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7


【此文的世界观来自以及部分人设来自鱼危太太的希伯来系列文 我已获得授权,感谢太太。】

为后面的剧情做得铺垫章节。

神路在一起的戏份不多。

后面会慢慢多起来,陛下已经开始色诱雅威了。

——————————————————————

  
  
  雅威带着路西法和阿撒兹勒离开了耶路撒冷,他不能带路西法回大圣堂,也不想把他送回地狱。所以只在上次他们见面的那个凡间的树林停了下来。
  
  坐在那里,看月亮落,看太阳起。
  
  路西法是在雅威的怀里醒来的,对上雅威的金瞳,他几乎有一瞬间的呆愣:无论看多少次,这双眼睛还是很美。
  
  随即他记起了:他去了耶路撒冷,结果掉入了梅塔特隆设计的陷阱里面,是雅威救他上来的?只是雅威……为什么会去耶路撒冷?
  
  他一想起这个便来了精神,也不再留恋美人怀抱。
  
  他看着雅威。
  
  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一个天使……为什么会救恶魔?
  
  路西法狐疑的眼光从雅威身上掠过,一寸一寸,仿佛烈火,想要烧干净他的伪装,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路西法的红瞳警惕地看着雅威,似乎刚才躺在别人怀里呼呼大睡的不是他一样,“你莫不是跟踪我吧?”
  
  雅威不说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应对路西法。“没有。”他只能否定,却不知道这样让路西法更加确定他的身份。
  
  路西法叹了一口气,忽然不想拆穿这拙劣的把戏了,近几年来,天堂安排的偷偷跟踪恶魔的天使只多不少。就像他们地狱,不也安插内奸在天堂吗?
  
  “雅威……”他拖长了音叫银发天使,带着一点点魅惑之意,在银发天使呆愣之际,他揽过天使。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卧底没关系,只要策反就可以了。
  
  “谢谢。”他给天使道谢,这是真心实意的,如果不是雅威,他现在可能会葬身在梅塔特隆的陷阱里。
  
  “没事……”银发天使低下头去,不敢直视路西法的眼睛,他的心跳得好快。
  
  路西……路西变坏了,居然……亲他。
  
  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路西了,唔,从下次算起。
  
  路西法好笑的看着雅威的脸,已经红透了。他顾及这雅威是出生不久的天使,还没有成年,没有亲吻他的嘴唇,只轻轻地碰了一下额头,没想到这也让他脸红。
  
  真的很有意思呢……雅威。 可惜雅威低着头,无法看见路西法眼中的笑意和笑意里头的算计。
  
  路西法没得到雅威的回应觉得有些无聊,环顾四周,知道这是在地狱附近了。“我的朋友呢?把他放出来吧,我要带他走了。”
  
  路西法可没忘了这次他出行的重中之重——阿撒兹勒。
  
  雅威抬头,问他:“你要走了吗?”他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居然就跟路西说了这几句话。
  
  “嗯。”路西法看着雅威这神色,也深知放长线钓大鱼的秘诀,要想策反这位天使,还得慢慢来,急不得。
  
  他一笑:“我要回去了呀,已经出来三四天了,好多工作等着我做呢。”
  
  “哦——”雅威应答,多少有些不开心还有点不好意思。路西是地狱的主人,自己是天堂的主人,路西有那么多工作要做,自己呢?就天天坐在御座上发呆。
  
  他打开自己的储物空间,路西法眯眼:这个天使果然刚出生不久,储物空间里连一分钱都没有,空空荡荡的躺着一个肌肉发达的阿撒兹勒。
  
  雅威指尖轻移,便把阿撒兹勒从自己的储物空间里移到外面的草地上,然后关闭了自己的储物空间,冷冰冰地答:“好了。”
  
  路西法失笑:这样子怎么像在发脾气?他倾身向前,摸了摸雅威的银发:“上次邀请雅威去地狱玩,还记得吗?”
  
  雅威的目光疑惑。
  
  “现在雅威要去吗?”撒旦微笑着发出邀请。
  
  要,还是……不要?
  
  无底深渊源于混沌时期的黑暗,是见过他的真身的,倘若去……被发现了怎么办?但是……路西的邀请……雅威看向近在咫尺的撒旦,他在对自己笑,一如从前。
  
  雅威呼吸一窒,刚想把自己的手交给路西法。 就看见路西法先他一步站起来:一把抱起了沉睡的阿撒兹勒,还是公主抱!
  
  “我才不要去!天堂有好多事呢!”雅威后退两步,又跑了。
  
  路西法:这是个什么操作?
  
  不管了,反正阿撒兹勒已经到手。这趟耶路撒冷之行也就没白走。
  
  于是撒旦就两只手抱着体型比他整整大了一个圈的阿撒兹勒,来到了地狱之门前:“开门,我回来了。”
  
  地狱之门兴奋:“来看啊!老大带着他的情人回来了!”嗷一嗓子,第一层地狱的魔兵,还有巴尔——第一层管事儿的。
  
  全部,都知道了。
  
  撒旦:“呵呵,回头就拆了你。”温柔的。
  
  “这是路西法,你的情人?”巴尔脸抽抽,他实在没想到路西法的情人比他巴尔还要大只!我的天哪,路西法难道是下面的那个吗?巴尔想入非非,脸上的表情也不忍直视。
  
  “巴尔——”撒旦的声音如寒冰,不,比寒冰还要降了几个度。“过来……”
  
  巴尔傻乎乎地过来了,路西法一把把阿撒兹勒抛给了他,巴尔震惊,当然想躲这个恶魔炮弹,奈何路西法又说,“你接着。”
  
  巴尔只能认栽,跳起来……接住了空中正在向下坠落的阿撒兹勒。
  
  好……!好重!
  
  在接住那一刹那,巴尔只想这么说。这么个肌肉发达的家伙绝对不是路西法的菜啊!但是在他看见怀中的恶魔的脸的时候,他懵逼了。
  
  阿撒兹勒?
  
  这世间的第一位恶魔,阿撒兹勒啊。
  
  他不是被上帝囚禁在耶路撒冷的深坑里吗?难道……?巴尔惊讶地看着路西法问道:“你去了耶路撒冷?”
  
  路西法一边点头,一边要求巴尔跟着他走:“你要是愿意跟我一起把阿撒兹勒送到萨麦尔那里去,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去得耶路撒冷。”
  
  傻乎乎的巴尔点头,殊不知他正在帮路西法做苦力——来到传送阵面前,路西法却幽幽地说:“我想,可能走着去比较好?毕竟传送阵一次可载不了三个哦。”路西法勾唇一笑,先巴尔一步走在前面,然后满意地听着后面巴尔的惨叫:“路西法,你认真的吗?萨麦尔在第五层啊!”
  
  活该,谁叫你收集路西菲尔的血。
  
  九层之上的大圣堂,上帝带着一脸“怒气”回来了。
  
  创世之书:哦乖乖,上帝怎么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作为造物主的伴生神器,它很乖巧地跑到上帝的身边问道:“您怎么了?是不是没有找到路西菲尔殿下?”
  
  在上帝在大圣堂的时候,它可以跟随上帝一起观察世界,但是上帝离开了大圣堂,它便失去了这个能力,因此它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找到了。”上帝又恢复了神性,冷冰冰地回答。“路西菲尔殿下去哪儿了?”上帝看了创世之书一眼,幽幽地说出四个字:“耶—路—撒—冷。”
  
  我的妈——
  
  创世之书“摔”了一跤,“他去耶路撒冷干什么?不对,他怎么去得耶路撒冷?”若是撒旦现在可以看见大圣堂内的景象,他会发现创世之书和巴尔一样,都是好奇宝宝类型的。
  
  “他用了吾赐予他的七美德项链,许了愿。”上帝看向虚无之处。
  
  “您在他堕天之时收回了赐予他的一切荣耀……却没有收回七美德项链?”创世之书立于上帝之膝问道。
  
  “七美德项链是礼物,不是荣耀——”
  
  好吧。
  
  “那他去那干什么?去玩吗?”创世之书记得以前路西菲尔殿下很喜欢到耶路撒冷去玩。
  
  “他去放阿撒兹勒出来。”
  
  “阿撒……!”创世之书又一次从上帝之膝摔落,“不可能!放阿撒兹勒出来需要路西菲尔殿下的血!这世上早已没了!”
  
   上帝不说话……
  
  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巧,你以为再也不存在在这世界上的东西,也许只是你没仔细看。
  
  路西的血也许就是这样。
  
  “那现在您打算怎么办?”创世之书静下“心”来问上帝,它不能再这样冒冒失失,它是创世之书,要高贵,要矜持。
  
  “吾已封印了阿撒兹勒,他不会再醒来。”
  
  “哦。”创世之书回答。
  
  上帝的心微微舒缓,可是创世之书下一句话又让上帝的心情荡到谷底:“阿撒兹勒和拉斐尔……您如此对待阿撒兹勒,拉斐尔会不会……?”
  
  上帝的目光移到第六重天小圣堂,拉斐尔果然在昏睡:“算了,让他睡吧。”
  
  上帝已经不想再管这对双生天使的事了,要不是在创世初期他给阿撒兹勒的力量过了盛,阿撒兹勒的灵体即将爆裂,他为了不前功尽弃才匀了一些力量,用这些力量,他又创造了拉斐尔。
  
  不然上帝他才不会想创造什么双生天使,互相影响还不说,一旦其中有一个受了伤,另一个也会受伤,这要是打仗的时候可是要了命了的。
  
  
  地狱。
  
  巴尔和阿撒兹勒已经到达了萨麦尔的地界,萨麦尔在帮路西法批改公务,是莉莉丝出来迎接的路西法。
  
  一身红裙的莉莉丝拽着裙边,微微蹲下行礼:“陛下——您回来了。”
  
  “萨麦尔呢?”路西法问莉莉丝,“我给他带回来了‘惊喜’呢!”然后稍微让出点身,让莉莉丝看见巴尔抱得那个恶魔。
  
  “阿撒兹勒?”莉莉丝走至巴尔身前,这个恶魔她认识,就是萨麦尔的好兄弟,而后因着亚当的事,所以跟她也有些来往。
  
  “是啊……”路西法点头,随着莉莉丝走入萨麦尔的宫殿,宫殿要比他的豪华一些,不过路西法也不在乎这个,“他现在还未醒来,需要有个睡觉的地方,我想着你们夫妻俩跟他都有些交情,所以,把他安置在这里是稳妥的。不知,你们夫妻俩意下如何?”
  
  莉莉丝自是满口答应,“当然可以啊。”这时萨麦尔也走了出来,他穿了一件中世纪的黑袍,栗色的短发让他看起来还是很温柔的,与他的原罪极其不符。
 
  “长兄?陛下……你真的把长兄接回来了?”萨麦尔的褐色眼睛里写满惊讶,在他刚想问下一句的时候,路西法摆摆手,“可千万别再问我是怎么去的,又是怎么救的,我自有我的办法。”
  
      哦。
  
         萨麦尔点头,叫几个堕天使仆从过来把阿撒兹勒抬到偏殿去了。
  
  这时再看巴尔,他已经累瘫了。整个恶魔坐在地上不肯起来,嚷嚷着:“不管啊,我把你兄弟从第一层抱到这儿来可是累惨了,今天这晚饭一定得管!”
  
  萨麦尔说:“自然自然。”
  
   莉莉丝捂嘴笑着,去后殿招呼晚饭去了。
  
  路西法转身就要走,萨麦尔拉他:“陛下,一起吃饭吧。”路西法笑着拒绝了:“还是好好招呼一下巴尔吧,他比较辛苦——”
  
  至于他自己?他又不是为了萨麦尔才救得阿撒兹勒,他是为了得到拉斐尔,让天堂失衡罢了。
  
  萨麦尔只能同意了,然后看着路西法的背影,若有所思:他这位陛下啊,好像从以前开始就是这么独来独往的呢。
  
  没办法,路西法他太强了。
  
   强者总是孤独的。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