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论上帝和路西法在一起之后 路西法到底去哪儿住

闲着无聊写了一个小段子,跟《如堕烟海》正文无关,取了一些设定。可分开看,不影响。

————————————————————

日常神路神√

耶和华:“吾是神,吾说要有光,世界就有光。”

世界从此便有光。

耶和华:“吾要创造一个三界最强的生灵。”

路西菲尔诞生在他手心。

耶和华:“路西菲尔,你当跪拜弥赛亚,他是吾的孩子。”

白袍金发的炽天使长,上帝捧于手心的珍宝,在他手掌的倾翻之下摔落,在坠落之际,路西菲尔将双手抬起,抱拥了天上三分之一的星。

直到千年万年之后的今天。

圣战已经打无可打——上帝亲自出手囚禁了撒旦!

黑发红眸的魔王用仇恨的眼神看着他的造物主,“上帝,你违反了圣战之约。”上帝看着被锁在七美德之柱上的撒旦,叫他:“路西.菲尔。”

“不是!我是路西法!”

“路西.菲尔!”

“不是!他早就死了!”

“吾要他回来!”

“不可能!”

“吾是神!”

“吾要路西菲尔回来吾面前,在大圣堂陪伴吾永生永世。”银发神祇上前一步,抚摸着路西法的脸,“你愿意吗?路西?”

路西法转过头去,良久——

“您真是个任性的神灵啊。”

七美德形成的锁链被魔王挣开断裂,撒旦上前一步拥住了造物主,“路西菲尔的陪伴是永远都不会再有的,不过——”他附于上帝耳际,“路西法可以陪伴您永生永世,直至亘古。”

上帝神性弥漫,路西法就在这空档,吻上了造物主的额头,仿若朝圣。

“吾许你亘古,路西。”

弥赛亚:“圣战怕是不用打了,或许我可以改口叫路西法父王了?”

米迦勒:“大概是。”

玛门:你滚,你他妈谁啊敢跟我抢爹。

梅塔特隆:“怪不得吾神天天下界。拉斐尔——你说……拉斐尔????”

地狱。

拉斐尔:“哥哥……你不要碰我……啊……那里不可以。”

阿撒兹勒:“小拉斐尔,告诉我,是哪里不可以?这里吗?”

拉斐尔:啊——!我要……啊啊啊,回…天堂了,不然,会被圣子殿下……啊,发现的。

阿撒兹勒:“不会的,他们都在看路西法和上帝的八卦,拉斐尔啊,陪哥哥一夜吧。哥哥好想你。”

拉斐尔:“好。”

阿斯蒙蒂斯:“阿撒兹勒把拉斐尔睡了?”

其他恶魔:“大概是。”

“禽兽!那是他亲弟弟!”

“睡就睡吧,路西法陛下不也嫖了造物主?不亏。”

是不亏,但是以后还怎么打圣战啊!mmp。

地狱今天也是怨声载道,可惜他们的王不在地狱,听不见。

今天的天堂之主心情也很好,曾经陨落的光耀晨星以另一种方式永恒的悬挂在了造物主的天空之上。

“我可以恢复你的真名,路西。”

斜躺在床上的路西法一笑,手揽过雅威的银发与自己的结在一起,黑白交织,就像最初的混沌世界,“不用了,反正对于您来说啊,我只是路西不是吗?”

不论是天使路西菲尔,还是恶魔路西法,都只是造物主的光耀晨星而已。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