫苑说,他不想妈妈太担心。
  
  火蓝看着紫苑,摸了摸他的头。
  
  
  紫苑笑了笑。
  
    现在是春天了,窗外的樱花都开了。
  
  樱花的花语是…… 等你回来。
  
  
  ——end——
  

  

  
  
  
  
  
  
  
  
  
  
  .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