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4

【此文的世界观来自以及部分人设来自鱼危太太的希伯来系列文 我已获得授权,感谢太太。】

荣耀属于希伯来,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我是作者的存稿君。

cp应该是路神路了。互攻。

雅威和路西终于见面啦~哈哈哈哈哈哈我们陛下要开始色诱喽。

另外还加了一对新cp,大家猜猜拉斐尔的另一半是谁?2333除了路西,我最喜欢的天使就是拉斐尔了,一定给他配一个“劲爆”的cp。

————————————————

  第六重天堂里,能天使长拉斐尔的办公室。
  
  治愈天使拉斐尔。

        他正在处理公务。
  
  拉斐尔白色的长发被编成麻花,底端用金色的发绳束着。 由于头发实在太长了,所以经常会在写字的时候沾染到墨水。
  
  “哎……”拉斐尔看着自己的长发,末梢都已被金色的墨水侵染,他想,等下班后去把头发剪短一点吧。
  
  现在他只能坐得直直的,保证头发不触碰到纸张,免得弄花他的字。
  
  拉斐尔有点近视,这是连同伴们都不知道的事,所以他经常戴一副金丝边眼镜,米迦勒经常笑他,老气横秋。
  
  拥有强大治愈术的天使拉斐尔,却治愈不了自己的双眼。说出来怕是谁也不信。
  
  他记得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的眼睛是没有毛病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看不清了。
  
  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一件特别重要的事。
  
  在一千年前,他才回到天堂担任能天使长,在那之前他都不在天堂。
  
  他在耶路撒冷,守护着什么。
  
  一想到这里他的头便有些疼,剩余的事便都在这疼痛之下便得更加光怪陆离,杂乱无章。
  给自己扔了一个镇定心神的法咒,拉斐尔叹了一口气,决定不想这件事了。
  
  而是专心工作。
  
  
  
  然而————
  
  “米—迦—勒——!”又把报告写得一团糟,高阶天使文字和低阶天使文字加上人类语言,排列组合随便使用,让他每次看到米迦勒的公务都觉得头疼得想要炸了。
  
  米迦勒是炽天使长,按理说他的公务自己是不用过问的,可奈何这位殿下写得字下面的天使一个也看不懂,因此每次发布什么重大的报告之前,他都得帮忙重新抄写一遍。
  
  “米迦勒啊……”拉斐尔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都当了一千年的炽天使长了怎么还是这样吊儿郎当。
  
  拉斐尔的羽毛笔沾了沾墨水,继续抄写那乱稻草一样文字:“真不知道神是怎么想的。”拉斐尔嘟囔道。
  
  尊弥赛亚为圣子从而打落了那一位殿下,却让米迦勒来当炽天使长!
  
  让圣子弥赛亚去当座天使长,“发配”到荒芜的四重天,看守天使监狱犯了错的天使们。
  
  想起米迦勒,拉斐尔的头又疼了。
  
  这位殿下的确是骁勇善战不错,但是对于一些文职工作就太不上心了啊喂!
  
  “哎……”又一声叹息。
  
 自己真的好想念“那一位”殿下啊,可惜……他再也回不来了。
  
  记忆里那位高贵的殿下总是温柔的笑着,对同伴,他是维护加帮助,对神,他是谦卑又恭敬。
  
  那一双苍青色眸子里从来没有过什么“傲慢”的因子。
  
  他明明是强大却不自傲的,所以即使上帝对他偏宠,大家也起不了什么妒恨的情绪。可是,神最后却否定了他……褫夺了他的封号,划去了他圣灵册上的真名。
  
  到底是为什么呢?
  
   吾神?
  
  拉斐尔无意识的呼唤着神,却忘记了神是全知全能的,他的意识充斥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拉斐尔——”神的声音庄严且厚重,“你在想什么?”赤裸裸的怒气。
  
  糟糕了!拉斐尔忘记了神灵能查看每个天使的心里想的事!天哪,他居然在大白天想“那位殿下”的事,还对神灵的决定存有疑问!
    
       天哪……
  
  拉斐尔自知逃不了了,所以马上离开座位对着虚空之处下跪: “吾神,拉斐尔知错。”
  
  拉斐尔的头颅低下,白色的长发碰到了地面,然而他现在没有心思顾及这些事。他清空思维,以最纯净的心灵面对大圣堂之内的神明。
  
  祈求神灵能够减轻惩罚。
  
  神灵金瞳森然:“小圣堂思过一个月,《天使守则》抄写五百遍。”
  
  拉斐尔轻吐了一口气总算放下心来:“是。” 他应答道。
  
  神灵的意识随即抽离了第六重天。拉斐尔收拾收拾桌上的文件,准备给米迦勒送去。之后再去小圣堂思过。
  
  “殿下?”拉斐尔的副官伊利亚敲门进来,对上司的表情很是惊讶。殿下怎么,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
  
  “伊利亚……”拉斐尔把手里的文件交给自己的副官,“把这个送往第八重天,交给米迦勒殿下……如果他不在的话,就交给他的副官。”
  
  伊利亚看看手中的文件,又看了看自己的上司,“殿下……那您?”拉斐尔笑了一下,那笑却不似往常,而是透着一点点苦涩,“我被吾神要求去小圣堂思过一个月。”
  
  伊利亚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看上司的样子他决定闭口不言。“您交代的事我会完成的。”伊利亚扬起一个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
  
  拉斐尔拍了拍伊利亚的肩膀,他对这个副官还是信任的。
  
  接着他转过身去,准备前往小圣堂。 “对了——”拉斐尔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嘱托道,“如果再抓到私自去地狱的能天使,不管是第几次,直接给我扔到天使监狱去——”
  
   拉斐尔殿下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柔可亲,这句话说得也是轻飘飘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上司的这句话时伊利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冷,就像忽然一阵冷风吹过。
  
  然而他不敢懈怠,躬身称是。
  
  拉斐尔这才走了。
  
  九重天上的大圣堂,创世之书浮在上帝的腿上,它写道:“拉斐尔殿下很腹黑呢。”
  
  拉斐尔是个很负责任的天使,上帝很喜欢他,但上帝并不知道创世之书所说的“腹黑”是什么意思, 他也不想问。
  
  上帝的眼睛看向虚无,虚无之处自有世界;他在看众生,看一切。时间对他而言毫无意义,不管是多少年,对神明来说,都只不过是一瞬。
  
  他不会感觉到孤独,只是偶尔的时候,他会想起那个曾经说要陪伴他直到永远的天使。
  
  “路西。 ”
  
   上帝抬手再下落,一团光辉便立在了地板上,幻化成一个金色的光影。如果这时有人进入大圣堂,一定会认出这团光影的形象像极了前任炽天使长——路西菲尔。
  
  圣光六翼乖顺的垂在身后,金发天使抬眸,露出三界最优雅的最无可挑剔的笑容:“吾神——”苍青色的眼睛里盛满了对神明的敬仰与依恋。
  
   神明冷冷地看着这个光影,许久,他的眼神微动——
  
  从御座上站起,那光影就如被风吹动的烟,散了。
  
  
  “上帝——”创世之书说,“你不可去,你忘了拉斐尔刚下的禁令吗?所有私自去地狱的‘天使’都要被扔进天使监狱! ”它特意在“扔”这个字下面画了两条横线。
  
  “吾不是天使,吾是神。”
  
  天使需要走天堂的大门才能下界,但是神可以跨界而入。
  
  “是。”创世之书认命,不再出言劝说。
  
  它多希望这时候法则可以出言警告一下。但是法则在装死他一句话也不说。
  
  “以吾之名,打开天堂与凡间的空间障壁——”
  
  下一秒,上帝消失在大圣堂。
  
  留下孤零零的创世之书在御座上,法则的金色之眼张开,创世之书抱怨道:“你刚才怎么不拦着啊?”
  
  法则慢悠悠地说,“拦—不—住。”
  
    是啊,自从第二次创世庆典以后……上帝的目光,更多的时候都在看向地狱。
  
  他看着路西菲尔经历了四十九天削皮挫骨的痛,黑暗之水腐蚀他的皮肉,他的眼睛,他的双翼,他的心核,他的信仰。
  
  每一天,每一夜。天使的惨叫,以及怨恨的言语,都会直达上帝的耳际。
  
  
  
    ——我会迷惑你偏宠的人类,使他们为我所驱役。
  
    ——我会冲上九天,砸碎你的御座。
  
  ——我也会,杀了你。
  
     耶和华。
   
     耶和华。
  
   耶和华。
  
    字字泣血。
  
  上帝的心就是从那日起,渐渐地裂开一个缝,创世之书至今还记得上帝问它的那句话。
  
  其实说是问话,不如说是自言自语更为恰当一些。
  
  “创世之书,吾没有心核……”上帝指着自己的胸口,“可吾为什么觉得,这里像碎裂掉一样?”
  
  创世之书哑然,它无法回答。
  
  也许那东西是造物主对造物超出氛围的爱,可是,太晚了。
  
   光耀晨星已陨落。
  
  ……
  
  ……
 
     ……
  
  九层地狱之内,路西法的宫殿。无底深渊听闻路西法今日遇见的事,居然正常了一把,没有发疯一般地大叫或者大笑。
  
  只是叮嘱路西法多加留意,如果这个奇怪的天使再出现的话……一定要告诉他。
  
  路西法不置可否,无底深渊只当他是答应了,然后离开了。无底深渊一走,路西法宫殿的空间压力立马少了一半。

   路西法吐了一口气,躺在床上,思绪漂浮不定。

   很久没有这样了啊……

   那一双金瞳,明明只粗略地看了一眼,便让他如此难忘……
  
  也让他更加想见识一下面纱之下遮盖着的面容。
  

    所以说,我们的路西法陛下啊,果然是一见钟情了吧。
  
  一见钟情后果嘛,自然是掉进了眼里,流进了心里,最后再从心里“流”出来。
  
  于是我们的魔王撒旦——路西法大人,好几次睡醒之后都会看见自己的身下一片污浊黏腻,黑了一张老脸,只得毁灭“证据”心里才能舒爽一二。
  
  怎么办?要不,去魔女族找个魔女?
  
  他相信,只要他路西法勾一勾手指,就会有大批面容妖媚,身材性感的魔女来爬他的床。
  
  只是他,不想。
  
  路西法虽已堕天,骨子里却还是保存了天使禁欲的习惯。
  
  ——若是阿斯蒙蒂斯知道了定会笑死他。
  
  只是……他的心里就是过不去这个坎儿,过去他当炽天使长时,曾经处理过不少失贞的天使,他们在床上那放浪形骸的模样是曾经的自己为之不齿的。
  
  后来到了地狱,萨麦尔就不用说了,他跟他的情人莉莉丝那是全地狱都知道事情了。
  阿斯蒙蒂斯,别西卜,甚至贝利亚和利维坦这两个孩子气都已经相继开荤。
  
  只剩路西法没有,曾经阿斯蒙蒂斯问他,“陛下,你到底喜欢哪一类的啊?”
  
  路西法昂着头,他的头发早已过了腰,这样昂着,都要垂地了。
  
  想了想,他说:“圣洁的,魔法高强的,美的。”只要满足这三点,男的女的都无所谓。
  
  阿斯蒙蒂斯苦着张脸看着路西法:“陛下,原来你这么自恋啊。”这这这这不就是当初的路西菲尔殿下吗?
  
  结果,阿斯蒙蒂斯被路西法一掌拍飞。
  
  撒旦心情不好,躺了一会儿便起了床,套了一件黑斗篷。出了宫殿,看见九重地狱的荒芜景象,他心情更不好了。走到传送阵里,按下第一层幽冥地狱的按钮。
  
  撒旦出现在地狱之门前,着实把地狱之门也惊了一下,你是谁,你不是我家路西法。我家路西法一千年以来除了打仗之外就没出过门!
  
  这一定是假的路西法。 地狱之门如此想着,把门关得更紧了。
  
  路西法头疼,却又不能把这门给拆了,他修补了好长时间呢。 这是地狱的第一道屏障啊。
  
  沉了一口气,却还是带着一丝不悦:“开门,我要去人间视察。”
  
  地狱之门听到撒旦的声音才乖乖打开,想着今天是什么日子?天使不打到家门口绝不出宫殿的路西法居然要去视察。
  
  奇怪。
  
  
  路西法鲜少踏入人间, 今日是个好天气,晴朗有风,万里无云。
  
  只是这不是对撒旦而言。
  
  对撒旦来说,今天的太阳就对他太不友好了。
  不过幸好穿了黑色的兜帽。
  
  带上帽子,太阳的威慑力好像小了一些。
  撒旦开始认真的欣赏人间的景色,嗯……的确有很多地狱的没有的树种花种,阿斯蒙蒂斯最近好像在研究花朵啥的,让他试试能不能种。
  
  日常为难属下√
  
  光是想想阿斯蒙蒂斯大叫跑掉的样子就会觉得好好笑。
  
  路西法心情好了,就哼起歌来。
  
  他唱的是地狱流行歌:
  
   我要升到天上
  
  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
  
  在北方的极处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
  
  我要与至上者同等①
  
 
  
  “啊——!不要————!”忽然地,他听到一声惨叫,那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应该就在不远处才是,路西法神色一凛。
  他倒要看看在他地狱的边界,谁敢撒野! 眼神里流露出玩味的笑意。
  
  看来这人间的确比地狱有趣多了。
  
  是个镰刀恶魔,他高举着他那转动的镰刀想要窃取一个少女的灵魂。
  
  镰刀恶魔是恶魔里比较特殊的一个种类,他们的味觉稀缺,平常食物的味道他们是尝不出来的,只有人类的灵魂能够让他们饱餐一顿。
  
  经常和天使抢夺人类灵魂,算是比较麻烦的,也是最能惹事的恶魔。
  
  少女惊恐的神色祈求的话语都无法惹起那个恶魔的同情心,那恶魔已经饿红了眼,如今他看着那少女,定像亚当与夏娃看着伊甸园的禁果一样。
  
  那锋利的高速转动的镰刀,眼看就要刺入少女的胸膛染红她的衣襟……一点点,那刀子越来越近了。
  
  罢了,路西法可不想因此招来讨厌的天使。
  
   他一挥衣袖,那恶魔便双腿不稳倒在了地上, 那少女见此状况,马上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
  
  恶魔却还不明情况,看见今天的晚饭没了,气急败坏地,什么脏话都骂出来了。
  
  “奶奶的,谁他/妈坏老子好事!敢不敢出来!老子他妈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是我……!”路西法向他走来,如暗黑君主来临,太阳被他遮蔽,黑夜为他诞生。他走到哪里,黑暗便伴随到哪里,直至恒古永恒。他俯下身来,伸出手去。
  
  ——却不是去扶他,而是去捏住那个恶魔的下巴,你认识我吗?”他的声音优美如咏叹调,做出的事情却比恶魔还恶魔,“我是,路—西—法。” 镰刀恶魔眼里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他的双手合十求饶,然而没用,路西法的手指轻轻地一用力,那个恶魔下巴就碎了。
  
   “我讨厌给我惹事的生物,恶魔也一样——”路西法眼神变为嗜血的猩红,“不过念在你是一个中三级的恶魔,我就放你一把——他睥睨一切,由上而下地俯视这些低级恶魔,当真傲慢至极。
  
  “倘若再给我惹事,我就把你扔到无底深渊里去,让你尝一尝被最纯粹的黑暗腐蚀皮肉的滋味儿。清楚了吗?” 那恶魔死命的点头,路西法对这种狗腿子的模样没有一点兴趣。
  
  “滚!”
  
  那恶魔便站也不敢站的,真的“滚”着走了。
  
  “你都看了那么久了,不累吗?天使大人?”路西法戏谑地说道。
  
  从树后面,走出来一个白衣金瞳的天使。
  
  路西法转过身来,看到那个天使的样子就十分确信这是他那天在饕鬄地狱赌场看见的那个天使,因为对方的金瞳太好认了。
  
  冰冷,疏离。
  
  
  真美,摘下面纱的他更美了。 然而这副容貌……为何和他有几分肖似?
  
  呀,事情更有趣了。
  
  雅威在听到路西法心音后:……
  
  转身就想走,路西学坏了!
  
  路西法快速移动至天使身前拦住他的去路,“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雅威看了路西法一眼,淡淡地说:“知道,你是魔王。” 路西法听着对方的措词,大约猜到了他是刚诞生不久的天使,至于这等级?气息上好像是能天使,等等……好像这个天使也没翅膀啊。
  
  “那你知道我的名字了。”路西法笑着,“你的名字呢?”
  
  雅威盯了他许久,看着对方的笑容,他忽然有些怀念。
  
  透过这笑容,他好像又再次看见了被无底深渊吞没之前路西菲尔的绝望眼神,胸口处再次有些隐约的疼痛,他的眼神掀起波澜:“雅威。”他道。
  
  “真好听。”他上前一步,柔软的手指摸了摸雅威的银色长发,“银色啊,真特别的颜色呢。”他笑。
  
  雅威红了脸,觉得有些怪怪的。路西的亲近让他觉得开心,可是他的动作也太轻浮了,“你是什么阶级的天使呢?”撒旦直起身来,一脸正经,好似刚才调戏天使的不是他一样。
  
  “……能天使。”
  
  “现在的能天使都这么好看吗?”他笑道,眼睛却看向天空,若有所思。
  
  “你也好看。”这话不假,由于造物主的过度偏爱,路西菲尔完美得令人发指,身材,容貌,力量,甚至是艺术造诣。
  
  至于堕天之后……雅威的眼睛注视着魔王,除了身上多了让他心痛的黑暗,别的尽是一丝一毫也没有改变。
  
  无底深渊也很“怜爱”路西法,没有毁去他的容貌。
  
  “雅威,你为何看我就像看一个小孩子一样?你又不是我的父亲……”
  
 雅威收回目光不再看他:“我先走了——”天使转身即走,撒旦在后面说话:“还能再见到你嘛?欢迎你来地狱玩,我会招待你的……雅威。”
  
  不……他才不要去地狱!
  
  眼看那白色的身影渐行渐远,撒旦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①选自《圣经》以赛亚书第十四章,原文是讽刺巴比伦王的。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