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6(修)


【此文的世界观来自以及部分人设来自鱼危太太的希伯来系列文 我已获得授权,感谢太太。】

修改了一下bug:想起来西奈山在西奈半岛,不是耶路撒冷的山ORZ。

对希伯来的资料是边写边研究的,但是这个错误还是犯得还是太愚蠢了。

如果还有什么不对地方请大神指正。

【高亮:本文里的路西菲尔原本是不讨厌人类,是上帝让他跪拜圣子后才讨厌的】

cp:路神路 互攻

偶尔有其他cp掉落。

一篇神路神傻白甜恋爱文,大概。

——————————————

  你有没有听说过,恶魔去耶路撒冷?
  
   在路西法还是高贵的炽天使长的时候,他曾无数次单跪在上帝的御座之下,圣光六翼被展开,任由上帝抚摸。
  
     路西菲尔的时间总会在那一刻静止,然后再在上帝的开口中毁灭。
  
  “路西……”上帝的声音沉沉,几乎没有什么起伏:“你说,那座城叫什么好?”
  
  顺着上帝的目光看去,穿过了数层空间与重重雾霭,他看见了一座美丽的小城。路西菲尔将疑惑的目光投给神,但是看到的只是一团圣光,不过这些圣光倒与自己翅膀上的相似。
  
  他笑了,如星辰一样闪耀——“耶路撒冷,我想叫这座城耶路撒冷。”
  
  看着路西菲尔的笑容,即使是圣光之后的神灵也无法保持冷漠了。他伸出深藏在圣光后面的手轻抚路西菲尔的如绢金发,连声音都温柔了三分:“好,就叫耶路撒冷。”
  
  而今日的耶路撒冷,是圣城之中的圣城。 因为这里是圣子弥赛亚,受难,埋葬,复活,升天的地点。
  
  谁也不会知道,谁也不会记得,这个城市最初是由第一任炽天使长路西菲尔命名的。
  
  
   神第一次在人类面前显现,便是在西奈的山头,何烈的巅峰,伴随着雷声与闪电,站在颤动的山体上,他指引了一位牧羊人。
  
  那次下界神曾邀请路西菲尔一起去,可是路西菲尔只是笑着后退了一步。
  
  “这种事情还是您亲自去比较好,毕竟——神只有一位。”
  
  “这世界上仅有一位创世神,那就是您。”在路西菲尔虔诚的目光下,神收回了他的命令。
  
  路西菲尔他绝非无缘这座城,这座他亲自命名的城。
  
  他会下界感受它的历史,从摩西到大卫,从民族,至国家,再到所罗门迎回约柜,在耶路撒冷建造圣殿。
——对人类来说漫长的路程,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瞬。
  
  在天界每当休假之时他就会来到这座城,看着这里人虔诚的敬拜神灵,感受着空气中纯净的信仰之力,他感受到由衷的快乐。
  
  
  直到——
  
     他堕天。
  
  身为恶魔之身的路西法,已无资格与能力再进入这座城,那是路西菲尔的城,是过去的,也是抛弃了他的城。
  
  而今日,撒旦独自一人来到这座城,他不知道这里已经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里抛却了对神灵最纯粹的信仰,变得混杂不堪。
  
  最初的苍翠宜人变成了黄沙漫天,但是这座城没有被抛弃——撒旦神色一暗,即使它经历那么多次战火的洗礼,人民还是将它重建,并坚信有一日,圣子会再临。
  
  圣子啊……
  
  撒旦哼笑一声便再无动静,路西法裹紧他的白袍子,即便如此还是能看见他额角散落的一丝黑发。
  
  他快步行走在耶路撒冷,还好——虽然战火摧毁了这里无数次,但该保留的还是会保留。
  
  ——就是他要去的那座山。
  
  在山下的深坑里,沉睡着第一位堕天的天使,也是这世间第一位恶魔,引诱亚当夏娃吃下禁果的元凶——阿撒兹勒。
  
  神之强者,阿撒兹勒。
  
  上帝耶和华在第六天创造的第二位天使。他被惩罚,四肢被永不会断裂的铁链锁着,躺在黑暗的深坑里动弹不得。
  
  千年万年,直至今日。
  
  没错,撒旦来到耶路撒冷就是为了释放他,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如此可笑的事了——被炽天使长路西菲尔囚禁的阿撒兹勒被撒旦路西法来释放。
  
  路西菲尔啊,他仰望天,在恶魔的眼睛里那里有着虚无的,通往天国的阶梯。 在一层一层地由幻想所筑的台阶上,坐着曾经的光耀晨星。
  
  在你打落阿撒兹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全心信奉的造物主打落呢?
  
  ——忽然地,撒旦低下头来,抚摸脸颊,那里落下一滴泪。 落在他衣服前的项链上,项链光芒大盛,差点把他的眼睛灼伤。
  
  是标准的天堂的工艺——这是上帝送给他的项链,在他生日的时候。
  
  路西法把这项链的底端拿起,七种象征七美德颜色的宝石,围绕着最中间,最大的那颗——正在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宝石。 紧紧相拥,却又犹如众星捧月。
  
  那是启明星的光辉,在他生日时,上帝取了启明星的光辉来为他做配。
  
  “你本身就是拂晓的启明星,这个才衬你,路西。里面有吾封存的信仰之力和光明之力,你可以用它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一个愿望。
  
  一个路西菲尔没许的愿望,留存到了今日,便成了路西法的愿望。
  
  在路西法前往耶路撒冷的前一夜,他对着七美德项链轻轻地许愿道。
  
  来吧,如果还承认路西法的过去是路西菲尔,就许愿吧。
  
  ——我希望能够以恶魔之身,行走圣城耶路撒冷,而不被它的力量灼伤。
  
   以,路西法的名义。
  
  他还是不想承认也不想捡起他抛弃的旧名——既已经被褫夺甚至还划去圣灵册上的真名,那么,就是不存在。
  
  他几乎笑出声来,为自己的想法。 光明与黑暗彼此像两条泾渭分明的河,他踏入一条,便不可能再踏入另一条了。
  
  可是,意外地,在他许下愿望的一刹那,象征七美德的七种颜色的宝石通通都闪耀出点点星辉。
  
  为他欢欣,一如从前。
  
  中间最大的那颗纯白色宝石分裂开来:慢慢悠悠的钻出一小团圣光来,大概只有普通石子大小,从那里,他听见了一千多年以前的神对他的光耀晨星说得话,他说:
  
  “路西,生日快乐。”
  
  路西法用自己手指去触碰圣光,圣光在接触到他指尖时消弭,却并未伤害他,而是一种温热的感觉。
  
  他知道,他的愿望被承允了。
  
  路西法的心核跳动,带来一阵阵疼痛。
  
  那里不再是上帝赐予他的心核,而是无底深渊为他塑造的凝聚着黑暗之力破碎心核。
  
  它在提醒他:路西法,不可忘却仇恨,你是地狱之王。地狱才是你的家,恶魔与堕天使才是你的臣民。
  
  路西法神色暗暗,他当然知道什么才是他的责任。路西法把项链戴好,穿上他不喜欢的白袍。去往耶路撒冷。
  
  他告诉无底深渊,他会去耶路撒冷把阿撒兹勒带回来,意外地,无底深渊并没有很开心。
  
  路西法看看自己的白袍,了然一笑。
  
  他沉了沉嗓音,“无底深渊,我希望你能帮我隐去我的气息,不要让上帝知道我去了耶路撒冷。”
  
  无底深渊最底层的黑水荡了一下,算是答应,路西法满意地走了。
  
  
  上帝曾说,世界若有十分美丽,九分都在耶路撒冷。他偏宠这个城市,一如偏宠路西菲尔。
  
  路西法则要说,世界若有十分哀伤,九分也在耶路撒冷。
  
  他走在这里,看着这里的老城。
  
  第一圣殿被毁去之后,所建造的第二圣殿也只剩下一座墙了。那墙承载着耶路撒冷的悲伤,也承载来看望它的人的悲伤。
  
  因着这里的黄沙漫天,他用白袍遮住了脸。
  
  很多人在这里哭泣,但哭泣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失去的,或者没有得到的。
  
  他扭过头去。
  
  没有兴趣再看,再听别人的悲伤。
  
  这座曾由他命名的城市所流露出来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可撒旦决心忽略,这已经不是他该管的事。
  
  他该去那山下,解救他还在受苦的同伴。行了半日,终到达了。
  
  他知道阿撒兹勒就在这里。当日是拉斐尔,梅塔特隆受神旨意来将他封印。
  
  可拉斐尔迟迟下不了手。
  
  神见此,才叫他下界去帮助梅塔特隆,因此阿撒兹勒最后也是最重的一道封印,是由他,不,是路西菲尔亲手下的。
  
  他徒步走入封印之地,周身释放出巨大的金色之光,这都是七美德项链在帮忙,让他安全无虞的轻松走过。
  
  由路西菲尔所画的神咒感受到光明之力来袭,也是微微躁动。他走至前,蹲下身,将路西菲尔的血液滴入到神咒上。
  
  路西菲尔的血液是最重的枷锁,不止是因为上帝给予他的力量是三界之内最强的,还因为路西菲尔的纯粹的信仰,他的一颗心只信仰着神。
  
  除了上帝,不再会有其他生灵入驻路西菲尔的心间;成为路西菲尔的信仰,然后跪拜他,就像日升月落一样理所当然。
  
  不可能。
  
  路西菲尔的血,这是世界上的最后一瓶。
  
  姑且先感谢一下巴尔吧——当年费心收集了路西菲尔的血。
  
  然后偶然地,在自己的宫殿里对着属下吹嘘了一下自己:“你们看,这是路西菲尔的血,是老子当年打得他受伤了以后流下来的!”
  
  然后,也是偶然地,就被路西法发现了。 路西法没收了这瓶血,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萌生了要来耶路撒冷接阿撒兹勒的意思。
  
  可是那时候,天堂与地狱还没有建立圣战之约:仗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
  
  他是实在没有精力。又不放心让萨麦尔别西卜他们来,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如果没有巴尔的话,他今天就是来到了这山下,也是没有办法打开封印的。
  
  撒旦一笑,是该好好奖赏奖赏巴尔了。
  
  反正阿撒兹勒回去之后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不如,就交给巴尔照顾?
  
  撒旦笑得诡异,可即使诡异,也是三界最美的风景。
 
  路西菲尔的血浸入神咒的一笔一画,完了以后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他起唇,说:“开——”
      
  山崩地裂。
  
     路西法却屹立在颤动的地与随时从山上掉落下来的碎石下,岿然不动。
  
  七美德项链的光形成了结界。
  
  将自己的主人圈在结界之内保护着他,温柔的,好似那久远之前,造物主的手。
  
  路西法进入那封印之下的圆形深坑之中,周边有四个圆柱体形状的石头,阿撒兹勒的四肢就被铁链绑在那上面,形成了一个“大”字。
  
  他紧闭着双眼,在沉睡。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与他身上炽天使的繁复服饰形成巨大的反差。
  
  应该是拉斐尔换得吧?
  
  这对双生天使啊,还真是多灾多难呐,不过应该会马上就团圆吧?路西法想着上帝失去治愈天使拉斐尔以后的表情,觉得很有趣。
  
  路西法似乎笃定他只要带着阿撒兹勒回去,就能得到拉斐尔。 因为阿撒兹勒和拉斐尔,他们是双生天使。
  
  双生天使,至死不分。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
  
  创世第六天,造物主在创造完路西菲尔以后,便要路西菲尔坐在他一旁看着他造物。
  
  造物主这回创造一对天使,分别是善战的阿撒兹勒,和主宰治愈的拉斐尔。
  
  阿撒兹勒是哥哥,拉斐尔是弟弟。他们的性格互补,能力互补。感情一直很好,至于之后他们是怎么闹掰的,好像是阿撒兹勒私下凡间与一个女子相恋?
  
  至于具体的事,路西法也不知道了。但是他知道阿撒兹勒一定会影响到拉斐尔——
  
  双生天使的命,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像两条线似的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了。
  
  路西法不再想拉斐尔,而是垂眸凝视沉睡的阿撒兹勒。 他的腰间别着剑鞘,是火焰之剑的剑鞘,至于剑身?应该在拉斐尔那里了。
  
  路西法叉腰,他已经在思考要怎么把这个庞然大物运回九层地狱。
  
  飞?
  
  他来耶路撒冷已是冒险的事,如果这时飞在天上,那不是等着被天使发现嘛,而且阿撒兹勒这么重,他可不想抱。
  
  走?
  
  他自己可以用七美德之力伪装,阿撒兹勒可不行。
  
  这么想着路西法叹了口气,联系九层地狱的无底深渊,他问:“你有瞬移之力吗?”无底深渊的内心妈卖批:“我他妈要有瞬移之力还在这待着?”
  
  路西法切断与无底深渊的联系,他可不想听无底深渊骂脏话,“怎么办呢?”撒旦看着阿撒兹勒,愁啊。
  
  不管了,先解开锁链吧。
  
  路西法飞入圆形的大坑,这个坑比在外面看时还要深,因此行走还是很容易的。
  
  先滴一些路西菲尔的血在手上,再去尝试拧断铁链——梅塔特隆的手笔,即使是他也要费不少力气。所以单单靠七美德项链的光明之力和信仰之力是不行的。
  
  撒旦用涂满血的手抚摸铁链,并试着破坏它。
  
  铁链感受到这种力量了,于是本能的震动。可是感受到那双手上浓郁的光明之力,它又停了下来。
  
   路西法就在一刹那,将自己的力量蕴含在手心,摧毁了它,不是一次一个,而是一齐!
  
  
  “碰!”一声巨大的声响,伴随着由爆破而燃起的火花——深坑下陷,往更深的地方掉下去,路西法只感觉自己,顺带着阿撒兹勒都在向下坠着!
  
  这地方虽然深,但并不大,不能够展翼,四周也没有墙壁之类可供他支撑,更惨的是,他一手还抓着阿撒兹勒的衣服!
  
  松也不是,不松也不是。
  
  路西法是从来不会觉得自己错的,但这次他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怎么着也得带着阿斯蒙蒂斯一起来。
  
  渐渐地,他看不见天了,而是黑暗。
  
  他知道是梅塔特隆留了后手,防止有恶魔来救阿撒兹勒,所以一旦有人破坏了铁链,这个地方就会塌陷,往不知道是什么的地方坠去。
  
   恶魔什么的,对于天使而言自然是死得越多越好了。
  
  天啊……
  
  躲过了心核破碎之苦,黑暗之力腐蚀之痛的路西法——
  
  居然要死在这个坑里了吗?
  
  “路西——!”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天上传来的声音,虚无缥缈但真实存在!
  
  路西法神色一凛:是谁?三界会这么叫他的唯有上帝,呵,他可不愿相信这种时候,高高在上的上帝会来救他。
  
  “把手给我——!” 又是一声。
  
  “不行!”他勉强地提了口气应答,知道了这不是上帝,因为上帝说话只会自称“吾”。
  
   “我掉得太快了!” 深坑外的,又一个白袍者——雅威。听见那坑里传出的声音越来越小,心也跳得越来越快。
  
  不行,不可以。
  
  他要救路西,他是造物主,一定可以救他,雅威启用了言灵——“吾要路西法出现在吾的面前。” 金瞳神性弥漫。
  
  他只说了路西法,没有说阿撒兹勒。是因为雅威不想救他,多一个恶魔,对天堂不是好事。
  
  但是路西法的手紧紧地抓着阿撒兹勒的炽天使服饰的衣领死也不放,因此雅威成功的看见了两个恶魔出现在他的面前。
  
  黑线。
  
   下次不许炽天使用这么好的料子做衣服了,都不坏。
  
   几乎在一瞬间驱除了神性。雅威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路西法面前,问他:“怎么样?路西,有没有受伤。”
  
  路西法来到耶路撒冷三天,整三天没吃没喝,刚才破坏封印以及下坠(还要抓着阿撒兹勒)已经耗费了路西法大部分体力,现在看见近在咫尺的雅威,他忽然觉得自己没了力气,就那样直直地倒入他怀里。
  
  雅威顺势搂住了路西法,以防他摔倒了,这是他们之间最亲近的一次接触,不用隔着圣光。
  
  路西法纯白的兜帽被风拂去,不合时宜的露出一头属于撒旦的黑发来。
  
  雅威的眼神动了动,没有松手。
  
  天上的风:完了,这个天使完全被路西法迷住了哎,天使不是应该最讨厌恶魔吗?你清醒一点啊喂!
  
  雅威抬头望风,神性显现。风怂了,原来是吾神啊!
  
  哦,您继续。
  
  风跑了。
  
  他不再望天,而是看向怀中的“天使”,他听见路西法低喃着:“把阿撒兹勒送回地狱。”
  
  不,他不要去地狱,也不要送恶魔去地狱!
  
  雅威看着地上躺尸的阿撒兹勒,他如果醒来,恶魔这边的力量便又会增加了。
  
  怎么办?是把他重新封印,还是创造一名新的炽天使让两边平衡?
  
  显然是重新封印花得力气少一点,可是……如果这样,路西就白干了……
  
  他看向路西法。
  
  路西法在安睡,在造物主的怀里他本应该不是很安稳,但是因着有七美德项链的保护让他也暂时回归光明的状态,因此他睡得很死,并不知道雅威的小九九。
  
  睡颜安静平和,和天使时期一模一样。“吾以神的名义命令你,阿撒兹勒——
永生永世不得醒来。”
  
  不醒来,不就行了?
  
    对他的天堂造不成威胁,也不会让路西伤心。
  
  雅威抱着路西法,将阿撒兹勒扔进自己的腰带上的储物空间里,离开了耶路撒冷。
  
  六重天堂小圣堂,正在抄写天使守则的拉斐尔,忽然感觉到头脑一阵眩晕,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压下着铺天盖地的晕眩感,就已经往后倒去——
  
  昏迷不醒。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