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11

  屏退了弥赛亚,造物主的心情好了些许。“进来吧——”顿了顿,他又召唤了在殿外等候多时的加百列。
  
  加百列吐了口气,抱紧了自己胸前的报告,慢慢地走入大圣堂。 “吾神——”加百列单跪下行礼,而后站起,目视圣光。
  
  圣光后面的神祇开口:“加百列,你来大圣堂何事?”
  
  加百列将自己的报告递出,圣光后的神灵手指微动,那报告便飞入圣光之内,神灵的目光瞬间阅过所有,耳边是加百列清雅地声音:“昨日,又有大量普通天使堕天,虽然是天使,大天使等的下三级,但数量不容小觑。
  
  加百列顿了顿,然后才开口,声音也变得有些试探起来——“吾神,您看是不是,修改天使守则,加重一下对于天使堕天的惩罚?”
  
  圣光之后神祇问,声音不冷不热:“现在,对于天使堕天的惩罚是怎样的?”
  
  “对于羽翼污染程度百分之百的天使,自然是粉碎心核。其余地,按照污染程度和堕天天数处理。”加百列颔首,回答道。
  
  “即是如此,他们依然想要堕天?加百列——”神灵的声音沉了沉:“你们就没有想过原因吗?”
  
 光听这声音就让加百列额间冒出冷汗了:“请吾神明示——”拜托了!让她死个痛快吧!
  
  “加百列,你身为天使长,也不可不了解基层天使的心。不如趁此机会走访走访——”
  
  加百列望向圣光,半晌,她躬身称是。
  
  加百列走出大圣堂,叹了口气。神灵的建议虽好……只是现在天堂的人员本身就不够,她若再“深入基层”,恐怕就更难过了。
  
  加百列按下传送阵,离开了第九层天堂。
  
  这边的弥赛亚已经到了第八层,梅塔特隆的办公室。门口的侍卫——主天使向他行礼:“圣子殿下。”
  
  弥赛亚湖绿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高傲:“通报梅塔特隆,我奉吾神之命来找他。”
  
  门口的侍卫称是,急忙进去通报。
  
  剩下的一个侍卫为这位不常来访的殿下开启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进门去,还未走几步便到了办公室前面的会客厅,一般只供炽天使们来访时使用。 因此布置的比较随意。
  
  米白色的主调给这位智天使长的办公室增加了几分柔和,弥赛亚随便寻了一个沙发坐下,在沙发上的前面有一个小小的圆形台子,也同样是米白色的。
  
  在台子上的花瓶里放了几株修剪地刚刚好的还带有露水的白蔷薇花。
  
  弥赛亚伸手想去触摸蔷薇花的花瓣儿,却被来人的声音打破,来人正是梅塔特隆——他穿着藏青色的智天使长服饰,一头被他玫瑰色的发丝束在后面。在看见圣子弥赛亚来访以后,湛蓝色的眸子难得地露出些疑惑来,而后很快地这疑惑就被标准化的微笑所替代。
  
  他向弥赛亚行了微微躬身的礼,走近与弥赛亚对立的一个沙发边,也坐下来了。梅塔特隆唇边笑意未减,询问道:“圣子殿下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要知道他刚才还在听属下报导耶路撒冷的情况,转眼就听门口的侍卫来报,弥赛亚来了,天知道他现在的心有多么不爽,可是面对这位“特殊”的殿下。
  
  他又不得不扬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待,只盼望这位殿下说完事情以后能够赶紧走。
  
  弥赛亚也知道梅塔特隆有多么不喜欢自己,若非父神的命令——他也不想踏足智天使长的办公室,他沉了声:“父神让你教导我,天堂与地狱的交涉礼仪——”一如既往地冷冰冰。
  
  梅塔特隆脸上的笑意碎裂!
  
  “什么——?”
  
  看到梅塔特隆的样子,难得地弥赛亚的心情也好了些许:“米迦勒没告诉你嘛?他把交涉之日提前在三个月后了,父神已同意让我去了,只是我不太懂这方面的事情,所以父神叫我来请教你——”
  
  “…… ”
  
  “接下来的三个月,我每天都会准时到这里来的。”
  
  “……”梅塔特隆再度扬起僵硬的笑意,几乎是咬碎了自己的一口白牙才吐出几个字,“好啊……欢迎圣子殿下。”
  
  弥赛亚见此,心情更好了。他起身,梅塔特隆也跟着起身。
  
  “那么,明天见了。”
  
  梅塔特隆行了恭送礼,“明天见,圣子殿下。”与他的喜悦不同,梅塔特隆的声音沉静的就像一潭死水。
  
  在确定弥赛亚离开八重天之后,梅塔特隆几乎咬牙切齿地逢人就问:“米迦勒在哪儿?”
  
  米—迦—勒!
  
  
  米迦勒老早就已经写完信了,并将信送了出去。但是地狱与天堂之间的通信是比较慢的,因此这封信到地狱的时候,路西法已经沉入无底深渊的黑水里进行本源融合了。
  
  收到信的是别西卜。
  
  他头疼地看着米迦勒的字,依旧是高阶天使语言和低阶天使语言混用——
  
  “这这这……这写得什么啊!”别西卜把这信拿去给阿斯蒙蒂斯看了,阿斯蒙蒂斯在天堂时和米迦勒玩得很好,所以到现在还时常怨恨米迦勒,为什么当时没有和他一起堕天。
  
  阿斯蒙蒂斯的红眸在接触那信的一刹那,就懂了内容,他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三月之后,交涉之日。人员:圣子弥赛亚,能天使雅威。”
  
  后面的那个能天使雅威,由于他们都不认识。所以自然而然地忽略了,别西卜和阿斯蒙蒂斯的注意力都共同地放在弥赛亚身上。
  
  没什么,因为这是他们仇视的人。 过去的耻辱——虽已过了百年千年,他们仍没忘记,只是弥赛亚的名字会出现在交涉人员上,还是让他们比较吃惊。
  
  “米迦勒怎么搞的?”别西卜一脸雾水。
  
  怎么派了弥赛亚来?这是不嫌弃事儿大咋的。
  
  阿斯蒙蒂斯一双红眸眯起:“我早说他是个叛徒!”
  
  “现在怎么办?陛下在进行本源融合,不能被打扰……可是,这事若不告诉陛下——恐怕事情会更大。”别西卜皱起眉头,愁苦地说。
  
  “现在告诉他干什么,告诉他他就能出来了?”被无底深渊拉去本源融合,没个几个月能出来?阿斯蒙蒂斯攥紧信纸,“我去找萨麦尔去,你记得别告诉那两个小的,年纪小嘴把不住风……”
  
  别西卜点头,神色凝重地走出阿斯蒙蒂斯的宫殿。
  
  今日,天堂地狱都不好过。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