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10

交涉之日要来了,雅威美滋滋地去见路西了。

“路西,吾好想你啊。”

“滚。”

——————————————

           天堂的第四重天,是天堂一个比较特殊的地带,来到这里,你一眼见到的便是那遍地的黄土与随处可见的巨石,以及那迎面而来的风沙。
  
  因着这里环境恶劣,所以人迹罕至。只有第四重天名义上的主人加百列,才会偶尔来看看。
  
  看看那天使监狱的守卫者——除神之外最尊贵的圣子殿下。
  
  天使监狱坐落在四重天的北部,是一座深红色灯塔形状的建筑,监狱一共分为九层,供各种不同阶级的天使“居住”。这监狱的守卫者便是上帝与人类女人之子——弥赛亚。
  
  又称耶稣。
  
  他冷面无情,少言寡语。
  
  一双湖绿色的幽瞳似乎怎么也起不了波澜,他深知他与其他炽天使不一样。
  
  ——炽天使虽然是天使之中最高贵的一个品阶,但是他们有四个人,闲时可以一起品茶一起聊天。
  
  但他不一样,弥赛亚觉得自己似乎从出生以来,就是孤独的,他融入不进炽天使的圈子,其余品阶的天使就更不用谈了。
  
  他几乎可以算是没有什么朋友,但是安慰自己——这没有什么,有得必有失,他是高贵的圣子,上帝的亲生儿子。
  
  他得到了那些炽天使从没有过的殊荣——他住在大圣堂。
  
  陪伴着御座上的神灵,虽然隔着一层圣光,但是他已觉满足。
  
  后来——
  
  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因为弥赛亚发现他的父神……并不像他自己想象地那般的喜欢他。
  
  他的眼睛多数的时候都看向世界,看着世界的时候,他可以很久很久不眨眼。
  
  那个时候,弥赛亚就站在神灵的御座下方一言不发。
  
  上帝是他的父神,亦是世界的神;世界属于他……他也属于世界。
  
  至少吧,他安慰自己—— 又一次地安慰自己。至少没有人可以独占他的目光,这样就可以了。
  
  但是很快地弥赛亚发现——他又错了:上帝也有不看世界的时候;在那儿可以被称作为“休息”的空档,他把目光投给地狱。
  
  投给地狱的深坑,那里有一位最美丽的却正在被黑暗之力腐蚀的天使。
  
  上帝会叫他:
  
  “路西。”
  
  这个名字他听到过,在大圣堂居住的这些日子,他的造物主十次有八次都把他的名字叫错。
  
  再后来——
  
  那位被上帝打落的天使,开启了地狱和天堂之间规模最大也是最荒唐的一次战争——
  
  他从无底深渊爬了上来——用憎恨的语气叫着上帝之名:耶和华。
  
  天空被他的怨气以及被他屠杀了的天使的血液染成了厚重的黑红色,直直地压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上,身上。
  
  从无底深渊爬出来的魔王的脸庞依然俊美地叫人移不开眼睛。
  
  ——连无底深渊也不愿意毁了他的美貌,他笑得蛊惑人心,声音更是魅惑地犹如海中歌唱的女妖:
  
  他说,我叫路西法。
  
      路西——
  
   法。
  
  路西法展开他的六翼,虽然已不是圣洁的白色,也没有圣光的加持,但是依然精致得令人发指,每一根羽毛都像用最上好的,浓厚的黑墨染就的一样,没有一丝瑕疵。
  
  那巨大的黑色翅膀,遮盖住了半边天空,他居于那其中,高傲地看着另一旁的天使们,有些玩笑地说:“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见了我——都无需下跪了?”傲视天下,俯瞰众生,路西法轻蔑地笑着,笑意却没有意思达到眼底。
  
  
  那眼神,那语气。
  
     果真是担得起傲慢之名了。
  
  上帝,你说我傲慢——
  
  我便傲慢给你看,你看见了吗?你满意了吗?
  
  那些中、低阶天使听了这句话,居然都颤抖着双腿下跪,掩面而哭!
  
  殿下!
  
  他们高贵的路西菲尔殿下啊!
  
  本来应该永远在天国驻守,保护着,带领着他们攻打地狱的路西菲尔殿下。
  
  现在,居然成了地狱那边的人!
  
  都是因为上帝——因为上帝无端冒出来的人之子!
  
  谦逊的,敬仰着神灵的路西菲尔,居然被上帝打落!堕入深渊……四十九日。
  
  这个半路出来的“神之子”凭什么凌驾于天使之上,让高贵的炽天使长下跪啊!
  
   “我愿意效忠路西菲尔殿下永生永世!”不知是哪个天使开了头,大声地喊道。
  
  在没有开打的战场,在四位炽天使主帅的注视之下——
  
  在圣子弥赛亚的极力阻止之下——
  
  那一大片本来应该帮助天堂作战的天使们“刷刷刷”地跪倒了一片。
  
  将右手放于左胸的心核之位,向地狱的魔王宣誓着自己的忠诚!
  
  “我愿意效忠路西菲尔殿下永生永世!”
  
  “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
  
  ……
  
  “来吧——”从无底深渊爬出来的路西法,伸出他藏于黑袍后面的手,那只手,洁白如玉,“如果要效忠于我,就来吧——”
  
  殿下!
  
  被呼唤的天使们,仿佛通通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境地。 只知道以前疯狂崇拜着的天国副君,他们这一生本来只能够抬头观望的那个人,向自己伸出了手。
  
  那次的战争,天堂死伤严重,甚至连一重天都丢了!
  
  最后还是米迦勒出场手持红色的十字剑,单挑了萨麦尔别西卜等地狱主帅,才把一重天夺回来。
  
  最后他甚至独自对战路西法。
  
  “你好啊,我的炽天使副——”魔王调笑着,丝毫没有在天堂时候的严谨与自持,米迦勒红了眼,别过头去——
  
  弥赛亚清楚看到了他眼里的泪光。
  
  为什么?
  
  为什么?
  
  父神是如此,低阶天使是如此,就连炽天使米迦勒也是如此?
  
  弥赛亚手持圣剑飞向米迦勒的方向,想要帮助他的时候——米迦勒却瞪着他的赤金色眼眸对自己说:“你——你别过来!”
  
  “这是天堂与地狱的战争!只要是天堂的子民,都有资格,处理这个叛徒!”
  
  弥赛亚将手中的圣剑指向了路西法,路西法红瞳微微眯起,折射出一种古怪的光芒:“你还得到了圣剑啊——”他目光向下扯起了嘴角,“还踩着我的狮鹫兽?”
  
  狮鹫兽是天堂特有的一种动物,长有翅膀,虽然天使本来自己就有翅膀,可以飞行,但是偶尔地,他们也想尝试一下别的方式代行。
  
  ——狮鹫兽就是一种,其中以路西菲尔养在伊甸园的白色狮鹫兽为尊,因为世界上仅有一只。
  
  是他的爱宠。
  
  是上帝赐予的,他仅有的。
  
  现在——
  
     什么都没了。
  
  米迦勒一拍脸,大有一种“大势已去”的颓败感,让你别来你不听,这下完了!
  
  “来吧,让我看看圣子的力量吧,你最好,踩好你的狮鹫兽。千万别踩空了,摔下去——”
  
  路西法赤着一双手,对战米迦勒和弥赛亚,他刚从无底深渊爬上来,虽然已经经历了整整四十九天的折磨,但是创世庆典的屈辱似乎还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
  
  恨——成为了路西法的力量。
  
  恨米迦勒,恨加百列、恨拉斐尔、恨梅塔特隆——恨所有背叛他的一切。
  
  撒旦周身释放出可怖的黑暗之力,他收起羽翼,翻身而上,踩在了弥赛亚的剑尖!弥赛亚举着剑想要抽离,但路西法的一只脚已经施加了千斤之力,不,万斤之力。
  
  ——那是他全部的恨。
  
   他踩着剑尖向弥赛亚的下颚踢去——
  
  千钧一发之际,路西法却觉得胸口一阵钝痛传来——低头,是米迦勒的剑。
  
  刺在他的右胸,剑穿透了撒旦的胸膛!流出一滴又一滴属于堕天使的黑色的血,落在米迦勒红色的剑身上,犹如撒旦之泪。
  
  “米—迦—勒。”撒旦笑得凄凉,“你变聪明了,知道与人合作了。不像以前,打仗的时候总是躲到后面去。”
  
  米迦勒凝噎,看着剑,那剑就插在路西法的右胸。
  
  很久之前,上帝将这把剑赐给他,是要他斩杀恶魔,如今——
  
  他却……
  
    米迦勒闭上眼睛,一滴眼泪轻轻地落在了他炽天使副的制服上。
  
  在米迦勒神伤之际,弥赛亚汇集了全部的力量向撒旦攻去,路西法本来就受了伤,这一下又太猝不及防,撒旦被打出一个踉跄来,身体也跟着震荡了好几下。
  
  撒旦再一次伸出翅膀,阻止了摔落之势。
  
  摔落一次,就够了。
  
  他拔出剑来,带着自己黑色的血,不过那血很快就消弭在浓郁的光明之力之下,发出“滋滋”地声响,犹如落于烤盘上的肉。
  
  他将剑用力掷下九空,仇恨的眼神扫过米迦勒和弥赛亚两人。
  
  “这一战,我输了!” 撒旦转身离开。
  
  “收兵!”路西法的声音震慑了天堂,所有在作战的恶魔,天使。都通通地停住了!
  
  撒旦的身影飞向无底深渊,萨麦尔,别西卜,阿斯蒙蒂斯等已经堕落的炽天使也紧随其后。
  
  他们的身后跟随着刚才在战场之上宣誓着“效忠于路西菲尔殿下的天使”
  
  —— 那是天堂三分之一的战力。
  
  
  
  此战,虽然天堂损失惨重,但终究是赢了。米迦勒受首功,封炽天使长。被赐予权杖与制服,这本来是无上荣耀的事,但是米迦勒并不高兴。
  
  握着镶满宝石的权杖的手柄,米迦勒神色淡淡:“谢谢吾神——”似乎连回应也是淡的,淡得如烟。仿佛一吹即散。
  
  在那之后,天堂花了一段时间修改历史书——关于路西菲尔历史的一切被删去,一些历史则被篡改。
  
  天堂的第一任炽天使长变成了米迦勒,神之骄子变成了弥赛亚。
  
  “路西菲尔”成了禁词。
  
  新生的天使只知道这世界上有个叫“路西法”的可恶魔王,而上帝总有一天会消灭他。
  
  
  天堂的堕天率越来越高,没办法的,神灵创造了天使监狱。将自己的爱子变成了监狱守卫者。
  
  只是守卫者,而不是主人。四重天真正的主人是加百列。
  
  很多人都猜测,弥赛亚殿下是不是失宠了?
  
  不,他仍是圣子。
  
  只是,他的父神——高贵到不可攀的造物主,好似将他遗忘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了。
  
  弥赛亚依靠在天使监狱深红色的墙壁上,鹅黄色的发丝被墙壁的灰尘与掉落下来的碎屑染脏,只有四重天才有的携着沙石的风向他吹来——
  
  湖绿色的眼睛无悲无喜。
  
  若没有神的传召,一般人不得进入大圣堂。
  
  圣子当然不是一般人, 他虽不可以随意地进入大圣堂,但是那里……他也是去得了的。只是,他期盼着上帝传召他。
  
  那代表——至少他的父神,心里还是有一刻的时间想起过他。
  
  天使监狱里,受刑的天使在哀哭。一声一声地却都到达不了弥赛亚的心里。
  
  他们都是活该,谁叫他们背叛上帝,去投靠路西法?那个被父神亲自定下罪的天使,即使他再好,那也是被抛弃的!
  
  路西菲尔——
  
  你已经堕天了,为何还阴魂不散?
  
  为什么父神还是叫着你的名字?
  
  为什么——
  
  明明我才是他的儿子,我才是他的亲生子——
  
  弥赛亚心情不好,便拿四重天随处可见的橘黄色巨石撒气,手掌蕴含力量,然后击碎——看着石头的碎块崩得到处都是,他心里感到莫名地舒畅。

  
  
  “弥赛亚,到大圣堂来见吾。”
  
  神灵突兀的声音出现在四重天。
  
  弥赛亚闻言,双腿颤抖着跪了下去,他等了几百年的一句话啊!
  
  “是,父神。”
  
  弥赛亚以最快的速度跑去了九重天的大圣堂。
  
  在他到来之际,大圣堂的门为他徐徐打开,神灵的声音出现。
  
  “弥赛亚,进来。”
  
  弥赛亚亦步亦趋地走进大圣堂的前殿,在他来到天国之初,他还曾住在这里。
  
  弥赛亚看向御座上的神灵,耶和华没用圣光遮挡,银发垂地,金瞳森然!
  
  一身毫无任何装饰的白袍穿在身上,都让他比曾经的三界第一美人路西菲尔还要美!
  
  弥赛亚呼吸一窒,有点不确定地叫道:“父神?”耶和华应答:“吾如今是雅威……”
  
  “是……”弥赛亚颔首,都不问“雅威”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只要是父神说的,就是对的。
  
  “请问父神传唤我来,有什么事吗?”弥赛亚上前一步,将那容颜看得更加清楚了。
  
  “米迦勒将这次的交涉之日提在三个月之后了,吾委派你去……”
  
  天堂与地狱的交涉之日?
  
  弥赛亚皱眉:“可是父神,我从来没有插手过这类事情……”
  
  御座上的银发神祇说道:“吾会让梅塔教你,等一会儿你便去第八重天找他。”
  
  “是。”弥赛亚说,“只是……只有我一个人吗?”
  
  神灵顿了顿:“……还有雅威。”
  
  雅威?弥赛亚闻言震惊,“您是说您要陪我一起去?”
  
  不!神灵膝盖上的创世之书说:他是想去地狱找路西菲尔!可惜被不悦的神灵给压了下来。
  
  说真话总倒霉。
  
  “弥赛亚你要记住,当吾用这个模样面对你时,吾便是能天使雅威,而不是上帝。”话虽这么说,但是这副威严的表情也太让人轻松不起来了吧?
  
  “好,我知道了,父神。”弥赛亚丧气了,看来神灵找他来是谈公事的。
  
  “好了,弥赛亚……你退下吧,记得去八重天找梅塔。”
  
  弥赛亚退。
  
  与此同时大圣堂之外,响起加百列的声音:“吾神,加百列求见。”
  
  神灵立马弄出圣光来遮罩自己的相貌与身体。
  
  弥赛亚心中暗喜:看来他是第一个见到神灵真容的人。
  
  带着愉悦的心情,他去往第八重天。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