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8

昨天有点事情耽误了没更,雅威马甲要掉了。

————————————

  天堂“失去”了拉斐尔,果然失衡了。虽然只是短暂的,自路西菲尔堕天之后,天堂仅剩四位炽天使加上一位圣子。
  
  大天使长加百列负责一重天至四重天,她是天堂现存的四位炽天使里唯一的一位唯一的一名女性天使。
  
  她现在很烦,看着从第六重天递送来的一沓纸,她的笑容僵在嘴边,提醒着拉斐尔的副官伊利亚:“这里是第四重天——”拉斐尔可以算是她的上司,她怎么能代行他签字?
  
  低头,那一沓纸上赫然写着一排天使的名字——都是堕了天的。后面还标注着,堕天的天数,和羽翼的被污染程度。
  
  伊利亚有些为难:“您也是知道的,我虽然是拉斐尔殿下的副官,但是在处理堕天使的事情上……我一个人是不可能说了算的,所以必须要找到一位天使长跟我一起签字啊。”
  
  加百列清秀的脸此刻有些抽筋,伊利亚这话显而易见是要找个担保。
  
  “你怎么不找梅塔特隆殿下?” 加百列问,顺便地她拿起了那一沓纸粗略翻过,大概计算出了此次堕天的天使等级与数量。
 
   “找了,梅塔特隆殿下在忙耶路撒冷的事。”
  
  “米迦勒殿下呢?”
  
  “找了,吾神召见殿下了……殿下去大圣堂了。”
  
  加百列想起来了:每十年神灵会单独召见一次炽天使长。得,合着就自己一人了呗。
  
  
  百分之百被污染了的天使的名字都是用红字标注的,醒目而刺眼。
  
  加百列用羽毛笔沾着金色的墨水划去他们的姓名。
  
  
  天堂绝不会放任天使随意堕天。
  
  那些抓捕回来的天使,天使长们会根据他们堕天的天数,羽翼的漆黑程度;来判断他们还有没有得救。
  
  实在无可救药的才会被划去姓名扔进天使监狱的最高层,任由弥赛亚处理。
  
   加百列在空白处写上“已初步审核”然后再签上自己的名字。
  
  “先把这些划去名字的天使交给弥赛亚殿下,他会知道怎么做的,剩下的……如果还需要我,请随时过来。”
  
  把文件交还给了伊利亚,伊利亚鞠躬说了声:“谢谢”。然后就风风火火的跑去四重天的天使监狱找弥赛亚了。
  
  见伊利亚走了,加百列一下子就瘫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她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现在的堕天率是越来越高了啊。
  
  加百列等一下还要写一份关于这些堕天使的报告——虽然都是一些低阶天使,但是数量可观,她要写一份详细一点的报告递交给大圣堂的神灵。
  
  现在的天堂绝对处于多事之秋——耶路撒冷的恶魔被放出,大量低阶天使堕天、能天使沉迷地狱的赌场、拉斐尔被关禁闭。
  
  剩下的……由于米迦勒的天天划水,拉斐尔和梅塔特隆除了自己的本职职务外,还要承接米迦勒的职务。而圣子弥赛亚跟炽天使们相看两相厌,随时准备去大圣堂参他们一本。
  
  加百列叹了口气:一千年了,圣子和天使长们也只达到表面的平和而已……幸好他们不用天天见到弥赛亚,不然以米迦勒火爆性子……会不会分分钟被刺激到去堕天?
  
  她不知道,但她有些怅然若失:天堂少了那位殿下之后真的不复从前的平和了。
  
  “早知道当年我就——” 她一回神止住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她知道,神灵的目光无处不在。加百列轻吐了口气,清空了自己的思维开始写报告。
  
  九重天的大圣堂。
  
  现任炽天使长米迦勒服装整洁,面容肃穆地报告着近十年的天堂的状况——上帝每十年会单独召见炽天使长一次。
  
  “目前天堂除炽天使以外,中阶天使和低阶天使都有不同情况的堕天,比起上个纪年……几率整整大了百分之三十四,经过天使监狱的改造,重新信仰造物主的只有…………百分之二。”
  
  越说到后面米迦勒的声音越小,他怕神灵生气,然后斥责他没有带领好天堂,但意外地,神灵没有什么反应。
  
  而是——
  
  “嗯。”许久他听到,圣光后面的神灵轻轻地应答。
  
  创世之书覆于他的膝盖上,安静异常。整个大圣堂只有米迦勒的声音在回荡着。
  
  米迦勒松了口气,继续汇报:“凡间的大天使来报,最近失去了几十个需要引渡进天堂的人类灵魂……据报,全部都是地狱的镰刀恶魔给吃尽的,另……有部分大天使受伤,我已打算将天堂地狱交涉之日提前,不知……神,您意下如何?”
  
  御座之后的神声音沉沉,听不出丝毫起伏:“米迦勒,你已是炽天使长。这种小事情不用向吾汇报,自己决定即可。”
  
  “是。”米迦勒躬身,而后又直起,“我打算把这次的交涉之日定在三个月之后,人员大概会有梅塔特隆以及拉斐尔。”
  
  梅塔特隆?神想着,梅塔是比较沉稳,做事比较细心的一位天使,只不过他过去与路西交好……这是整个天堂都知道的事,怕是这次的“交涉”要变成老友聚会吧?
  
  至于拉斐尔……神灵想起在六重天小圣堂沉睡的白发天使,因着自己对他长兄的禁锢所以也影响到了他。
  
  而且……就算拉斐尔醒着,他也不想拉斐尔去地狱,如果碰见阿撒兹勒……虽然神对自己的言灵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双生天使的羁绊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斩断的啊。
  
  神感觉很烦恼:“路西……”他下意识地叫着面前的天使,却发现那不是金发的路西菲尔,而是红发的米迦勒。
  
  “神?”
  
  米迦勒呆愣:刚才神是叫了“路西”没错吧?
  
  还是他听错了?
  
  米迦勒他抬头直视御座上的神灵,但是可惜的,除金色的圣光之外没有任何东西是天使能够窥视的。
  
  “米迦勒,交涉是好,但是……梅塔和拉斐尔都不妥。”
  
  果然还是这样……自己的决定不能够使神赞同,米迦勒有点沮丧,连带着那双赤金色眼眸也失色几分:“那神的决定是……?”
  
  “弥赛亚……”神幽幽地说出口,米迦勒的心又沉了几分,他与弥赛亚天生不合,他敢相信其他的炽天使也不会愿意跟随弥赛亚去地狱交涉。
  
  ——天使当跪拜圣子,哪怕是天使长亦不例外。
  
  米迦勒抬头,因着不喜欢弥赛亚所以连语气都有一点燥了:“神!圣子殿下久居四重天,怕是对天堂与地狱交涉之事不甚了解,但是此事有关于天堂地狱两界和平……您看您……是不是,重择人选?”
  
  ——如果路西法在两方的交涉会上看见弥赛亚,他这个交涉会发起者怕是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见!
  
  “无需,到时候只需让梅塔好好教导弥赛亚便是。”上帝明显不想让步。
  
  米迦勒沮丧了,沮丧得想直抽自己的脸:你个笨蛋……提什么交涉!这回完了……他不用等到下次圣战之日,就会被路西法揍成猪头了。
  
  “不过——光是一位圣子显得天堂不够重视这次交涉,吾会派一名新的天使跟随弥赛亚一起去。” 米迦勒把自言自语发挥到了极致,神连他的心音都听不下去了,于是开口补充道。
  
  “新的天使?”米迦勒歪着头问,“是炽天使吗?”
  
  难道他们又要多一名新的同伴了?好啊,这样的话他们就有五位炽天使了。
  
  米迦勒正在想入非非,但是神灵下面的话打碎了他的希望:“不是炽天使,是能天使,你不必多想。”
  
  能天使?能天使跟着圣子去地狱交涉?米迦勒对神的思维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么,这位能天使的名字是……?”
  
  “雅威。”神灵说出自己名字的另一个含义,但是可惜的是,站在下面的米迦勒根本不知道这是神灵之名。
  
  “雅威?”米迦勒皱眉思索,他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为了得到更准确一点的信息,他又问:“这个能天使住在第六重天堂,还是第七重天堂?”言下之意就是,我现在能见到他吗?
  
  神灵还没有准备好,自然不会让“雅威”出现在众天使面前,他说:“等到三个月之后,你自然会见到他。”
  
  米迦勒有点奇怪:一个能天使?还要保持神秘?
  
  “米迦勒,你的事情都汇报完了吗?”空灵的声音又将米迦勒思绪拉回了大圣堂。他躬身:“是的,吾神。”
  
  “那就离开吧。”
  
  米迦勒一步步退下,离开了大圣堂。出了大圣堂。
  
  米迦勒松了口气,那种似乎被神灵逼视的威压少了些许。
  
  走了几步,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神灵所居住的地方——大圣堂。
  
  这是一座被掩在光里的纯白色建筑。从远处看得话,除了顶端那高耸的十字,其余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光。 因此米迦勒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大圣堂到底有多大。
  
  米迦勒又看了几眼,忽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他瑟缩了几下,心里暗自奇怪:明明是至高的光明神居住的地方,却如此冷清。摇了摇头,离开了九重天。
  
  九重天的空间压力,即使是他这个炽天使长也是不能久待的呀。也许,这也就是冷清的原因之一吧。
  
  天堂人人都爱戴神明,赞美神明,却很少有人想过九重至高天上的神会不会寂寞……更无人想过在这大圣堂里陪伴神灵永生永世。
  
  米迦勒这样想着,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准备开始给地狱写信。
  
  大圣堂的神灵幽幽叹息:“曾经是有的。”
  
  曾经是有人愿意来到这里的,只不过……他拒绝了而已。
  
  地狱,萨麦尔宫殿。
  
  阿撒兹勒还在沉睡着。
  
  路西法隐隐地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沉睡是恶魔与天使自我肌体修复的表现没错,但是以阿撒兹勒的实力——实在不应该睡这么久。
  
   一定有问题。
  
  路西法神色阴沉,他想到了雅威。 在他昏迷之后,雅威是不是做了什么?
  
  “无底深渊……‘雅威’在神语中是什么意思——”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