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5


【此文的世界观来自以及部分人设来自鱼危太太的希伯来系列文 我已获得授权,感谢太太。】

       拉斐尔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往六重天堂的小圣堂走去。
  
  六重天堂至七重天堂主要是主天使,力天使和能天使的居住地,所以在街上看见拉斐尔的每一个天使都会向他行礼,称他为“殿下。”
  
  平日里的拉斐尔会回给他们一个温柔的微笑,但今天的他没有了这个心情。只想快点到达小圣堂。
  
  走了大概有一千米,拉斐尔便到了小圣堂——一座白色的拱形建筑,顶端高耸着一个金色的十字架,直至入天,高不可见。
  
  走至那门前,门口的侍卫——两个主天使也向拉斐尔鞠躬。拉斐尔扶了扶眼镜,示意他们开门。
  
  巨大白色的拱形门缓缓开启,顺带的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响。 拉斐尔进入其中之门又被缓缓关上。 拉斐尔一笑,他估计自己是第一个进入小圣堂面壁的炽天使。
  
  拉斐尔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其他的。而是推开小圣堂主殿的门。
  
  拉斐尔进入其中,主殿的门便“砰”地一声关上。光线都被阻隔在外,小圣堂里漆黑又逼仄。
  
  拉斐尔不管这些,只直直地走到那墙壁前。墙壁被金色的竖线分为了七个格子,每一个格子里都有有用高阶天使文字镌刻的美德之一,一共七个格子,所以也被合称为“七美德”。
  
  每个来小圣堂面壁的天使,都要走到这面墙面前来接受七美德的检测,随后才能进入更里面。
  
  七美德在没有检测天使之前字是灰色的,检测完了那字若是通过则会变成金色,没有通过则会保持不变,一直是灰色。
  
  然后接着,具有神性的七美德,便会把这件事报告给大圣堂的神,没有通过七美德?好,天使监狱等着你。
  
  不出一顿饭的功夫,圣子弥赛亚便会带着他的座天使部下请你去第四重天“喝茶”。
  
  不过拉斐尔从不担心这点,他站到第一格面前,第一格是“节制”,理所应当的通过,拉斐尔扬起笑意。
  
  第二格是“勤勉”也是通过,拉斐尔笑意不变,心里在想要不要拉米迦勒来检测一下? 这一位殿下的出勤记录…………呵呵,不说了。
  
  剩下的几格“耐心”“宽容”“谦虚”“慷慨”也是通通闪起金光,只剩下最后一样,也是最重要的一样——“贞洁”。
  
  在天堂,失去了贞洁的天使是要被铲除的。因为天使守则里明令禁止“爱欲”,倘若有天使明知故犯,就要被带入天使监狱粉碎心核。
  
  粉碎了心核的天使,毫无疑问的会死。
  
  拉斐尔站立在最后一格,很奇怪的是关于“贞洁”的这一项迟迟没有亮起,他眯起了眼睛,可是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
  
  一秒,两秒……
  
  还是没有亮起。
  
  拉斐尔想,是七美德坏了吗?
  
  拉斐尔海蓝色的眼睛里写满疑惑,但是随即地,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七美德是神灵所造,充满神性,是这世界正义的本源力量,是“光明”的根基。
  
  总之,七美德出错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
  
  那么,是自己?拉斐尔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连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失去了贞洁?是什么时候?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不可能,这一千年里他都没有离开过天堂一步!难道是他在回天堂之前失去了贞洁?
  
  一千年前………耶路撒冷吗?那时候?拉斐尔的眼睛里出现短暂的失神,忽然额头袭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并且由额头蜿蜒而下,一直到眼睛……
  
  他的眼睛像着了火一样灼热,而且那灼热仿佛是毒蛇一般吐着信子,露出獠牙仿佛随时准备进攻,夺去他的视力。
  
  啊……拉斐尔踉跄几步。
  
  几乎招架不住这痛,他向前倒去,还好前面是墙,阻止了他摔倒的趋势。
  
  拉斐尔……
  
  拉斐尔……
  
  拉斐尔……
  
  仿佛是毒蛇的低语,从那灼灼的烈火中拉斐尔仿佛看见了什么,他向黑火中奔去,能天使长的服饰都燃在那火里,他却丝毫不在乎,脱了衣服,想离那火中的生物更近一些。
  
  ——你是谁?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黑色的火烧到了他的头发上,却不觉不疼痛。反而像轻抚他的一双手,温柔至极,在恍惚中,他好像记起了什么……
  
  神在第六天创造天使,他创造的第一个天使是路西菲尔。第二个天使是……是……拉斐尔海蓝色眼睛渗出泪水,他的心核剧烈的跳动着……身体像是不能再负荷这样的负担,他摊坐在地上,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神,求你解救拉斐尔。
  
  在困难时刻他唯一想到的就是那位大能的神,他全知全能,一定能够把自己从这种困境中拯救出来。
  
  九重天的大圣堂。
  
  上帝的金瞳注视着发生的一切,他万万没有想到拉斐尔失去了七美德中的重中之重——贞洁。
  
  一千年前,天堂只剩下三位炽天使,实在稳不住当时路西菲尔堕天后混乱的局面,没有办法,他只有将身在耶路撒冷的拉斐尔召回,让他担任能天使长。
  
  谁知拉斐尔死命不从,跪在大圣堂外三天三夜只求神灵收回命令,或者重新创造炽天使来担任天使长即可。
  
  实在是固执异常,没有办法的上帝只好洗去拉斐尔的记忆。重新受洗之后的拉斐尔除了对有些人事物对不上号以外,其余的也没什么大问题,上帝见此也就没有再管他。
  
  没想到今日……居然出现如此大的纰漏。上帝低头看看膝盖上的创世之书,创世之书写道:“别看了,是您的错。”
  
  “嘶啦——”
   创世之书少了一页纸。
  
  上帝的神之眼居然没有看出天使失贞了,果断是黑历史啊!不管,一定是那段时间的无底深渊和路西让他无暇顾及拉斐尔!一定是!
  
  上帝默默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理由以后清了清嗓子,对小圣堂的七美德说:“七美德,拉斐尔没有失贞,你的检测出错了。”
  
  七美德:?????
  
  七美德的意识体飘荡到大圣堂,在御座之前化作一团纯白的光,它不能说话,就用自我意识与上帝沟通:“上帝,拉斐尔确已失贞,请您把他关进天使监狱,粉碎心核。”
   圣光后面的上帝黑线:粉碎心核?粉碎心核谁帮吾看着天堂?靠米迦勒吗?
  
  八重天堂,宫殿里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米迦勒,忽然听见有什么人呼唤他的名字。
  
  嗯,这个声音好像神哦。
  
  嗯……
  
  嗯?????神???米迦勒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看看自己床头的报时鸟,再看看外面的天。
  
  大天四亮。
  
  ——我的妈啊迟到了!!于是我们的炽天使长——头发也不梳,袜子也没穿好,衣服也没记扣子顶着一头红色的乱毛就往自己的办公室狂奔。
  
  一路上也不管天使会怎么看了,形象什么的都是他们自己想象的,他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什么手持红色十字型剑踩在巨龙身上的少年啊!
  
  ……他本来只想一辈子当炽天使副的。
 
  完了完了!保佑保佑!神现在很忙没空看他!米迦勒一边狂奔一边祈祷:若是逃过这一劫他愿意在下一次圣战的时候单挑路西法!呜呜呜呜——
  
  神现在真的就很忙,他在管拉斐尔的事,拉斐尔失去了贞洁,按照他自己定下的律法,拉斐尔作为一个天使都已经是不合格,更遑论担任天使长。
  
  但是……
  
  神沉了嗓音,从圣光后面幽幽传来:“七美德,你只需照吾说得做即可,别的无需多问。”
  
  一千年来,四位天使长经过无数次磨合才有了今天天堂的局面,若是失去了拉斐尔,天堂必会再次失衡。
  
  “是。”七美德应答。
  
  “可是……拉斐尔明显已经记起了——!”创世之书跳起来提醒神。
  
  “没有,他不会记起,因为没有人能够违抗吾的言灵。”
  
  六重天小圣堂,上帝用精神聚起的虚无之手轻抚拉斐尔的头顶:
  
  “吾,要你忘记刚刚所发生的事。”时间回溯——拉斐尔站起,双眸睁开。七美德灵识归位,贞洁之格大亮!
  
  金灿灿的光让拉斐尔觉得自己的眼睛模糊度又要增加了。
  
  墙分成两半,自两边收起。露出内部真正的小圣堂,也是他需要面壁思过的地方。那里面洁白明亮,充斥神力。
  
  拉斐尔走进去,跪坐下,身前出现了一张白色的桌子,笔纸俱全。另外还有《天使守则》一本。
  
  拉斐尔开始抄写,分成两半的墙壁又重新合上。
  
  
  地狱。
  
  路西法回到自己的宫殿,无底深渊的意识体早已等候多时。路西法皱皱眉,脱了自己的兜帽扔在床上,说出无底深渊期待了很久的答案:“我又见到了那个天使……他真美,我觉得我都要爱上他了。”
  
  无底深渊恶寒,忍着怒气:“我可不是听你说这个的!路西法!”
  
  路西法摊手:“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圣战你又不出去打。”
  
  无底深渊不说话,但是如果他长着一张脸,路西法一定能看到他气到扭曲的面容,真是伶牙俐齿啊路西法。
  
  “是能天使……放心吧。” 路西法坐在床上有些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的手,想着那个天使的样子竟是轻笑出声,无底深渊看他一脸“我一见钟情了”的样子就觉得心疼,当然,如果有心的话。
  
  “马上天堂又会有一位老朋友来陪伴我们了。” 路西法玩味的眼神忽而变成刀子,流露出冷光来直割得人肉痛。
  
  在无底深渊正准备疑惑地问出:“你在说什么?”路西法说,“不过,这件事情要成还得靠你的帮忙,无底深渊。”
  
  隔天,路西法召唤上三级恶魔在万魔殿开会:“我去一趟耶路撒冷,在我不在地狱期间,公务暂由萨麦尔代理——”
  
  萨麦尔槽:“您本来也没处理过公务吧?”路西法走下王座,走到萨麦尔的身前,他本比萨麦尔高一点,又穿了高跟,所以可以轻易的挑起萨麦尔的下巴:“乖,回来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周围的恶魔和堕天使倒吸了一口凉气,敢这么调戏七宗罪之愤怒的也就这位陛下了。
  
  萨麦尔风中石化:陛下啊,我错了我不该吐槽你的。
  
  路西法下午就动身去了耶路撒冷,公务由萨麦尔代理,巴尔辅助。
  
  底下的恶魔与堕天使都在议论纷纷:“你知不知道啊,路西法陛下和萨麦尔大人他们……!”
  
  “别再传陛下和萨麦尔的大人的事儿啦,你没看萨麦尔大人这几天都臭着脸嘛,你想让萨麦尔大人把你家砸了吗?”
  
  这么一说果然没人敢再提,但是大家发现萨麦尔还是臭着张脸。
  
  原因嘛……
  
     当然得去问莉莉丝喽。
  
  莉莉丝:萨麦尔,我没想到陛下居然爱着你,我错了,我成全你们。反正我这条命也是陛下给的,我退出。
  
  萨麦尔:头疼。
  
       啊,今天的地狱也是如此和谐呢。
  
  至于九重天上的上帝,习惯性的注视了世界以后转眼看向地狱,在九重地狱扫来扫去,都没有看见路西法。
  
  “…………路西呢?”
  
  路西法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消失在三界,上帝惊得从御座上站起,解除了神性,又跑去凡间了。
  
  “法则,雅威又跑了。” 创世之书说。
  
  “哦,习惯了。”法则连眼都懒得睁开了,这个神跟恶魔谈恋爱的世界,它烦透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