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

写文,mver。微博:@梵迦姻0207 沉迷神路神无法自拔。天天看塞夏,就是写不出来。

【希伯来神话系列】如堕烟海3


【此文的世界观来自以及部分人设来自鱼危太太的希伯来系列文 我已获得授权,感谢太太。】

我依然是作者的存稿君。

OOC,cp路神路不定。

逗比属下欢脱地狱,老路和雅威努力虐恋情深。

Ps.私设:该隐的儿子以诺和“与上帝同行”的以诺是同一个。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目测是长篇,存稿发完前都会日更。

小学生文笔慎入。

——————————————

  送走了贝利亚利维坦一行捣蛋鬼,路西法叹了口气。走进自己三千尺的衣橱,取出一件黑金长袍穿上,又将过长的头发扎起,取出一件黑色兜帽,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遮掩起来。
  
  宫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不男不女,很是尖细:“撒旦,你要出去?”路西法整理着兜帽,对于这种事情他早已习惯了,因此也丝毫不介意自己生活在无底深渊的监视之下。
 
   “去一趟上面的地狱看看。”他对着虚空之处笑了一下,自是倾倒众生,但显然地,无底深渊不在众生之列。
  
  “最近总有天使混进来,你居然不采取什么行动?”那声音又拔高了一个度,显然是对撒旦的置之不理的做法不满意。
  
  路西法哼了一声,像是嘲笑一般地走出了宫殿,但是他的声音还是远远地从那边传了来,“我自有分寸,无底深渊。你勿要多扰——”顿了顿,“别忘了,我才是地狱的王。”他又说道。
  
  傲慢的路西法,傲慢到不把造物主放在眼里的路西法,又怎么会害怕什么无底深渊?他只是需要他的力量罢了。
  
  撒旦走在地狱焦土地上,看着九重地狱荒芜的景色,丝毫不在意,抬头,天上的血月硬是比自己的眼眸还要红上几分。
  
  除此之外,再无外物来点缀地狱的夜空。
  呵。
  
  第九层地狱由于与无底深渊离得近,所以黑暗之力也比其他层地狱要浓厚上许多,普通的魔物根本不可能在这里久待,一旦待久了,就会被这里的黑暗之力腐蚀皮肉吸收掉。
  
  因此,九层地狱也是最寂寞的地狱。一般每两个月才会有两个堕天使来帮路西法打扫宫殿。在平日里,撒旦就像那天堂的上帝一样,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一动也不动。
  
  堕天一千年了,路西法走出万魔殿的次数屈指可数。
  
  走到地狱的传送阵边,路西法的手一挥,紫色的法阵就会打开,法阵之中有去其他几个地狱的传送按钮。
  
  撒旦红色的眼眸微动,按下了去饕鬄地狱的路,也许他能在地狱的赌场里收获一份不错的生日礼物。
  
  天使心核的信仰之光,正好适合做地狱的星辉。
  
  啊呐,耶和华——
  
  这可不能怪我啊。
  
  第四层饕鬄地狱,是整个地狱最繁华的地带。有着驰名整个地狱的美食一条街,赌场,和妓/院。
  
  大街上,熙熙攘攘,有普通的恶魔居民也有一些下三级之内的魔兵,还好,没有看见什么上三级恶魔沉迷于此,路西法表示此心甚慰。
  
  地狱等级森严,要是细算起来,好像比天堂还严上三分。当然这些都是路西法来到地狱后做得改进,在他没来地狱前…………路西法想了想,地狱与天堂的战争,好像没有一次赢得过天堂?
  
  地狱的等级从有灵智的生物算起,像那些地狱犬啊魔龙之类的动物,和普通的恶魔居民一样不算入等级内。
  
  其余的恶魔(凡参与圣战的)分为上中下三级,以及特级。上中下又分为:下三级,中三级,和上三级。另外还有不愿入编的血族和魔女一族。
  
  下三级:不愿归属上帝的人类的鬼魂,骷髅,魔兵。
  
  中三级:占卜师,镰刀恶魔(与天使抢夺人类的灵魂,以人类灵魂为食。常不在地狱。)堕天使。(看他的天使等级 有下三级天使堕落之后只做打杂之用。)
  
  上三级:恶魔/堕天使领主(在圣战里立功,杀死一定数量的下三级天使。恶魔/堕天使,可被封为恶魔/堕天使领主,享有自己的封地。)
  
  恶魔/堕天使公爵(恶魔/堕天使在圣战中成功绞杀过一定数量的中三级天使即可晋升。)
  
  王级恶魔/王级堕天使(杀死过上三级天使即可,几乎是不可能。所以地狱每三百年会举行一次角逐赛,恶魔公爵与堕天使公爵互相比赛,杀死对方即可晋升为王级恶魔/王级堕天使)
  
    不过这项比赛已经被路西法给忘了,或者是根本不提——本来上三级恶魔就不多,还要互相厮杀?

  至于在他来地狱之前就存在的王级恶魔呢?他可不管。

  因为从创世纪至今,也就一位,那就是——巴尔。

  巴尔与他之间力量悬殊多少,那可是在他还没堕天时就就见了真章的。因此在自己从无底深渊爬出来之后,巴尔可是上赶着把他的地狱之王送给路西法坐的。

    特级:七宗罪。

    七宗罪是这个世界黑暗的本质力量,作为七宗罪的原
        罪持有者们自然是最强的。其中又以“傲慢”持有者路西法为首,就是因为他的罪名是上帝亲口定下的。

  
  
  路西法不想暴露身份,所以用兜帽和面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赤红色的双眼。
  
  最近总有天使跑到这里的赌场来玩呢。他倒是想见识见识,现在的这些天使们。
  
  随便地挑了一家赌场,路西法即将踏步进入,居然被门口不长眼的魔兵给拦住了,他心生不悦,那魔兵却不管他,见这恶魔眼生就想宰他一把。
  
  “要想过去可以,只不过这费用——”魔兵贱兮兮地笑着,伸出手来,意图再明显不过。
  
  路西法冷冷地看着他,一双眼睛里无悲无喜,却幽深晦暗,让人不寒而栗。
  
  他抬手,刚想让这个魔兵化为焦土,却看见那个魔兵双腿不受控制地跪了下去,怎么了?自己被认出了?
  
  路西法看着那个魔兵,却发现那个魔兵目光并不在他身上,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他望见了一个白衣生物。
  
  他像路西法一样,把自己裹了个严实,只不过他是穿着白衣。
  
  这个气息?能天使?
  
  那天使的一双眼睛是金色的,他见过的金色眼睛的天使有不少,却不曾有一个天使像那边那个天使一般,露出一种淡淡的,疏离的冷意。
  
  但是路西法却觉得这样煞是好看,他好像忽然有了一种感觉。
  
  他——
  
  他——
  
  好像一见钟情了!
  
  但是当他想要近距离感受那个神秘天使的气息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天使不见了!一眨眼的功夫!从地狱!
  
  不可能!
  
  撒旦一脸不可思议。
  
  这些年地狱的结界已经被他修了又修,就算是炽天使,来他这潘地曼尼南走一遭,也要正正经经地从幽冥地狱的大门给他走出去!不可能就这样,在这四重地狱凭空消失。
  
  这个天使,是谁?拥有这样的能力,绝对不会是能天使。
  
  路西法思索了一下,便觉得事有不妙,刚才一见钟情的旖旎心思也都没有了。
  
  ——这可能关乎下一次的圣战!
  
  “别西卜——”他用心音召唤七宗罪们,七宗罪之间都是有心灵感应的,“召集所有上三级恶魔,开会!”
  
  接着他扯下自己的兜帽和面纱,扔掉。展开黑色的六翼直接飞向别西卜所在的宫殿。
  
  他必须马上知道,那个天使的情况!
  
  大街上,普通魔民和下三级魔兵望着那个恶魔看傻了。
  
  那个是路西法陛下吧?绝对是啊啊啊啊啊!陛下!陛下居然出了万魔殿!这绝对能上地狱报纸的头版头条了有木有!
  
  至于刚才拦着路西法的那个魔兵?他好像已经昏死在地上了。
  
  九重天之上,大圣堂。
  
  一身白衣的神灵出现在此。
  
  创世之书飞来他的身边,写道:“上帝,您见到路西菲尔殿下了吗?”即使对方已经堕天,成为地狱魔王路西法,但是创世之书还是喜欢称他为——路西菲尔。上帝从未斥责于它,大概他也在想念那一位吧。
  
  所以神灵化身雅威,前往地狱。
  
  可是,结果还是貌似并不如神的意愿那般美好。
  
   “我见到了他——”上帝说,不,是雅威说。
  
  顺带的他坐回御座之上,“他没认出我。”
  
  创世之书槽:您一直用圣光掩盖真实容貌,他能认出您就有鬼了。
  
  但是为了安抚上帝,它又写道:“那样不好吗?您可以一直去见他了。”
  
  上帝不会去地狱,天使雅威也不能去地狱。
  
  神灵很清楚,所以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上帝又问道:“在吾离开大圣堂的时候,有天使来觐见吾吗?”
  
  “有——”创世之书写道,“炽天使长米迦勒问您,是否可以再创造一位炽天使。”
  
  上帝眸光沉沉,他看向世界。
  
  “无需。”
  
  “是。”
  
  
  
  地狱第四层,七宗罪暴食别西卜宫殿里,撒旦坐于桌子的中间,除此之外依次排开,都是地狱的高层。
  
  除七宗罪和那个开挂进来的血族始祖该隐以外,地狱还有三个恶魔领主,五个恶魔公爵,四个堕天使公爵,一个王级恶魔巴尔,还有一个是魔龙贝希摩斯。
  
  说是开会,还不如说是下午茶。巴尔打着哈欠,恶魔领主们和恶魔公爵们在讨论魔女族的姑娘哪个更好睡,贝希摩斯和利维坦在玩拼图游戏,七宗罪除萨麦尔和路西法外各开各的小差。
  
  “如今天堂又要多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天使!而我们却还差一个七宗罪的‘贪婪’如此下去我们怎么打?向上帝缴械投降吗? ”脾气暴躁的萨麦尔都要把桌子拍烂了,才勉强吸引住几个恶魔的视线。
  
  堕天使公爵之一的帕耶尔,小心翼翼地问着萨麦尔:“殿下怎么知道这个天使的呢?”帕耶尔跟随路西菲尔堕天之时损坏了面容,脸上有一个巨大的,几乎占了半边脸的疤,很是丑陋。
  
   所以他总是有些自卑。
  
  即使已经是堕天使公爵,但在跟其他恶魔说话的时候仍然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看到此,萨麦尔更愁了。扶额摆手,啥也不想说。
  
  “是我看见的。”路西法开口道,“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天使绝不普通。你们最好去天堂那边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新诞生的天使,该隐。”路西法的眼神瞅到角落边极力想把自己隐藏起来的血族始祖。
  
  “看什么看!每回都是我!你怎么不去啊!你炽天使长的威望呢!”路西法黑线,眼睛微微眯起,“你说什么?”
  
  “没什么。”该隐在心中吐槽。谁叫他有个与神同行的儿子以诺呢。树大招风,活该倒霉呗。
  
  “如今地狱的情形很是不好,玛门还没有诞生,天堂那边却要多一个实力不浅的天使。”
  
  “要不,陛下,我们用色诱术吧!”恶魔领主之一的也加,提出这个看上去很馊的主意。 却一脸“我需要表扬”的样子。
  
  别西卜拿着一本书砸过去,正中!“你脑子里除了黄色废料还有什么?”
  
  “不——”阿斯蒙蒂斯打断了别西卜的话,“也许可行,刚出生的天使心思都比较纯洁的。”
  
  贝利亚停止玩拼图,看向阿斯蒙蒂斯,“天使在天堂,我们在地狱,你傻了吧?怎么色诱啊。而且他来过一次,被陛下发现了,肯定不会再来了呀。”
  
  一语点醒!
  
  会议进入尴尬状态。
  
    啊,今天的地狱也是如此颓唐呢。
  
  
  
  
  
  
  
  
  
  

评论(7)

热度(21)